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30章 第十六个任务 沙悟净的心愿3

  陆仁炳念了个召唤河神的咒语,这咒语好像在天庭混过的都知道。山神,河神,土地这种基层神祗,听到这咒语,就会被强行召唤。
  基层工作真可怜。
  陆仁炳念完咒语之后,一阵白烟闪过,果然出现一个渔人打扮,手拿钢叉的虬髯汉子出现在陆仁炳的面前。
  “流沙河河神刘乾见过都督?”那河神想陆仁炳失礼道。
  “都督?”陆仁炳敏锐的听到一个词?什么都督,陆仁炳继承到的沙悟净的记忆力,绝对没有都督这个官职。
  “额,不是,是将军,不知将军召唤小神有何事?”刘乾尴尬的改口道。
  陆仁炳敏感的感觉到这里边可能有别的事,但是他知道现在也不是追问的时候。
  “刘乾哪,我被贬到这流沙河,以后要和你做邻居了,还望你往上回报的时候,多说点好话哈。”
  “将军能莅临流沙河,是小神的荣幸。”这位河神口风很紧。
  “荣幸就好,那正好我现在肚子饿了,现在就去你的府邸给我弄点吃的。”陆仁炳不给他反悔的权力,一把拉住他,就要跟着他回家。
  “额,将军,将军·····”刘乾满心的不乐意。陆仁炳根本不管他,拉着他就走。他已经通过刘乾感应到了他的水府。
  顷刻间,就来到了他的府邸。流沙河的河神庙在一条贯穿东西的走廊与流沙河的交界处。外表就是一间小瓦房,里边摆着一座低矮的神像,伴着两个小鬼差。
  这座小庙非常破败,因为流沙河几乎无法通行,因此行人稀少,这河神庙,也就没什么香火。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刘乾也没辙,只能施法打开了神域,请陆仁炳入内。刘乾的神域倒是颇为宽广,因为好歹流沙河也是蜿蜒万里,又是发源于祖脉昆仑的大河。虽说物产不丰富,但是能够提供的灵力还是不少的。
  陆仁炳估算了一下,刘乾的神域大概有良田千顷,都播种上了灵谷,看起来收成不错的样子。这老小子不知道在这里做了多久的河神,看样子家底不薄。
  刘乾家是一座三进的院子,院子周围是一座百十口人的小村落。这村落里的人都是刘乾的佃户,身份嘛就是一些河妖鬼魅,被刘乾收拢过来帮他种种田什么的。
  这些妖鬼,对陆仁炳非常的畏惧,根本不敢靠前。陆仁炳也没兴趣跟他们打招呼。径直进了刘乾的院落。
  这刘乾家里有一妻两妾,两儿一女。不过刘乾只让他们出来见了个礼,就没再让他们露面。只摆了一桌还算丰盛的酒席,招待陆仁炳。
  忙活了这大半天,陆仁炳早就饥肠辘辘。也不说别的,先甩开腮帮子大嚼一通,填报肚子再说。
  这个世界上的仙神,就没有不需要吃喝一说。上到三清四帝,五方五老,都有口腹之欲。修士能够辟谷,但是并不是说就不需要进食。餐风饮露听着好听,其实就是糊弄人的。
  打坐修炼与吃吃喝喝,完全不耽误。想想也知道,假如修行到最后,修成了个无欲无求的石头,那长生久视又有何意义。
  只不过等级越高,需要进食的食物越高级而已。
  刘乾位小职卑,再加上此地香火不旺,他给陆仁炳提供的食物,其实从等级上根本就满足不了陆仁炳的修行所需,仅仅是饱腹而已。不过这也就足够了。
  填饱肚子,陆仁炳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开始同刘乾聊天。
  “刘乾,上边一共派了几个人来看管我呀?”
  “禀将军,据小神所知,流沙河所属周边的山神、土地、河伯共七十九位,都有监管您的职责。不过因着您将来主要是在流沙河底服刑,所以小神的职责更重一点!”刘乾躬身道。虽说陆仁炳是被贬到这里服刑的。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种上边下来的人物,有什么跟脚。即便人家现在落魄了,也不是他们这种芝麻小官能歧视的。
  “那就是说,每七天用飞剑戳我一百下的刑罚,也是由你来执行喽?”陆仁炳语带调侃的说道。
  刘乾吓了一哆嗦,差点给陆仁炳跪下,“禀将军,小神可没有那等法力能驱动仙剑。对您执行刑罚的乃是上仙布置的一个法阵。这阵盘只针对您一人,限制您的行动范围,并且每七天发动一次剑阵,对您进行,额,惩戒。”
  刘乾说完之后,偷偷瞧了一眼陆仁炳,生怕他迁怒自己。
  ”你可知道那阵盘放置在何处?“陆仁炳问道。
  ”启禀上仙,咱们这些微末小神,实在是没资格知道这等仙阵的秘密。只不过传来的旨意说,这阵是出自老君之手,由上帝亲自布置的,要您死了破阵的心思,安心再次反省,等待机缘,不可造次。“刘乾又偷眼瞧了一阵陆仁炳。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为什么叫我都督?“陆仁炳突然来了一个转折。
  ”您本来就是都督,啊呀!“刘乾一个没提防被陆仁炳给诈了个大料出来。
  ”好了别藏着掖着了,我的记忆都恢复了,你还有必要瞒着我么?“陆仁炳笑眯眯的说道,顺便对着这个小河神,用上了惑心通。
  ”哦,都督您怎么可能恢复记忆呢?据说您的记忆被上帝用大法力抹去了,永生永世都不可能恢复的。“刘乾,眼神有些迷离。
  ”哦,那你倒是说说,我到底是谁,值得上帝花这么大的力气,抹去我的记忆?“
  ”额,这个小的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以前上天宫述职的时候,远远的在南天门里见过您一面,那时候您可真是威风啊,那可真当得上您说的那句'南天门里我为尊,灵霄殿前吾称上','往来护驾我当先,出入随朝予在上'。“
  “您那时候,是天帝亲信,为銮仪卫都督,有监察天下神仙的职权。像我们这些下界的小仙,连拜见您的资格都没有呢。小神那次述职,亲眼见您在南天门鞭笞一位当值的天兵,只因他趁我们这些小神上天之际,敲诈勒索。班值的天兵天将,被您教训的大气都不敢喘。可是让我们这些小神们出了口恶气。”
  “那我又是为何被贬在这流沙河的?”陆仁炳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唉,具体情形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是因为什么人大闹了天宫,您才被牵连的。”刘乾有点迷迷糊糊。
  “是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陆仁炳问道。
  “什么齐天大圣孙悟空,哪有这号人物?没听说过。“陆仁炳确认,刘乾的确是中了他的惑心通,以他的那点道行,是不可能骗过陆仁炳的。
  没有孙悟空,那现在还是西游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