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99章 第十个任务 星际之我要回地球4

  “你要啥东西,就自己捡吧!”
  阿离把自己的袋子放在地上,把口子敞开,她以为陆仁炳跟那些人一样药抢她的东西。
  陆仁炳看了一眼,她的袋子里都是一些,变质的颜色都发黑的东西,勉强可以称作食物吧。也只有这些东西,才能逃过那么多人的搜刮。
  陆仁炳摇摇头说,“我不要你的东西,我只是看你很面熟,感觉你像我一个朋友,所以想找你问一下而已,你不用太担心。”
  看着阿离根本不相信的样子,陆仁炳翻开自己的袋子给她看。
  “你看,我有这么多完好无损的营养剂,如果你能让我跟着你回家的话,我可以把他们都给你。”
  阿离虽然依然很警惕,但是听说陆仁炳要把东西都给她的时候,还是眼睛一亮,毕竟是个小孩子。
  “那好吧,你要是愿意跟着,就来吧。反正我可不要你的东西,爱给不给,我也部稀罕。”
  阿离想的是,反正家里啥也没有,也不怕陆仁炳偷她家的东西。
  说完阿离便,继续拖着大袋子一歪一歪的往前走。走上个二十来米,就休息一阵子,陆仁炳想上去帮个忙,阿离也不让。
  陆仁炳只好一直跟在阿离的身后走着。一直走到天都黑了,才来到一个村落。让陆仁炳震惊的是,这个村落竟然有防护罩。
  不过仔细想想也合理,如果没有防护罩的话,指不定这个村落,早就被天上不时掉落的垃圾给掩埋了。
  看这防护罩的规模,竟然是战舰级的,笼罩了半径两公里的一片区域。
  进出防护罩还有专人登记,收取财物,应该是入城税什么的。
  不过显然,阿离回来的太晚了,登记的人都已经不耐烦了,好在他们好像认识阿离,专门等她一样。
  “阿离,你快点好不好,每天都回来这么晚,下次再回来晚了,就把门关上,让你死外面算了。”
  阿离,低着头也不搭话,只是把袋子往那人前面一丢。
  那人翻检一下,找出一点看着还能用的东西,几天放阿离进去了。
  那人本来要收拾东西下班了,却看到了陆仁炳,看他身高马大的,立马警惕起来。
  从身后掏出了警棍一样的东西,说到“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陆仁炳正打算想着怎么糊弄过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在前面不远处的,正等着看他笑话的阿离。
  阿离把袋子放在一边,就在那里看着陆仁炳,眼神里似乎有一点戏谑。
  陆仁炳有点好笑,他在今天白天的时候,听那些拾荒者东拉西扯的过程中,对这个地方的规矩,有了一些大致相同了解。
  这个垃圾星没有统一的政府机构,只有一个个的定居点,这些定居点规模大小不一,大的犹如城市,小的也就是几十个人扎个营寨。
  因此根本不存在统一的身份认证,编个身份还是很容易的。
  陆仁炳对那守卫说到,“我是一个商人,主要贩卖营养剂,现在天色晚了,想要到你们这里借宿一宿,我已经跟前面的那个小姑娘说好了,就借宿在她家。”
  陆仁炳说着指了指还在前面等着的阿离,顺便给这个守卫,塞了几枚营养剂。
  收了营养剂的守卫,情绪开始缓和下来。
  “哦,原来是商人,那你就做个登记吧,记住不要再镇子里乱跑,入城税还是晚交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陆仁炳又拿了一只营养剂,做入城税,那个收了好处的门卫,几天放他进去了。
  相当轻松,阿离似乎有点不高兴,生气门卫没有把陆仁炳黑拦在外面一样。
  气鼓鼓地,拖着袋子往前走。陆仁炳不紧不慢地跟着她。
  这个镇子规模还挺大,约莫着能住着有几万人,有筒子楼,也有棚户区,还有一些种植区,看起来还挺繁华的。
  阿离家并不是住在脏乱差的棚户区,而是住在相对,整洁卫生的筒子楼里。这一点到是出乎陆仁炳的意料之外。
  阿离家住在三楼,阿离打开门,陆仁炳跟着她走进去。三室一厅的房子,看着装修还不错,只是可惜,客厅里堆满了各种垃圾。
  虽然这些垃圾做了简单的分类,但是垃圾就是垃圾,空气相当污浊,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阿离回来了?”主卧里传来一个虚弱的女人声音。
  “嗯,妈我回来了,这就给你们做饭,你和弟弟稍待一会儿!”
  “哦,”主卧里的声音,又弱了下去。
  阿里背着袋子去了厨房,也不搭理跟进来的陆仁炳。
  厨房里一阵叮叮当当,陆仁炳对于阿离在那里搅和一堆垃圾,没有兴趣。看了一阵,就出来了。
  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选了靠门的卧室,稍稍清理一下,放下自己的东西。他决定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了。
  阿离也不管陆仁炳干什么,心是真大。等他们吃饭的时候,陆仁炳去才去主卧看了一下她家的另外两个成员。
  一个卧病在床的女人四十多岁,和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那个女人头发脏的都打了结,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这女人脸上有一片片溃烂的皮肤裸露,似乎还在流脓。
  小男孩的腿似乎有点残疾,呆呆的坐在那里,眼里没有什么神采,一点也没有小孩子该有的样子。
  阿离的妈妈,对于陆仁炳的到来,仅仅是惊讶了一下,便不再多说什么,似乎对于一个陌生生来家里一点都不在意。
  这种麻木的态度,倒是让准备解释一下的陆仁炳,略尴尬了一下。
  阿离一家对于陆仁炳的存在,完全不在意,就好像他是空气一样。
  陆仁炳咳嗽了一下,“那个,阿离妈妈,我是过路的商人,想在你家借住几天,我会用营养剂给你们付房租,你们看什么价位合适?”
  “一天三人份的营养剂,住的起就住,住不起你就走。不过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男人留下了什么东西。你在这里住也是白住?”
  哦,这是还有其他剧情了?
  “你们误会了,我是真的是来借住的,顺便找阿离了解一点事。”
  “随便你吧,反正每个来这里的人,都这么说”阿离翻着白眼说到。一边说,一边扒拉饭桌上的那些黑乎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