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1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8

  陆仁炳离乡的时候,将家里的那些书都打包装车带走了,因为混官场的话,这辈子不到致仕,他大概率几十年都回不了老家了。足足装了三辆大车,还专门包了一艘客船,才把这些书带走。
  看到这些书,乡里人才想起来郎玉柱书痴的名头,似乎从这郎玉柱中举以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再说他是书呆子了。人就是这么现实,你考不了官,就是书呆子。考了官,书呆子就变成了自小酷爱读书,成了美谈。
  老家的仆人,陆仁炳还让他们继续操持家里的田地,帮忙打扫父母的坟茔,并没有带他们上京。
  对于族里想派几个年轻族人,上京给他跑腿的想法,陆仁炳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一个临时的庶吉士,没有啥油水,可养不起一大家子人。
  等他将来外放的时候,再提携这些人吧。叮嘱老族长让他们多读书,考个功名才是正途。
  一路舟车劳顿,路上陆仁炳就放了颜如玉出来,如今陆仁炳已是官身,给颜如玉办个身份还是很容易的。
  据颜如玉说,只要不离开陆仁炳太远,就没问题。
  一路上,陆仁炳也陆陆续续给颜如玉置办了不少妆奁做为她的嫁妆,等到通州下船的时候,颜如玉就已经是陆仁炳,媒聘俱全的合法妻子了。
  反正这年头,信息闭塞,陆仁炳给颜如玉找的身份,也没啥漏洞,就是一个家乡招了水灾的,书香门第家的小姐,父母亲人在逃难的路上死伤殆尽。
  颜如玉小姐无奈卖身葬全家,正要被地痞恶霸欺辱之际,被路过的新科进士搭救。郎进士帮忙安葬了颜家人。然后颜小姐对郎进士一见倾心。新科进士郎玉柱,请人做了媒证,立了婚书,娶了颜如玉小姐。
  只是颜小姐家中有孝,虽是成婚,却不摆宴席,不圆房,只待孝期过了才报答郎进士的恩德。
  嗯,基本上话本里怎么说的,这情节就怎么发生了,本来就是照着本子演的。
  不管怎么说吧,颜如玉算是过了明路。不过据颜如玉说,现在的她还不算完全安全,得等到她得了诰封,才算彻底保险。
  虽说颜如玉还是没有说出她的敌人,到底是谁,但是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了基本了解的他,大概也能猜出来。
  颜如玉的这些条件,跟当初的赵老头对胡家人提出的第三个条件的情况有相似之处,就是要获一个官家的身份,得到人间帝王的庇佑。
  陆仁炳现在只是个没有品级的庶吉士,还远远没有资格给她请诰封,所以他还是得上进啊。
  这个庶吉士相当于什么呢,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有点像中,央党,校的不脱产的博士研究生。边学习边打杂,至于侍驾御前,起草诏书,编修国史啥的,不要想太多。
  轮不上,这些都是翰林院那些老翰林的活,庶吉士最多就是打个下手。
  每天读个书,帮着上官找个资料啥的,就是庶吉士们的工作了。
  翰林院的工作还真是清苦,没啥收入,还要给上官送礼,简直入不敷出。所以很多老翰林,连官府都不舍得换新的。
  虽说庶吉士是储相,可是翰林院的储相那么多,每三年就有一批储相,这储相就不太值钱了。
  每当有翰林院有外派的差使,一帮穷翰林,削尖了脑袋往前拱,像急了高校里一干拼了命,评职称的高级知识分子们,一点也不清贵,也不高知。
  陆仁炳不缺钱,进了京之后,又就近买了个百亩的小庄子,又买了十几个铺子每年出租,当包租公,日子过得还不错。
  经常有在京的同年来陆仁炳这里蹭饭,借钱,陆仁炳都是量力而为。不过多数同年还是冲着陆仁炳的藏书而来。
  陆仁炳也不管他们的出身来历,也不管他们投靠了谁,反正来了就是同年,都是未来的大佬。
  李春芳是未来的青词首辅,也是历史上少见的状元宰相,严嵩之后是徐阶,徐阶之后就是他,这个人文采出众,为人恭谨,最后官至首辅,还能全身而退,当真是不简单。
  他家境富裕,每次来陆仁炳这里从不空手。讨论的话题也基本上都是学问掌故,很少谈及政事。
  张居正身贫寒,素怀大志所以言谈之间,都带着刀锋般的锐气,果然还是需要打磨。
  陆仁炳不管这些,他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胸无大志,人畜无害的书痴模样,一心要在学术上搞出点成绩,将来成为一代大儒的模样。
  这一点倒是跟王世贞很谈的来,王世贞是个官二代,但是确实一心向学,著述颇多,要不然也不会成为名垂青史的大儒。
  不过王世贞却看不上陆仁炳做学问的态度,认为他就是个死读书的痴人,因此二人来往的反而不多,陆仁炳也不以为意。
  这两年朝堂上严嵩与首辅夏言的争斗相当激烈,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这不到了二十六年底,夏言忽然罢相,被迫致仕,等到第二年开春,还没走到老家,便在路上被追上来的旨意给明正典刑了,该连累了他的从子一家。
  这是堂堂一国首辅,想保个命都保不住。
  这位大佬究竟犯了什么弥天大错呢?其实就是一点,当首辅时间长了,太傲了,被皇帝厌弃了,也不自知,结果被严嵩父子抓住机会,联合陆炳,用个连环计给弄死了。
  本来内阁里夏言和严嵩还能制衡,结果夏言一死,严嵩一家独大的时光便来临了。
  不过这些对于他们这些新科进士来说还太遥远,再大的风也刮不到他们头上。
  夏言的下台,也符合很多人的意愿,毕竟这个老头实在是太硬了,为人太刚,阻挡了很多人的上进之路。
  嘉靖皇帝崇道,大修宫观,修道炼丹,这也是天下妖孽四起的原因。皇帝让渡了部分权力给天地,自然对于神鬼的束缚就少了。
  陆仁炳对改变这段时间的历史没啥兴趣,因为这段历史的根源就在皇帝身上,他能改变皇帝吗?不能,那还是不要妄想了。
  嘉靖皇帝不是个无能的皇帝,他对朝庭的控制,是除了太祖和成祖之外最强的。这个以藩王入继大统的皇帝,绝对是权谋最强的帝王。
  关键是这位帝王因为修道的原因,对于天下的一切都相当淡漠,真正做到了圣心难测,视万物为刍狗,连亲儿子都不怎么重视,宰辅说杀就杀,想杀严嵩也就是一道召旨的皇帝,可不是什么人能轻易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