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66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心愿9

  嗯,后院里的老太太,和皇后妃嫔,对于上帝的痴迷越发严重了。连那个傻太子,也是越发的虔诚。原因是,那封不知道辗转了多少年的求救信的回信,终于到了。
  这个时代的教宗也是自身难保,对于他在东方的子民的求救,只能给予无限的同情。屁的好处也没给。只是希望在东方的信徒可以帮助一下陆仁炳这位虔诚的信徒。
  可是据说他的信徒都跑北平,拍刚亲政没多久的康熙皇帝的马屁去了。来找陆仁炳的传教士,除了骗钱的,陆仁炳就没发现几个有真本事的。
  不过他们的到来,给陆仁炳的后宫带来了不少惊喜,嗯,他们祷告的更虔诚了。老太太甚至有了去朝圣的念想。
  对于他们陆仁炳是不打算拯救了,对于太子朱慈煊,他还是想再拯救一下。可惜谈了几次话之后,陆仁炳就放弃了。这孩子没救了,有可能是多年的颠沛流离把他给吓坏了。他竟然想跟着传教士去当牧师。
  随他们去吧,陆仁炳打算再多造几个孩子,然后亲自教养他们。好在皇后他们年纪还不算大,土地还算肥沃。陆仁炳辛苦了几年,四个女人,又各自给他添了几个孩子。
  现在除了跑丢的老大老二,夭折的三五六七八,脑子坏掉的老四,陆仁炳现在又有了十个孩子,六男四女。
  陆仁炳将他们养在身边,不让他们那些脑子有问题的母亲和哥哥,奶奶单独接触他们。免得他们被传染。
  生了这么多,估计能选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来。
  由于陆仁炳实在是太低调了,逢年过节的,北平还能收到缅王莽白收到的贺礼,连吴三桂也能收到丰厚的礼物。
  至于说犯边啥的,更是一点也没有,要不是细作确定,永历皇帝还活着。吴三桂和北平都已经忘记还有这么一个大患在了。
  康熙皇帝在亲政后,弄死了鳌拜,收拢了大权,然后就将目光盯向了三藩。只是可惜,国家太大了,事情又太多,惊天河堤决口了,明天这里地震了。过两天这里又叛乱了。过两天,俄罗斯人又扰边了等等。
  一直到永历二十八年,康熙十二年,康熙认为时机成熟,借着尚可喜请旨归老关外的机会,下令撤藩。吴三桂被迫起兵,第二年耿藩,尚藩一起起兵,吴三桂耿精忠等人的旧部,也纷纷响应川陕也一时变色。
  吴三桂投书陆仁炳,想请他出面,统领天下。陆仁炳当然知道这老小子试探。然后根本就不接受。你们自己闹就好,俺们安心种田就好,不掺和。
  吴三桂留下儿子吴应熊,坐镇云南防止陆仁炳掏后路,然后出兵湘桂,其他两藩也同时出兵,江南几乎全部落入三藩之手。
  这个时候,朱三太子又在北平发动了旗下奴仆起义,虽然事泄失败,但是仍然聚起了几千人,在北平纵火,杀人,北平的达官贵人纷纷出逃。
  于此同时各地风起云涌,康熙朝几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各地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来,永历皇帝的臣子们感觉机会已经来了。他们都跃跃欲试,准备扯旗了,这天下谁是正统,当然是俺们了。
  陆仁炳要等的也确实是这个机会,他命令舰队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出发。吴三桂初期打得不错,他准备绕道川陕直捣京师,可惜川陕那边形式变化很快,等到第二年,他在湘省进展也不顺利,战事陷入焦灼。
  这一年,郑经这个投机货也登陆了,这个憨货本来是与三藩联合的,他登陆后鼠目寸光,竟然对盟友下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现在清廷已经处于竭尽全力的状态,不过对于康熙来说最致命的打击来了,北平背面不远的察哈尔部起兵了。对于北平的一众人等来说,这才是最要命的。察哈尔部的起兵有可能导致致命的连锁反应。
  满蒙一体的根基开始动摇,倘若其他诸部群起响应,满人的后路瞬间就会被掐断。这个时候,清廷已经将能派的兵都派出去了,察哈尔部首领布尔尼入京觐见,看到连守卫城门的都是少年,知道清廷已经空虚到了极点。回去之后,就准备造反,恢复黄金家族的荣光。
  有满清外嫁的公主告密,才使得事泄。康熙明图海征发京中八旗奴仆前往征讨,并且收买土默特,喀尔喀等部围攻察哈尔,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算平定了叛乱。
  陆仁炳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埋在北平的探子,在布尔尼入京的时候,就将消息传来出来。陆仁炳马上起兵十万,从缅南港口出发,直捣平津。这些年,陆仁炳早就在沿海布置了舰队停靠点。演练了无数次突袭战略。
  十万大军也不是一次运抵,而是早就分批次运送到登莱各地的海岛基地。最后运输的是陆仁炳等中枢指挥人员。
  等到图海率军出长城之后,陆仁炳已经到了登莱。他开始唤醒,直隶京畿的各个种子。一时间冀鲁豫晋烽烟四起。
  康熙不得不再次将捉襟见肘的兵力分派出去四处镇压,年轻的皇帝已经隐隐感觉局势正在失去控制。
  陆仁炳很有耐心,等到草原上的大战正式开打,派往各地的八旗都已经开拔之后。陆仁炳才开始趁乱将在各地大军往京津调运。
  万舰齐发,防守空虚的津门,在内应的配合下,一股而下。
  陆仁炳开始分兵按计划占据山海关,等长城隘口。自己亲率大军,沿海河逆流而上。几天的功夫便兵临北平城下。
  没办法陆仁炳太猥琐了,这一路他早就埋了足够的细作,钱财能通神,陆仁炳又没让军队穿明军战服,在津门全部换上了清军战服,连辫子都弄得一模一样。这兵荒马乱的,各地守军根本就搞不清楚。
  陆仁炳进军神速也就不足为奇了,更猥琐的还在后边。因为京师兵力匮乏,清廷已经下令抽调各地精锐回坊了,这些命令也都落到了陆仁炳的手里。所以最后陆仁炳亲自带着命令接收了北平的城防。
  拉来的大炮,都没使用,就被陆仁炳搬上了北平的城头。
  按道理这个时候,陆仁炳该擒拿康熙等一干人等了吧,陆仁炳根本就无动于衷。他开始命令自己麾下的军队,兢兢业业的去支援各地的清军继续平三藩的大业。
  因为做的太专业,康熙及一种朝臣,竟然没有发现问题,甚至还下旨褒奖了陆仁炳顶替的那个位置。这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但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陆仁炳又是十几年如一日的算计人,能做到这一点也就不稀罕了。
  嗯,因为陆仁炳的军队出手,京津豫鲁的乱子很快就平定了。叛军纷纷“投降”,陆仁炳的军队越滚越大。叛军实力很强,各地的绿营八旗损失惨重,陆仁炳只好勉为其难的接管了这些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