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93章 第十四个任务 博雷尔要长生22

  简单给这个头脑有些简单的大块头罗比,讲解了一下狱坑的规矩。然后陆仁炳也不再理会有些发懵的罗比,开始继续思量自己的处境。
  他肯定是被无尽的寿命极限困在这里了,要想离开这里,必须找到掌控者,从他那里找到修改寿命极限的方法,否则即使他把一个个泡泡世界打破也不能解脱。
  仔细想想他经历的这些世界都有哪些特点呢?都是那种阶级分明的世界,都是要人甘心认命服从阶级差距的世界。但是这种世界注定是不会稳固的,底层被榨的一干二净的世界,怎么会不反抗?
  前两个世界还好,还算有点秩序,还有生产,还有分配。这个世界可好,干脆就是赤裸裸的人吃人。
  这能说明什么呢?说明掌控者的心态越来越着急,他越来越希望尽快弄死陆仁炳!
  第一个世界还有生产,还算的上是一个的完整的世界,第二个世界,就仅剩了一座列车。虽说列车外的世界还有生命,但是冰天雪地里的人类已经不能称之为完整的世界。
  现在倒好,这里仅剩了一座监狱,还是在地下。陆仁炳可以肯定,这座监狱外面的世界也肯定是发生了某种灾变,是个残缺不全的世界。
  这说明什么?是不是随着陆仁炳一次次的破坏,掌控者能够控制的能量越来越少,能动用的力量越来越少了?
  陆仁炳并不确定,他掌握的资料太少了。
  博雷尔进来之后,总共接触了一个人,那个家伙,上个月在企图非礼一个坐着平台下来寻找女儿的亚洲女人,结果被人家给反杀了。
  当时的博雷尔因为胆子小,没有上前结果保了一条命。那个家伙死了他本来就是一个有前科的混蛋,没少欺负博雷尔。
  对于他的死,博雷尔没有任何不舍。不过他倒是做了一件好事,给博雷尔留下了一把匕首。现在那柄匕首,成了陆仁炳的战利品。
  陆仁炳正在想办法的时候,装着杯盘的平台下来了。陆仁炳虽然不太想吃别人的剩口水,但是这具身体需要能量。只能搬着枕头,跪倒平台前,开始挑拣卖相好点的东西吃。
  噗噗,上边有人吐口水,吐到了陆仁炳前面的盘子上,陆仁炳抬头看了几眼,是一个糟老子,他吐完口水,正在用手坑牙缝。旁边还有一个神情纠结的男人。
  陆仁炳冲着那个糟老子竖了一个中指,紧接着埋头找吃的。对面的光头,再纠结了半天之后,终于也上来捡东西吃。
  可惜他吃了没几口,平台就开始往下走了,陆仁炳拍了拍肚皮,然后就去漱口。他总感觉自己吃到了那个老家伙的口水。
  吃完饭,陆仁炳尝试着跳高,看看自己能不能向上跳六米,可惜差很多,他这具身体只是一般人,身高只有一米七,跳高一米五。
  看来得继续锻炼啊,这个破地方想苟都没得苟,必须得想办法往上爬。要不然等下个月如果传送到了下面没有食物的地方怎么办,难道自己也要像底层那些人一样,去吃同伴吗?
  虽然对面的那个壮汉,看起来味道很不错的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陆仁炳开始疯狂的吃东西,然后就是用仅有的那点魂力改造自己的身体。可惜这个空间,对陆仁炳的限制实在是大的厉害。一个月的时间,陆仁炳的跳高也仅仅增加到了三米。
  魂力已经消耗完了,虽然身体素质强了不少,但是也仅仅就这样了。三米在加上一米七的身高,不到一米长的臂长,极限值陆仁炳也仅仅能摸到这个空间的房顶。
  据陆仁炳观察每一层的楼板厚度也有约两米厚,陆仁炳仅凭弹跳想要爬上去,几乎不可能。他必须寻找一个可靠的工具,比如绳索什么的。
  另外行动的时候,速度必须得快,不能被上层的家伙发现,不然那些混蛋肯定会破坏他向上爬的行动。
  这几乎是必然的,这里的人几乎已经丧失了人性。即使陆仁炳自己也不愿意看到下层的人,爬上来。说不少来为什么,最简单的理由就是,我看不得别人比我努力!!
  坐在平台上随着下到最底层,然后再回到顶层可行吗?
  看似可以,实际上基本不可行。因为之前有人这么坐,很快他的尸体就从顶层摔了下来。或许顶层的人,根本不希望看到有人作弊。
  进来这里的人,有被骗来的普通人,有被判了刑的罪人,每人进来的时候,都会被告知他们在这里的时间是有限制的,比如一年或者几个月。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熬过刑期结束,也从来没有人真正从这里出去过。
  这就是地狱,这也是人间!
  夜降临了,陆仁炳躺在床上闻到了迷幻剂的味道,然后他就缓慢失去了知觉。
  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在第96层了。他的身体素质多少还是有些好处的,最起码迷幻剂的抗性要强一点,他醒来的时候,对面的罗比还在呼呼大睡。这个大块头经过最初的挣扎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不仅开始学会抢食,他还学会了同上下几层的狱友,打嘴仗。上层的老头冲他吐口水。他就冲下层的人撒尿。
  陆仁炳问他,为什么老头欺负了他,他就要去欺负下面的人呢。
  罗比想当然的说道,还不是以为我欺负到那个糟老头子嘛。等哪一天,他到了我们下面,你看我不好好吐他一脸。
  这种事情没办法,每个人都有过被人欺负的历史,他们没办法欺负上层的人,所以只能变本加厉的欺负下面的人。等到他们哪一天跑到了上层,就会将受到过的所有的伤害,全部发泄出来。
  团结一致,在这里是不存在的。所以不要指望这里的人,有良心。再多的良心,也早就泯灭了。
  这也是陆仁炳经常在餐台上,看到口水,大便,酒杯里盛满了尿液的原因。我特么吃过了,你们下面的人,不配吃食物,就配吃大便。
  嗯,这些大便很快也会被吃掉。饿疯了的底层人,恨不得天上天天掉大便,好让他们吃个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