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7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24

  陆仁炳也不光是看,他偶尔上上手,结合他自己的医术,以及现代的数理化知识,对两人的炼丹方式做了科学的规划和改进。
  别看嘉靖皇帝,请了不少名师,自己也自诩为丹道大家,整天烟熏火燎的挺热闹。
  其实就是个棒槌,炼丹也没个计划,想到一出是一出,实验记录也很粗放,验证实验,连个对照组都没有。
  除了浪费材料,就没啥用,偶尔瞎猫碰个死耗子,炼出个红彤彤的丸子,他自己也不敢服,赐给严嵩他们尝尝,再暗搓搓的观察观察,有没有噎死人就算完了。
  也亏的严嵩命硬,吃了那么多配料成疑的丸子,还能活到七八十的高寿。
  等到上手几次后,陆仁炳便开始插手嘉靖的炼丹日常。
  他写了一个详细的炼丹实验室管理章程,还规范了实验室的操作流程,还有丹药的测试顺序以及科学的实验方案。
  然后又定制了一系列,现代生物化学物理实验设备。
  等那些水晶打造的瓶瓶罐罐,堆积在涣然一新实验室后,土包子嘉靖和糟老头子陶仲元,彻底信服了这位来历神秘的上仙。
  看看人家这操作,再对比一下以前自己那简陋的只有个炼丹炉,还烧煤添柴,蒸蒸煮煮的,简直太陋了,难怪炼不出仙丹。
  随即嘉靖皇帝下旨,以陆仁炳修书有功为由,提升为从六品翰林院修撰,大肚子的颜如玉也被赏了宜人敕命。
  这时候陆仁炳同科的庶吉士们,刚刚散馆,除了被授了编修,检讨的几人之外,其余的同年,纷纷走了门路,弄到了各部的缺,差点的也都谋了外放。十几年后,他们都将是这朝堂内外的顶梁柱。
  虽然对于陆仁炳的幸进有些微词,但是大家还是没有排斥他,陆仁炳也是每场宴席都到。
  送了不少程仪礼金出去。
  他现在编制在翰林院,实际上是大明皇家医药实验室主任。常驻西苑上班,也不用去翰林院打卡了。省了不少时间。
  虽然常常与嘉靖见面,但是他跟陶仲元一样,基本不会讨论朝堂政事,只负责在实验室里,用他整来的瓶瓶罐罐,教嘉靖同学,做各种中学化学实验。
  现在兴致颇高的嘉靖同学,已经学会了提纯精盐,炼制白糖,制造香皂,提炼香水什么的。
  嗯,这些都是炼丹的中间产物,实验室主任表示,这些东西都没有大用,与长生无益。
  建议嘉靖不要在这些事上太耗心力,还是要将精力放在炼丹上。
  嘉靖皇帝点头称是,扭脸便吩咐管事太监,出去开了相应的产业。
  陆仁炳还开展了丹砂化水银的生物安全性试验,看到满地的鸡鸭尸体,嘉靖和陶仲元的脸都绿了。
  不过实验室主任表示,水银有毒,不一定代表丹砂炼的丹药就有毒,陛下千万不要因噎废食,该吃还是得吃。
  嘉靖皇帝心里打定主意,坚决不吃有汞的丹药,顺带连没啥劣迹的铅也忌惮上了。反正有铅,有汞的丹药,都被他送给了他的忠臣下属们。
  嘉靖二十九年七月,颜如玉顺利产下一个男孩。被陆仁炳命名为郎之庚。这孩子来的不太巧,刚发了点财的嘉靖皇帝,正在为大举扰边的俺答汗头疼。
  他刚砍了有丰富对敌经验,主张主动进攻,收复河套的边帅曾铣,连带着砍了支持他的首辅夏言。
  新上任的宣大总兵仇鸾,做出了重金赂敌换取俺答汗不攻击大同的骚操作。俺答汗得了钱粮往东,从古北口杀入关内,直扑京城。
  八月中旬的时候,俺答汗到杀到了通州,兵锋最远都到了保定府。首辅严嵩又做了一个骚操作,嗯他说俺答汗是饿贼,抢饱了就跑了。放任俺答汗在京郊肆虐了八天。
  赶在各地勤王军赶到之前从容退回了草原。
  京城自土木堡以来一百年的时间,都没有经历过战事了。
  这次战事无情的揭开了明军的纸老虎本质,此后俺答汗连年犯边,搞得嘉靖皇帝想掩耳盗铃都做不到。
  只能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上名字,暗戳戳的扎小人。他还让陶仲元做法事退敌,等俺答汗退走之后,还给他加了官爵。
  仿佛俺答汗是陶仲元赶走的一样。
  俺答汗退走之后,嘉靖皇帝很长时间,都很萎靡。
  嘉靖皇帝甚至罕见地在陆仁炳面前,嘟囔了几句,可惜陆仁炳充耳不闻,只当没听见。
  因为嘉靖皇帝骨子里就是个怂货,你给他提了建议,他也不一定会听。即使听了,指不定回头嫌麻烦,就把他给卖了,送他早日升仙了。
  夏言,曾铣的脑袋还没风干呢。南倭北虏虽然肆虐多年,却只是疥癣之疾,并且大明王朝朝还借机锻炼出了一批能打的将领,修缮了边防,成功续命。东南的倭乱也锻炼了东南沿海的卫所,成功抵御了西方的首批殖民者。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陆仁炳不是当权者,乱插手,大概率不会有效果,更有可能自身难保。
  所以他也没有改造嘉靖的念想,有这个精力,还不如为大明王朝的医药,化学事业做点贡献。
  陆仁炳在西苑内干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张居正就经常批评他,作为天子近臣却不知劝谏君王,反而搞些歪门斜道的东西。
  性情刚烈的杨继盛甚至要和他绝交,陆仁炳也只能装作书呆状,表示自己只是对道藏感兴趣,认为其中有圣人之道,帮住皇帝感悟大道而已。
  不过众人也都不是傻子,渐渐地一些忠直之士便不在同陆仁炳往来。上了谏书被驳的张居正,也开始做起了徐大佬的忠实跟班,来陆仁炳家的次数,也渐渐少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陆仁炳的心情。
  借着给皇帝配药的机会,陆仁炳也得到了许多珍惜药材,都被他调配,用来恢复颜如玉的伤势。
  他趁着两人亲热的时候,给颜如玉疗伤,最初的时候,颜如玉并没有察觉,但是随着她的身体慢慢地恢复,她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书呆丈夫的不同寻常。
  等到郎之庚两岁的时候,颜如玉的伤势终于被陆仁炳调理好了,颜如玉的修为也完全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