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26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30

  孙少安家窑厂进入了正轨,也不知道是因为贺秀莲劳动强度,没有原著上大还是什么原因,她目前还没有倒下的迹象。
  过年走亲戚的时候,陆仁炳看她的脸色还算正常,没有要得癌的迹象,也就没多嘴。孙兰香考上了北方工业大学学习航天技术,孙少平毕了业之后,跟着他对象一样分配进入了报社。
  在报道抗洪抢险的时候,他跟着田晓霞一块在前线,洪峰来的时候,他救出了田晓霞和另外一个同事,自己却被洪水冲出了好几里远。
  好在他是男人,水性不错,进水里的时候,还扒上了一块门板。最后被人找到的时候,除了喝了一肚子水之外,并没有生命危险。
  结果却因祸得福,立了个功,受了表彰。被报社升了职,然后又被某位领导看中,从报社调出,做了领导的秘书,算是走上了仕途。
  八五年底的时候,他已经被领导安排到某个边远乡镇做了副镇长。田晓霞也征得家人的同意,嫁给了孙少平。
  等到八七年的时候,猫蛋也考上了大学,狗蛋上了高中,鸭蛋也上了小学。陆仁炳合计着,自己应该能出去溜达了。可惜孙兰花身体有了毛病,陆仁炳只好又在家照顾她。
  向阳红卤货已经成了全省知名品牌,陆仁炳开始将脚步迈出原西县,开始试探性的收购一些食品加工企业。
  王满贵已经退休,陆仁炳成了罐子村的抗把子,他开始正式掌控罐子村上千口人的命运。向阳红卤货年产值已经超过千万。品牌,商标已经注册。
  陆仁炳在建立了覆盖全县的大规模的生态养殖合作社,同养殖户签定协议,专门养殖本地笨鸡,鸭,鹅,大黑猪,秦川牛,驴,狗,兔。建立了专门的本土家畜育种机构。
  坚决拒绝所谓的引进国外品种的杂交改良策略,陆仁炳不否认,那种改良能够提高畜牧业的集中化管理,工业化生产。
  但是代价就是每年都要花大量的钱,从国外引进种畜,导致本土传统畜中多样性消失。等到若干年之后,还得花大价钱保护。
  从现在开始就建立基于本土畜种的产业链,才是对这些品种最好的保护。陆仁炳有个很大的野心,那就是建立起全国的本土畜禽产业链条。在这个国人都不注重的年代里,建立起全国的畜禽资源育种体系,这些在未来都是宝贵的资源。
  许多后世都已经消失的品种,现在都还可以找得到,真是美好的时代。
  不过搞着些,需要海量的金钱,仅靠现在还处在幼年期的向阳红卤货,显然不够。
  站在未来回望这个时代的时候,有很多遗憾,比如什么本土品牌消失,本土种子资源消失,本土畜种消失,归根结底一句话,就是穷闹的。有钱,你才能系统的去建立一个体系来保护这些物种,保护这些文化。
  有钱才能包装,将一个小岛上的胖子摔跤游戏,弄成所谓的文化。把一个原始的跳大神包装成所谓的岛国文化。一帮牛仔无聊的杀牛游戏成为一个国家的标致。
  没有钱来包装,在古代是国之大事的祭天,祭祖仪式,都成了搞笑的cosplay游戏。嗯,陆仁炳需要钱了,必须出去溜达。
  又在家待了一年之后,陆仁炳终于出发了,第一笔买卖当然是国库券买卖。陆仁炳早就通过向阳红的各种渠道,囤积了大批廉价的国库券,名义就是支援国家建设。他这几年的分红都转成了国库券。
  然后国家开始开放交易的时候,他就包了一节车皮,带着货直奔沪海滩,分批出货,得到的资金又迅速回流到西部。他专门建立了一只专门的队伍,奔赴中西部各省,收购国库券。全是层层代理模式,效率惊人,组织严密,保障有力。
  这些券到达东部开放交易的地区后,陆仁炳并不直接与银行交易。因为规模太大,容易出事。他又在东部建立了多级销售市场。专门将中西部地区的券,在这里卖给当地的各级票贩子。出货隐蔽,根本不虞暴露身份。
  嗯,虽然分出去了很多利益,但是安全高效,陆仁炳仍然是建立一张网,自己做蜘蛛。盘子足够大,陆仁炳仍然赚取了令这个时代的人瞠目结舌的财富,反正卤味厂挣那点钱,根本就不算个事。
  嗯,当然这些仍然是见不得光的,数目太庞大,就算他拿去交税,也会被有关部门给抓起来,投机倒把的罪名还没消失呢。
  紧接着就是沪深股市开局,陆仁炳将所有的资金都漂了白,又翻了几个个翻。然后又到琼海沾了一圈肥油,然后通过金融渠道,将资金带出了国折腾了几圈,赶上这危机那危机,终于庞大到足够陆仁炳几辈子花了,然后扭脸杀回国。
  唉,挣钱对于陆仁炳来说实在是太容易的一件事,太枯燥。
  这些事后来都是他创办了好多公司,雇了不少人帮他干的。
  他在沪深开市后,就带着钱回了原西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向阳红企业的壮大中。他有海量的资金,通过融资渠道不断的融资壮大,很快就建成了全省最大的食品加工企业,然后就是全国最大的食品工业集团,养殖企业集团,包装业巨头,金融集团,文化事业集团。
  这些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陆仁炳在原西县,建立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大赛。比如最美地方畜禽大赛,按照物种,品种不同分别设立多项大奖,邀请全国的遗传育种,专家养殖户定期评比,地方品种中的优良种畜。
  这种大赛极大的鼓舞了全国各地养殖户,对于地方品种育种保护的积极性。因为几十个物种,数千个品种,每一个品种都有奖项,评选标准由行业专家和养殖户共同确定。
  向阳红食品集团,针对所有的地方畜禽品种都有专门的收购,屠宰,加工部门,为这些不同地区,不同品种的养殖户们兜底,保证他们不亏本,有盈利,有动力。
  除了畜禽育种大赛这种专业性比较强的比赛,陆仁炳还在原西县,建立了斗鸡场,赛马场,赛驴场,赛牛场,蛐蛐赛,蝈蝈赛,花鸟赛,秧歌赛,地方戏大赛,武术大赛,山歌赛,曲艺赛,杂技赛,民俗赛,传统手艺,中医等各种大赛。
  按照种类不同,建立了数千座的场馆,这些场馆,聚集在一起,成了一座规模庞大民族文化城。
  陆仁炳投入了海量的资金,在这里养活了大量的艺术,文化,传统手艺人,陆仁炳又安排了大量的工作人员,给这些传统艺术,传统文化,传统手艺进行现代化的包装。这种包装,不是要他们抛弃传统,而是用现代包装手法,让他们都看起来逼格高起来。
  比如在最雅致的场所演出,穿最高档,正规的演出服,拍个种逼格很高的纪录片等等。武术大赛嘛,也不搞那种各种武术派别大杂烩的比拼,而是按照武术门类,单独比。
  咏春就给咏春比,八卦就跟八卦比,形意就跟形意比,凭啥外国人的拳种大赛都是跆拳道只跟跆拳道打。国内就要搞成大杂烩。
  还不是因为国内的各拳种都穷逼,搞不起专门的大赛罢了,这钱陆仁炳替他们出了。还支持各个拳种,够建立准们的传道体系,正规化逼格就高起来了。有钱,才能有人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