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69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6

  走了没多久,陆仁炳就为自己的脑残选择跪了。
  他自己体力倒是没问题,身负轻功的他,行走如飞。可是武功再高,走路也无聊啊。
  他的所谓金丹期的法力,没有卵用。他没有任何法术,用于赶路的神行符啥的,他也不会画,因为不懂原理。
  至于传说中的缩地成寸,什么的就更不要提了。这让他严重怀疑自己对金丹期的理解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在他所读的道家修炼典籍中,练出金丹,基本上就是陆地神仙了。等到接受了天庭的册封就成了真正的仙人。腾云驾雾什么的,都只是寻常。
  可是他这个金丹期,真的是菜,啥也不会。看来是真的要学习一些法术了。最起码御剑飞行啥的得会吧。
  不过貌似聊斋世界,除了那些没有正面出场的大神,菩萨之外,就没有人真的展示过飞行法术。
  不仅如此,那些鬼神出行,也是要乘车马,除了一些出场特效之外,与凡人没啥区别。
  被电影吹爆的燕赤霞,他的那把剑,还是放在一个木盒子里,背在肩上,根本也没见过他能御剑飞行。
  海中负责行云布雨的龙,倒是能飞,但是竟然会被累得,脱力从空中坠落。简直丢龙脸。
  综合了所有的信息,陆仁炳觉得,飞行法术是存在的。但是肯定得需要借助外力。你没见即使是也仙神菩萨,想飞的话,至少也得有块云头踩着嘛!
  另外飞行肯定是很消耗法力的,大部分神仙都不愿自己飞,需要收服个法力高强的坐骑,让他们消耗自己的法力,带着大仙们飞。
  现阶段陆仁炳是没机会学习了,等中了进士,做了官,解决了颜如玉的安全问题,再向她仔细打听一下修习法术的,事情吧。
  陆仁炳有心买个车马代步,但是想到自己发的宏愿,就按住了,人嘛,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到底。
  陆仁炳早上离家,午饭在是在路上吃的干粮,喝了点水。
  在天黑之前他赶到了一个小镇,这里没有客栈。天色渐晚只好在,镇上找了一家车马店住下。
  车马店的住宿条件很差,一个大通铺,上边挤了约莫有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赶远路的商贩,或者走街串巷的手艺人。
  每个人身上都是汗臭味,再加上臭脚丫子的味道,简直让人难以接受。更让人受不了的,是此起彼伏的鼾声,跟打雷一样,听得人脑壳疼。
  陆仁炳再次给自己选择徒步赶考的脑残选择,点了一个赞!真事吃饱了撑的。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陆仁炳赶紧收拾书箧,出了车马店。到小镇上吃了个早点,就上路了。
  他今天也不像第一天一样,急着赶路,一天走了一百公里,武林高手也受不了。
  他还发现自己还有个更脑残的行为,那就是背了一个书箧,那玩意太笨重了,长途跋涉的话,真的不如背个包袱来的舒服。算了,就这样吧。
  陆仁炳放松了脚步,沿着官道向北走。一天就走个五六十里路。天还大亮的时候,就找借宿的地方。
  不管是借助在民居也好,还是住在客栈也好,总算没有第一天那么狼狈。
  这一天,陆仁炳一早上路,因为进入了山区,等到中午时分,还没有见到一个村庄。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不一会竟然下起了大雨。陆仁炳不得已,开始脱离大路,沿着一条小路,跑过去希望那条小路的尽头有人家,可以避雨。
  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不知道跑了多久,雨没停,风又开始大起来,陆仁炳自己的油纸伞都给吹破了。总算看到了一间破庙。
  陆仁炳赶忙跑了进去,这是一座山神庙。这庙虽然破了,四处漏雨,到总算有个干燥的地方,可以躲一躲雨。
  陆仁炳有了落脚的地方,抖抖身上的雨,打量了这个庙的内部。这庙显然很久没有香火了,山神的神像都倒了,上边积满了灰。还有鸟粪,老鼠屎什么的落在山神像上。
  至于山神庙里其他的小鬼,判官像什么的也都倒的七零八落,好在都是石刻的,倒没有怎么坏掉。
  这些歪七扭八的造像,将这个本就不大的地方,弄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陆仁炳将这些造像一一扶正归位,然后使用了一个清洁符,清扫了一下庙内的卫生。然后又往四面墙上贴了避风符,往庙顶上贴了避水符,又对着地面上的积水使用干燥符,整个庙,才算是看起来能住人的样子了。
  他平常没使用过符箓,因为用不着,他也不想在普通人面前张扬。
  现在是特殊情况,使用符箓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他又冒雨去庙后边的山上捡了不少柴,回来干燥后,烧起火堆,煮了茶水,又吃了点干粮。
  看看外面的雨没有停歇的意思,便倚着放造像的高台子,小憩一会。
  恍恍惚惚间,陆仁炳看见有个书生走进了庙门。陆仁炳赶忙坐起来,不为别的,这个书生实在是有些诡异,外面还在下着雨,这书生没有带任何雨具,浑身上下却没有淋雨的痕迹。
  这很不正常!莫非自己遇到了鬼怪?
  想到这里,陆仁炳赶紧起身,正想这怎么应对的时候,就见那书生,冲着陆仁炳深施了一礼道:“上仙大驾光临寒舍,又蒙上仙助小神清理尘晦,实在不好意思感激不禁,上仙但有差遣,尽管吩咐。”
  陆仁炳有些惊讶,什么上仙,说的是自己吗?还是郎玉柱?
  “你是这座庙的主人?不知怎么称呼?”
  “启禀上仙,小神乃是这座山神庙的主人,生前乃是凤阳人,姓秦名仲,小字辉生。”这位秦仲恭恭敬敬的对陆仁炳说道。
  陆仁炳看得出来,这位山神貌似对他很是敬畏,于是他的戒心稍去。
  他继续说道“这位仁兄,你自称山神,可有何凭证?”
  秦仲忙说道“有的,有的!”然后他在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一个铜质的印信,陆仁炳接过来一看,果然是这座山神庙的印鉴。
  看着与阳间的印章,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陆仁炳,却是知道这东西,盖在阳间的东西上,是不会显示任何东西的。
  普通的凡人根本都看不到这东西,陆仁炳因为开了窍穴,再加上这山神有意展示,陆仁炳才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