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八十九章 第五个任务 校园小炮灰的逆袭8

  陆仁炳是在下午的时候赶到鬼村的时候,他不能显得太突兀。免得被人怀疑。他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仔细看了案发现现场。用念力仔细扫描了这些尸体。
  他对于验尸一无所知,但是念力是魂体的延展,对于魂力的感应尤其敏感。他仔细体会这些尸体,发现这些尸体的魂力完全消失了,消失的非常彻底。
  这很不正常,陆仁炳观察过正常死亡的尸体。那些尸体里是有魂力残留的。人死后,三魂离体,七魄会溃散在身体里。所以魂力不会全部被带走,只会慢慢的消散。这个过程会很长。
  但是这次的尸体里,却没有任何魂力残留,就像是被什么存在吸干了一样。
  天色渐晚,陆仁炳也不敢在这里停留。还是赶回了县城小旅馆。随后的几天,陆仁炳就在这个县城待下来,打探消息,顺便打探关于鬼村的消息。
  警察们回去之后,向领导们汇报了侦查的结果。结合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直播视频,这些警察认为这次的案子并非人为,应该属于传说中的神秘事件。他们这个级别处理不了。
  所以局长将消息向上级汇报。最终这消息,被传到了传说中的处理异常事件的神秘机构。他们派出了专员来处理这件事。
  网络上的舆论迅速消散,几个人的主播帐号因为传播不良信息被封杀。网上流传的血腥视频也被删除。
  最终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几人的直播是播放之前录好的假视频,是一次无聊的团队炒作事件。
  不过几人的死亡是瞒不住的,官方确实公布了几人死亡的消息。但是原因却是几人由于种未知的原因去世,至于具体事因还在调查中。并且公布了几人的尸体现场照片,证明尸体并没有伤残的迹象,消除大众的恐慌。
  虽然官方的辟谣漏洞百出,但是舆论还是渐渐被压下来。鬼村的名声传得越来越远。不断有不怕死的人,不顾警察的警告,来这里探险。
  奇怪的是,这些人都全身而退,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这种情况连陆仁炳都给搞蒙了,他自己却没有在那里过夜。他在那几组探险的人的装备里,装了微型窃听装置,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就在陆仁炳收拾行李准备回家的时候。鬼村来了几个道士着装的人,引起了陆仁炳的注意。这几个人在鬼村里,拿着罗盘仔仔细细的搜索这什么。夜里几个道士,在村子里一个类似祠堂的建筑里,筑起了法坛,做起了法事。
  陆仁炳不敢跟的太近,在祠堂外的一颗大树上,用念力观察道士们的一举一动。
  法事做了一晚上,很是隆重。陆仁炳似乎看到这些道士在和什么未知的存在打斗了一场。然后,几人在村庄的八个位置,挖出了几个罐子,又烧了几张符纸。几人便带着罐子上车走了。
  陆仁炳好歹也做过一百年的道士,虽然全真与正一修炼法门不同,但是在法事仪轨方面的事情还是相通的。
  所以陆仁炳知道他们做的是驱鬼法事,挖出罐子的位置也是按照八卦的方位挖出来的。但是陆仁炳并没有真正的驱过鬼,所以并不清楚这是什么原理。
  这个世界莫非真的存在鬼怪灵异事件?感觉自己当了百年的假道士。他没有贸然上去与这些道士接触。只能将这些事情埋在心里,等以后有机会再与他们打交道吧。
  鬼村自从道士做过法事之后,便失去了那种阴森的感觉。来来往往的探险的人,让这里成了网红景点,再也没有出过诡异事件,这都是后话。
  陆仁炳谋划已久的复仇事件,竟然虎头蛇尾,他只好悻悻然的回了正市继续学业。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医学生的日常真的是苦逼。如果你想混日子也就罢了,如果你还想拿个行医执照,你就必须认真学习。
  陆仁炳还是想成为一个好医生的,所以他还是认真的学习功课,认真做实验,认真实习。正市的医学院正在向科研方向转型,本科生也要求跟导师做课题。很多学生对此颇有微词。
  但是陆仁炳却如鱼得水,他阅历深厚,对于很多课题都有自己的想法。跟着导师做课题之余,获得导师许可,也申请了学院的科创课题,认真的做课题,写论文。
  本科生的科创课题,很多学生都流于形式,糊弄着玩。但是陆仁炳却知道这是难得的本科生做科研的机会。他认认真真的选题,在导师科研范围之内选择课题,尽量利用实验室资源,做一些相对前沿的课题,发论文。
  陆仁炳先是发中文核心期刊,后来开始发SCI等大五开始实习的时候,他已经有三篇SCI在手,奖学金拿到手软。因为正大没有八年制直博的资格,只有七年制,陆仁炳不想去外地读研,所以便在正大死磕到底了。
  临床研究生很苦逼,读书,实习,还要搞科研。即使是陆仁炳这种挂逼也有点吃力。
  等到陆仁炳拿到硕士学位的时候,陆叮、张怡也上了高二,她也在陆仁炳所读的高中读书。
  陆仁炳取的了医师资格证,理论上可以去医院上班了,但是他还是选择继续读博。
  医学博士学位主攻的外科,反正就是跟着导师做手术,做科研。陆仁炳虽然见多识广,但并不是真正的医学天才,所以他的医学科研工作也就是中规中矩,平台的原因,他也没有能力发出什么柳叶刀什么的顶尖期刊,但是普通的ESI论文还是源源不断,在实验室里获得了论文刷子的浑号,连导师都有点嫉妒了。
  至于说什么导师侵占论文成果之类的,基本不存在。因为陆仁炳的论文,导师都是通讯作者啊,重要的论文都是并列一作,导师本身就是著作等身的大教授,你有啥子科研成果值得他不惜名誉侵占的?
  理论上,实验室的科研经费都是导师和学校申请下来的,实验室产出的科研成果产权都是属于导师和学校的。博士生有个署名权就不错了,不要想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