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七十章 第四个任务 赵志敬的奋斗22

  陆仁炳的态度,并不能让丘处机满意。因为不够恭敬,不像是一个三代弟子对师叔的态度。全真虽然才历经三代,但是门规森严,犹如军队。毕竟王重阳也是戎马生涯的大将来着。
  “志敬,你还认自己是全真弟子吗?”
  “恩?师叔此话何意?我从来没说自己要退出全真教啊?”
  “你肆意违背门规,不敬师长,按照全真律例,该当如何处置?”
  我擦哩?这个邱道长到底是何意?陆仁炳读小说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丘处机,性如烈火,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沙子。但是没想到,他为了维护全真门规,竟然固执到这个程度?
  “师叔的意思呢?“
  “虽然你现在,在江湖上声明大震,又是武林大会理事长。但是无论你地位多高,武艺如何超群,但是门规就是门规,你也不得肆意违背。除非你自己成了全真掌门,能够改动门规。倘若你,不尊门规,甚至要判处师门,你想这个名声传出去,谁还会尊敬你这个连师门弃徒?”
  “那师叔的意思呢?莫非真的要我回全真接受门规的惩罚吗?“
  ‘那到不用,我现在就可以代替掌门和你师傅,执行教规。两个选择,一是你自费武功,逐出师门。二是我出手废掉你的武功,逐出师门,你觉得如何?”
  陆仁炳有点莫名其妙,觉得丘处机简直脑子有坑。之前不是还说的好好的吗?为什么自己打退了欧阳锋,这老头,竟然要把自己赶出师门?还要费了自己的武功,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莫非就是因为自己,对他说话不够尊敬?怪不得这老头,教不好杨康,简直莫名其妙?
  “师叔,你的这两个选择我都不接受,因为我不是第一个违背门规的,他们也都没有被逐出师门哦?“
  邱处机内心的邪火已经升的老高,面对对面这个对他殊无尊敬的赵志敬,他却只能再压一下心中的气性。本来他就是为了全真门规的严肃性,才有意惩罚一下赵志敬。但是赵志敬的傲慢,让他想起了杨康,那个道德败坏的弟子。凡事道德败坏的弟子都应当逐出师门。这个赵志敬连师长都不尊敬,即是武功再高,那也是祸害。
  本事越大,对世人的危害就越大。他丘处机有责任,为天下苍生,除了这个潜在的恶贼。免得他像杨康一样,有辱全真的声明。
  “你说,还有谁?“
  陆仁炳,本来就对这个性格暴躁的丘处机,没有什么尊敬。上一世的赵志敬,也是因为丘处机的处事不公,才叛出全真的。这个老道固执,霸道,不是什么完人!现在的陆仁炳,更不会在他手下受委屈!”
  “师叔,嫉恶如仇,执法如山。志敬感佩莫名。只是可惜,有两个人,也炼了九阴真经,还学了别派的功法,却没有被开革。现在我只不过是,向先贤看齐而已,师叔就要将我开革,我是不服的。师叔倘若能将他们二人开革了,我就二话不说,自废武功,自断经脉,退出全真。倘若不能,那师叔就不要再拿这劳什子门规,来约束我如何?“
  丘处机内心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是话都赶到这里,他也不能退缩。说道”你说的那二人是谁?”
  “是重阳祖师,和周师叔祖啊?师叔你要不要将它们二人开革呀?实话跟您老人家说吧,我修炼的九阴真经,就是得自重阳祖师,留在古墓里的遗刻,他老人家运用九阴真经上的功法,来破解林朝英前辈的玉女心经。您说他老人家有没有休息九阴真经?
  重阳祖师用先天功,换取了一灯大师的一阳指,你说他是不是修习了别派的功法。
  还有,据师侄所知,久不在江湖献身的周师叔祖,其实是被黄药师困在了桃花岛,他手里有全本的九阴真经,他已经在无意中修炼了。你说他是不是违背了门规呢?”
  “师叔,我说的句句属实,您觉得还能开革我吗?对了,师叔,周师叔祖被困桃花岛,这么多年,都没听说全真门人去营救啊,我在终南山,也没听说谁去寻找周师叔祖的下落,倒是听说师叔祖你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去寻找培养了一个数典忘祖的徒弟,这就是你要教导我们全真门人的门规吗?”
  邱处机被说的,哑口无言。周伯通失踪多年,他们全真七子真的就没有认真去寻找过。说是相信周伯通的实力,可陆仁炳认为,是他们根本就没把周伯通,这个疯疯癫癫的师叔放在眼里。
  他们都是壮年拜师王重阳修道的,思想成熟,根本就对顽童一般的周伯通看不上。
  又哪里会真的放在心上。他们重不重视周伯通,陆仁炳并不在意。只是这一点,就证明邱处机要求他尊师重道这一点,他们全真七子本身就没做到。己身不正,何以正人呢?
  “邱师叔,我们就没必要在这一个门规什么的上面纠结了。全真门内,如今武功稀少,三代弟子习练全真心法,进境缓慢,修道与武艺又互相牵制,导致我们全真第三代,在江湖上很难立足了。说句不好听的,等您和我师傅他们百年之后,全真何以在江湖立足呢?
  重阳祖师,本来就是个洒脱的人,讲求兼容并蓄,我们作为全真门徒,又何苦固步自封呢?修道看心性,资质,武功却对与资质的要求要低很多。所以师叔,我们全真为何不能向少林学习,吸收江湖武林高手为己用,收拢天下武功,壮大己身呢?“
  邱处机,本来就拿陆仁炳没有办法。现在陆仁炳给了他台阶,他也就借坡下驴。
  ”你说的,也有那么点子道理。既然如此,我就免了你触犯门规之罪。等回山之后,再将你的提议转述给马师兄,让他前来定夺。“
  ”对了,你说周师叔就在桃花岛?“
  陆仁炳心说,你个老狐狸,我就不信,十几年的时间,你们真的就不知道周伯通在桃花岛的事。
  “是的,师叔,怎么您要去桃花岛救周师叔祖回来吗?”
  “额,黄岛主武功卓绝,桃花岛上又有阵法掩护。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我这就赶回重阳宫,与马师兄他们商议一下,看看怎么营救周师叔。“
  “还是师叔考虑的周到,等什么时候要去桃花岛时候,请务必通知我,我一定要为师门出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