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二十六章 第二个任务 水浒武大郎8

  政和三年年底,衙门落了衙之后,陆仁炳带着怀了两个月身孕的潘金莲和武迎儿,回了青河县祭祖。武大郎走的时候,武氏族人并没有谁,伸手帮扶一把,因此武大郎也没有要回馈乡里的意思。因此,陆仁炳早先只是先派人买回了自己的祖宅和田地,修缮了武大郎父母的坟茔。
  在老家过完年,应付过来打探消息的武氏族人,便回阳谷县了。
  政和四年,鲁智深就要去大相国寺,林冲就要发配,水浒大戏徐徐开幕。这些与武押司无关。
  除了继续扩大生意和船队,加快琉球基地建设外,陆仁炳打通前往汴梁的门路。因为成了县里的实权人物,陆仁炳给自己弄一个县里书院的资格不要太容易,参加编外考试得到上等评价也不是难事。
  现在三舍法,沦为达官贵人的玩物,不是简单说说而已。金钱开道,陆仁炳短短一年内,打通了州县两级的门路,获得了一个太学生的编外考试的名额,这些名额都是给有门路的官吏准备的。
  阳谷吴知县就有这样的门路,在陆仁炳的重金攻势之下,吴知县感动于武大郎潜心向学的心思,举荐了他,并且帮助陆仁炳获得了一个提前考试的名额。并告知了,陆仁炳到东京后应该走动的门路,陆仁炳感激不尽。
  五月,陆仁炳告假,赶到了东京。参加了太学今年的考试,因为底子扎实,又有门路。所以陆仁炳很顺利的拿到了上舍上等的成绩,再通过花子虚的叔叔,花老太监的门路,直接打通了吏部的关系,拿到了阳谷县县丞的职位。
  等到八月份,陆仁炳回转,正式成为阳谷县二把手。与其他地方经常被架空的县丞相比,陆仁炳的县丞无疑是握有实权的。他是地头蛇,衙役多被其收买,其余书吏也都在一次次的打击中,服了陆仁炳的手段。现在陆仁炳正式通过考试,获得了官身,有了出身。这些吏目更不敢造次。
  等到明年送走任满的吴知县,陆仁炳在运作一下成为县令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在北宋,官弱吏强,县官事务繁忙,又很容易成为朝廷追责的对象。所以大多数科举出身的进士们,都不愿意做县令。
  陆仁炳不怕这些,等过一段时间,梁山起来了,到处攻城拔寨,再加上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起义,将会空出大量的官位。陆仁炳就可以金钱开路,打几个胜仗,升个高官还是不成问题的。
  陆仁炳觉得自己这个能力地位的任务者,最好还是躲入公门修行为好。没有改天换地的魄力,就背靠大树好乘凉。
  阳谷县没有什么特殊产出,所以没有被梁山贼寇劫掠过,但是朝廷大军过境,筹措一些粮草是难免的。
  说实在的,陆仁炳还是很喜欢苟在体制内的,无论哪个时代,作为统治者的一员都比做平头老百姓好。
  没有科举,混乱时期的三舍法更容易作弊,前提是你得是官吏的一份子。平头老百姓,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不是。
  两年时间,陆仁炳就从一个卖炊饼的三寸丁,变成了武大官人。更惊喜的是潘金莲,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成了正牌的官夫人。
  她更加重视肚子里的这个宝宝,希望能为武大郎生下一个男娃,这样自己的地位就无可取代了。
  七月,林冲还路过柴进庄子的时候,潘金莲生下了一个男孩,陆仁炳大宴宾客。因为武大郎与武松是木字辈的,他们的后代是水字辈,所以陆仁炳为自己的孩子取名为武泽。
  说起武松,这家伙到现在还不知所踪。陆仁炳差人去柴进庄上打听过发现,武松还没有去。
  武松早先与人斗殴,流落江湖学艺去了。也没有往家里送过信。等到水浒开局的时候,他在柴进庄上避难了一年半,说是在清河县打晕了一个机密,才逃难去的。
  也就是说,最近武松就会回清河县。所以陆仁炳早就派人在清河县等着他,一旦等到武松,便差人将他叫过来。省得他再流落江湖,受人白眼。
  不过这武松是个暴脾气,指不定来了阳谷县又要,打死打杀旁人。等他来了,陆仁炳给他娶上一房媳妇,然后再把他打发到琉球,去给自己守基业算了。
  果然等到十月,清河县街道上来了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四处打听之前在这里卖炊饼的武大郎。因为武大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所以众人皆道不知。武松正在担忧的时候,陆仁炳安排在这条街,等待武松的人及时出现。询问他可是武松,武二郎?
  武松点头称是,于是这人便说道自己是武县丞来等他,请他跟着自己去阳谷县,找他大哥。
  武松有点懵,什么武县丞,几年不见,他那个身材短小,只会卖炊饼的大哥,什么时候成了县丞,还做了官。
  武松艺高人胆大,也不怕来人骗他,便决定跟着他去阳谷县看看情况。
  武松跟着来人,走了半个月,才来到阳谷县,景阳冈。天色将晚,与武松同行的汉子,想住店了,因为最近景阳冈上出了一头大虫,晚上出没,很是吃了几个走夜路的人。
  县里也出了告示,要猎人限期捕杀大虫,奈何那大虫凶猛,这告示除了很久,都没有人打下那老虎。
  武松也不愿逞能,就同意先休息,明天再上路。只是被酒店的三碗不过冈的幌子激起了好奇心,要去喝这烈酒。
  等连干了十八碗后,不顾活计和同行汉子的劝说,执意要去单挑那只大虫。来接他的汉子,无奈只得远远的跟着武松。
  等走上了景阳冈,武松在一块大石头上睡着了。那汉子待要上去背回武松的时候,那吃人的大虫从暗处,扑了出来。这大汉,撒腿就跑下了景阳冈。武松惊醒,借着酒劲与这老虎周旋后来硬生生赤手空拳打死了这头大虫。
  等那汉子从山下拉来附近的几个猎户,来给武松的时候,就看到趴在老虎尸体上呼呼大睡的武松。
  世人都崇拜英雄,更何况赤手空拳打死一只老虎的英雄,众猎户将这武松敬为天人。
  众人抬着老虎与武松,前去县衙领赏,一路上吹吹打打,等到陆仁炳得到消息的时候,武松已经见过吴县令,并得了千贯赏钱和步兵都头的头衔。
  这步兵都头是低级军官,管着三五十的厢兵,不需要考举,县令就可以举荐任命。吴县令欣赏武松,又得知武松是非常恭顺的武大郎的亲弟弟,因此毫不犹豫的就给了奖赏。
  然后武松继续开始跨马游街炫耀打虎的壮举。这一天应该是武松人生的最高光的时刻。
  打虎武松的名号响彻江湖。在原著中,投靠在柴进庄上的病殃子武松,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名声,并不受重视。直到他完成了打虎壮举之后,才名震江湖,到哪里别人都高看一眼。
  这世道就是这样,混江湖的谁都想要得一个名号。名利名利,有名才有利!
  等到武松游街完毕,武松将得到的赏金分与众猎户,与帮忙的众人,大家皆大欢喜。武大郎早已经在府邸,摆好了宴席,请了阳谷县的头头脑脑,一起为武松庆功。吴知县高居主位,陆仁炳次之。
  武松感觉桌上那个游走在酒席上的矮壮男人,很陌生跟他印象中的大哥,相去甚远。等到酒席散去。
  武松才正式入内室,正式见过陆仁炳潘金莲,以及两个孩子。武松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还有人叫自己叔叔,二伯,还有襁褓里大侄子,一时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