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43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8

  这次会议之前,陆仁炳在刘四爷的引荐下,已经将这些厂中,最有势力的几十人,已经摆放过了。同行是冤家,这些车行老板,平时私下里沮寤不断。
  指望他们自己联络起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也给了陆仁炳各个击破的机会。他提前许诺了要成立车厂联合会,彻底整顿北平车厂乱象的意图。
  这也是众多车厂主的心愿,北平市场就这么大。有这么车厂已经饱和了,但是无论他们中的谁,都没能力阻挡别的有钱有势的人开车厂。谁知道这车厂背后,站的是哪个神仙。
  北平市官府,对于车牌的发放是有限制的。但是谁都知道这规定是针对那些没钱没势的人的。如果官府的规定有用,北平到现在也不会有车厂近千家了。
  陆仁炳联络这些头面人物,先分割了一波北平市场,许诺了他们协会的各种职务。但是具体能得到什么职务,就得靠他们去拉拢人投票了。
  这意思就是,某个协会某个级别的职位,就代表多大市场的话语权,和收益。虽然陆仁炳许诺给你了,但是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把他拿下来了。
  陆仁炳这是放了个炸弹出去,让这些车行老板根本无法真正联合,只能是拉帮结伙去搞内斗。以至于他们根本就忘记了,陆仁炳凭什么有资格,分割市场。
  陆仁炳作为会议的召集人,和协会的创始人,理所当然的拥有各职位的提名权。这个提名权就足以让所有有野心的人,必须在陆仁炳的提议上头赞成票。
  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所有利益分配,早在摆上桌面前,就已经谈妥了。所以大会开的很成功。会议主要达成了三项内容,
  一是,北平车厂行会正式成立,这个行会将全力阻止新厂的开设。保证在场所有老板的既得利益。
  二是,选举了行会的各级领导,划定了车厂的地盘,制定了严密的行业内部利益分配机制。
  三是,份钱的收取权,分配权由陆仁炳成立的车夫派遣公司直接负责。这一点其实是有很多车厂老板反对的。
  不过陆仁炳早就通过各种手段,在会前说服了他们。
  主要手段就是,让他们分别报价,报一个月租金的总额,所有车厂报过之后。陆仁炳也当着所有车厂的面,算出一辆黄包车的平均月租。不分车况好赖,最终算出了一个车老板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的租金。
  然后每个月都由陆仁炳按照这个价格,向各个车老板交租。但是这些车老板必须得雇佣车夫协会认定的车夫。不能随意招募非行会的车夫。
  再就是他出派遣公司的股份给在座的所有老板,这意思就是,假若派遣公司有了盈利,他们也能从派遣公司拿一份分红,不用担心,陆仁炳独吞了所有好处。
  这样陆仁炳的派遣公司,就成了车夫行会和车老板行会之间的桥梁。使得车老板与车夫的直接矛盾,就转嫁了成了派遣公司与车夫的矛盾。
  派遣公司则成了陆仁炳,彻底掌控车夫行的工具。陆仁炳掌握着市场的所有数据,车老板们算出的价格,根本就没有超出陆仁炳算定的范围,他在其中操作的余地不要太多。
  所以会议结束后,陆仁炳就通过车夫协会,向所有车夫传达了好消息,经过祥爷同众位车老板的艰苦协商。每个人的车份儿钱都降了一成。而且也不用每天直接交给车老板,只需要按月交给协会下属的派遣公司就行。
  如果当月交不起,协会会帮他们代缴,只需要下个月还上协会的钱就行。然后就是协会,还每个月出钱帮他们成立了一个互助金,这个互助金主要就是在他们有疾病,婚丧嫁娶的时候,可以按照级别来领取。
  这个钱当然就是陆仁炳从,车夫们的份儿钱里按比例扣下的,金额那是相当庞大。这就是掌握数据的威力。
  双面落好好名声,还得了实惠。直到现在,陆仁炳才算彻底摆脱了出钱倒贴的日子,见到了回头钱。
  有过上一辈子在这个时代做金融巨头的资历。派遣公司的互助金,在陆仁炳的手里只会不断的翻番,绝不会有枯竭的时候。
  为了杜绝别人的觊觎,陆仁炳将互助金的收益又披了几层马甲,彻底隐藏起来。明面上的收入和支出都是明帐,谁来查账,都是收了多少就支了多少,几万人的车夫行,加上背后的亲戚朋友,要来互助金领钱的不要太多。
  这个互助金最后都成了慈善机构,二三十万人,都靠着互助金度过了难关。搞得派遣公司的大小股东都不忍心要分红了。
  陆仁炳自己的生意,也开始转型,中原大战爆发,北平城虽说不是战场,但是也是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
  换一次守将,就要刮一次地皮,车夫们也躲不过。各种捐税,层出不穷。以往的时候,车夫们跟其他行业一样,也要一遍遍的承受刮地皮之苦。巡警,地痞都能上来咬他们一口。现在么有了祥爷在后面撑腰,车夫们腰杆子都抖了起来。
  陆仁炳也没有直接对抗的意思,这苛捐杂税,只要你在这个社会混,你就少不了。除非你自己立杆子造反。但是有神兽盯着,陆仁炳也怕神秘失踪。所以就只能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争取最大的收益。
  以前车夫们受欺负,主要是因为个体的力量无法对抗组织。现在他们都是有组织的人,当然就不能再受气。陆仁炳养了几千人的枪手护卫队,各级车夫组织都是有枪族。不客气的说,在这北平城里,是除了驻军之外,最强大的势力,巡警们的装备都比不上。
  不过陆仁炳秉承着低调的作风,并没有在北平城内舞刀弄枪,秉持了和气生财的理念,同巡警部门达成了默契。不默契的,都莫名其妙被揍的鼻青脸肿。或者抛尸护城河了。所以现在绝没有巡警敢勒索车夫。
  车夫的捐税,也由派遣公司的互助金统一出了。出的钱当然比车夫们自己出的要低很多。这也是潜规则。
  不过陆仁炳可不能白做好事,不落名。所有车夫都知道,自己的捐税由公司替他们除了。互助金都掏空了,损失惨重。必须得让他们肉疼,车夫们还被要求下个月补交相当于应缴捐税一半的份儿钱,填互助金的窟窿。
  你不让他们出钱,他们的感恩戴德也就不值钱。虽然交了钱,所有的车夫反而更感激公司。因为相较于以往,再同其他行业的苦力们,他们的生活要好过的多。
  陆仁炳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把控了北平城江湖里最大的势力,祥爷的名声也开始出圈。许多其他行当跑江湖的苦哈哈,都感叹为什么祥爷不是自己行里的头。
  陆仁炳现在没那么个心思,他需要夯实自己的根基,再扩大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