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5章 第七个任务 包工头的执着4

  陆仁炳试过了,这个世界他学过的那些道家法术,基本没有作用。占卜术只能模糊的确定一个大方向,并不能像别的世界那样精确定位。
  所以寻找陆小雅的事情只能等处理好家事再说了。
  回到家中,灵棚已经摆起来了,棺材也买了大小四口,摆在庭院的角落。
  家里来来往往的都是来帮忙的街坊,陆仁炳同大家打过招呼,吃了点东西,便去灵棚里守灵。
  作为孝子,在出了钱,安排了管事的长辈之后,就不用再管了,这就是在农村的好处。
  第二天一早,陆仁炳又同小舅子和几个街坊,开着一辆大车,去了医院,看过还插着管子人事不省的陆老爹。又走了程序,将老婆孩子的尸体取回家,入土为安。现在没有抓到肇事者,在警局备过案,尸检也做过了,及时让逝者入土为安也好。
  取尸体的时候,陆仁炳还好,他的小舅子看着自己姐姐和外甥的尸身,痛哭不已。弄得陆仁炳心里也很难过。
  陆仁炳虽然经历过几个世界,也见多了亲人离世的场景。但是像这次这样一家接近灭门的惨事,也是第一次见到。
  中午前赶回家,一通忙乱。因为有长辈的丧事在,所以陆仁炳的妻子和孩子的尸体,就只能停在旁边,场景相当凄凉。
  等到下午的时候,陆人兵的,弟弟,妹妹回来了,陆仁炳同辈的亲叔伯兄弟,也陆陆续续从外地赶回,灵棚里守灵的人渐渐多起来。
  灵棚搭起,报丧的人,一早起来就已经出发了,告知那些亲戚丧讯,表明丧事正式开始。从下午开始就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来吊孝。每来一波吊孝的人,孝子们都要还礼哭泣。虽说是形式上的哭泣,但是哭多了这眼睛也哭的红肿了。
  第三天开始等,陆仁炳老娘的娘家人,妻子娘家人来看过尸体后,开始入殓。族中的老太太们带着陆人兵的妹妹,给陆人兵的老娘,妻子,孩子用水清洗过尸体之后,穿好买好的寿衣。将他们按照传统放入布置好的棺材里。
  按理说,陆人兵的妻子和孩子是横死,最好不要在家里停尸,及早入土为好。但是这个场合,陆人兵坚持,谁也不会跳出来乱说。
  放入棺材后,老娘的棺材放入灵棚接受吊孝。陆人兵妻子和孩子的棺材没有这个资格,只能摆在堂屋内,等待入土。
  下午,在医院守着老爹陆人丁,打来电话说,路老爹不行了。陆仁炳赶紧招呼路人芳,还有陆仁丁的老婆孩子一齐往医院赶。并且喊了一个同辈的兄弟,叫几个人开这大车,准备去医院拉人。
  一家人到了医院,没有赶上见路老爹最后一面,他已经走了,没有什么回光返照。守在旁边的陆仁丁,也没等到陆老爹看他一眼。陆人芳已经哭成了泪人,陆仁丁两岁的儿子,啥也不知道,被他老爹,姑姑的哭声吓的哇哇乱叫,被他老娘抱出病房了。
  陆仁炳叹了口气,将手续办完。叫上跟来的街坊们,将陆老爹的尸身,拉回家。
  陆老爹在医院也是受罪,现在走了,算是解脱了吧。回到家正好将丧事一起办了,带着老婆,孙子一起去地下团聚吧。
  家里什么都准备好了,不过老爹去世还要再报一次丧,第二天就入殓,两场丧事并成一场,大家都方便。
  因为陆老爹的原因,总共停灵七天才出殡。虽然国家在强制火葬,但是陆人兵的老家这边倒是还没那么严,所以几人都没有火葬。村子里也是陆家一姓独大,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去举报。
  民不举,官不究,乡下地方就是如此。
  出殡这天,整个村子的人都来帮忙,陆家的亲戚一早都赶过来,鼓吹手就位。管事的看着时辰,钉了棺材钉,指挥陆仁炳兄弟的岳家人挂过孝,摔过瓦盆,便开始上路了。
  因为陆家人这次有四口棺材,所以负责抬棺的队伍很庞大。邻村也来了很多帮忙的。
  尤其是跟着陆仁炳这个包工头干活的,几十条汉子,都过来帮忙了。
  队伍的最前面是,一辆农用车,车上是几个负责放炮的年轻人,每到一个路口,都要下来放炮,车后面是两个管事的,拿着纸钱,香烟,红包,路过桥、岔路口,都要给红包,撒买路钱。陆仁炳身穿重孝,拄着哭丧棒,被两个小辈年轻人扶着,走在吹鼓手的后面。他的身后是他的弟弟也是一身重孝,再就是叔伯兄弟,小辈年轻人,每人都带着孝帽,拿着香火纸马,代表着香火的意思。之后就是几口棺材,棺材是放在专业的轿棚里的,非常的沉重,所以每一口棺材都需要至少十六个人抬。棺材后面是几辆大车,拉着各家的女眷。
  也就是现在是接近年关,在外面打工的人,都回来了,村里才有这么多壮劳力。所以路旁看热闹的老人们,私下里说,陆老头死的时间不错,丧事场面弄得不错。
  路家的坟地,离村子两三里远,坟坑一早已经挖好了,到了现场,有管事的安排好棺材的摆放,然后由陆仁炳埋第一铲土。后面他就回去负责哭就好了。鞭炮不停的放,香烛纸燃起了冲天的大火,花圈摆了一地,吹鼓手拼了命的吹。孝子贤孙们哭的震天响。周围看热闹的,人山人海。
  热热闹闹的葬礼,结束后。陆仁炳拉着陆仁丁抄近路,赶到众人回村的必经之路,跪谢众人的帮忙,请人家回家吃饭,是真的跪在那里,让人家回家吃饭。
  大部分人,都不会去吃,但是也有路远的,和自家人回去家里吃饭。
  一切有人管,陆仁炳兄弟只要按照既定程序完成既定的项目即可,这就是农村的丧礼,繁琐又井井有条,只是太累人。
  到了夜晚,终于曲终人散。陆仁炳兄妹看着家里空荡荡的一切,敏感的路人芳,又开始哭起来。
  陆仁丁的老婆开始劝慰小姑子。
  陆仁炳抽了几根烟,便吩咐他们各自回房睡觉吧,有什么事第二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