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44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13

  起初陆仁炳就知道这个任务是很难的,但是他对这个任务的难度的认知,仅仅停留在那些写在课本里的大事件。
  但是真的到了这里之后,陆仁炳才真正体会到任务的难度。这个难度是来自于,无穷无尽的天灾,以及剧烈变动的各种政策。仿佛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政策出台,都有新的任务下达,让人目不暇接。每一年抖度过特别漫长。
  新朝初立,对于如何建设一个新的国家,大家都有着,各种理想化得蓝图想实现。
  每个有权力的大人物都想在这块蓝图上抹上自己的一笔。大人物们挥斥方遒,像陆仁炳这样的升斗小民,就只有紧紧跟随,慢了一步,就有可能被不知道哪来的风,给刮得无影无踪。
  所以作为一个草民,你能做的,就是把根扎得牢牢实实地,任他什么风也别想刮走你。除了把很扎牢,再就是作为一棵草,要认清自己的本质。你是草,不是树,所以不要妄想与风雨对抗。
  不要幻想自己是一棵树就好。野草有什么特性呢?野草就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它贴着地皮生长,不挑肥瘦,有点土,有点水,有点阳光就能生长。
  风往哪边吹,他几天往那边倒。牛,羊,兔子谁高兴了都可以来啃一口,但是只要不被连根拔起,这颗野草就会顽强地活下去,直到所有的风雨都过去。
  多年生的野草,见过太多啃食他的牛羊背宰杀,见过太多的高大树木,被砍伐做了柴火。一颗无用的草,不用谁去特殊照料关心,它仍然活过了一年又一年。
  这就是陆仁炳再见识过这个时代之后,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一颗没什么大用的青草,老老实实做草民就挺好。
  新的一年就进入了新朝四年,这一年江南大旱,太湖水都下降了好几米,江北的蝗灾不断,还有地地区下了四斤重一个的巨型冰雹,打得庄稼颗粒无收。
  灾年救灾,水利工程也不断,靠海得地方修防潮堤,老湖的地方疏浚排水渠。
  徐家村属于土改比较早的村,村里的组织积极性比较高,所以早早的徐家村就成立了初级合作社。
  陆仁炳家贡献了那头老水牛,还贡献了一架犁,几把锄头。
  混了个第三村民互助组组长的职务,他们这一村民小组,总共有二十几户人家,共一百亩地。都是之前佃种的龙二家得滴,其实也就是徐福贵他们家的地。
  这一百亩地,是紧挨着的,因为没有被徐福贵败家前,本来就是一整块地。刚好哪几家佃农出身的人家,本来就穷的叮当响。生产工具都置不上,分了地以后只能靠借别人手机农具做活计。
  结果好好的地,给种得稀烂。龙二被毙,陆仁炳又开始发达以后。这些佃户们又陆陆续续地来一波陆仁炳,借他家的耕牛和工具用。甚至有几家还想些把地卖给陆仁炳,然后他们再从陆仁炳这里租地种。
  陆仁炳一听就拒绝了,开玩笑嘛?但是经不起他们的几番求告,陆仁炳索性就拉着他们几家成立了互助组,也就是初级社,并且在村长那里报了备。
  陆仁炳出工具,他们几家出地和劳力。大家一同劳动,年底按股份分红。
  今年是第一年干,陆仁炳这么做是有自己考虑的。
  这年代即使你想当个草根,也得有点权力才行。就比如这个管着百十号人的互助组当家人就挺好,这二十几家,本来就是徐家的佃户,以前跟着徐老太爷的时候,日子还算过得不错。
  虽然进入了新时代,但是他们的思想一时半会还没解放那么快。总想着跟着个大户,才好过日子。
  以前的东家败家子,现在的徐福贵就是他们眼中最大户,没看人家浪子回头几年功夫,就起了房子,家里又有了牲畜,过年还吃了羊肉,鸡肉,还宰了一头猪么。
  这徐福贵肯定是个能人,人家祖上能混成地主,跟着这人肯定不吃亏。
  所以陆仁炳就,没有任何悬念的成了徐家村第三村民小组的组长兼会计兼记工员。
  因为虽然上头,已经要求要抓扫盲。可是整个徐家村就美几个识字的,平时大家又忙,谁有空去认字。
  更不要提第三小组家的一干赤贫佃户出身的人家了。
  二十几户人家的当家人,大年初五在陆仁炳家开会,在村长的见证下签了契约,按了手印。陆仁炳家因为多出了农具和牲口,折算价格以后,占了互助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其他二十四家人以户为单位均分了百分枝六十地股份。
  以后年终分红就按这个比例来,出工的工资另算。
  第三互助组总共二十五户人家,身体健康的壮年男劳力(六十岁以下十六岁以上),总共三十六人,女劳力(五十岁以下十六岁以上),总共二十七个,十六岁以下的孩子有十八个,年龄以上的老人四个,三女一男。
  共计八十五口人,水牛一头,犁一架,锄头三十二把,镰刀四十把,母猪一头,公猪一头,未出栏的育肥猪三头,猪仔十二只,大小羊七只,鸡二十只,鸭八只。
  嗯后边是这些家畜家禽都是陆仁病一家贡献的。
  既然成立于初级社,高级社久不远了,与其将来背作为尾巴割了,不如先把他们转化成股份变成自己可以掌控自己集体财产。
  其实,国家成立合作社的初衷事好的,可惜生产力和管理水平跟不上。只能变成烂摊子。
  现在的农民视土地如生命,除了种地没有其他出路,现在吧土地集中起来了会挫伤人的积极性。
  大概谁也想不到等到几十年后,我们千年的农业国,竟然没有人再愿意辛苦去种地。
  国家土地都撂荒没人种的时候,像把土地再收回来做大农业的时候,又基本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话都扯得远,陆仁炳就是早趁着这几年环境比较好的时候,把自己的互助组做好,最好做成模范组,然后将来座高级社的时候,自己可以掌握整个徐家村大队的控制权,这样自己基本上就完成了扎根的任务。
  然后就可以任他雨打风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