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88章 第十四个任务 博雷尔要长生17

  陆仁炳的有了帮手,轻松了不少,花了大概3个月的时间,将所有车厢都搬运了过来。好在他这块地方足够大。物资足够多,顺带还救回来十四个人,八男六女,不错的比例。
  他们运气不错,没有缺胳膊少腿,在这种天寒地冻的地方,竟然能活着等到救援,也挺不容易的。
  陆仁炳现在已经成了拥有二十个人的部落首领了,除了亚瑟和尤娜,其他人都对陆仁炳奉若神明。天气回不回暖,陆仁炳不知道,但是这个地方肯定不能久待,必须得向南走。
  这里在北极圈附近,即使将来气候回暖,这里也不适宜人类居住。他们在车厢里搜索到了大量的粮食蔬菜的种子,也救下了几十只牛,羊,猪,兔,狗,猫,这些都是在养殖车厢发现的。
  要不是陆仁炳发现的及时,它们可能都会被冻毙,即使不动毙,也会因为缺乏食物而死。
  陆仁炳在养殖车厢,发现了大量的饲料,又给这些动物上了保温措施。才算是救下了他们。
  在一个陆仁炳发现他这里的极昼已经过去了,开始出现黑夜。按照常识,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出现极夜,大半年的时间见不到太阳,会死人的。
  所以必须向南迁徙,三个月的时间,陆仁炳已经探明了方圆百里的地形。初步选了一条路线。到处都是冰雪,用雪橇行进最划算。
  陆仁炳和众人,利用手里的材料,弄了八个庞大的雪橇,雪橇上弄了一个保温的车厢,装运物资和休息。
  三个月的时间,众人的力量都在增加,两个人一组,拉一个几千斤的雪橇,不成问题。装上尽可能多的物资和食物,众人开始了向南的征程。
  每天大概能行进五十里左右,陆仁炳负责掌握方向,探路,指挥。剩下的人,包括尤娜和亚瑟都得拉雪橇。
  走了五天,众人出了山谷,进入了冰原。一路上有很多隐蔽的裂缝,冰窟,许多连陆仁炳都没有发现,出了好多危险。
  好在大家顺利的出了山谷,没有地图,没有指南针,也没有标志物。陆仁炳只能凭借太阳和手表确定方向。
  又艰难跋涉了二十多天,大家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树木,他们已经脱离了北极冰原,进入了森林区。
  冰雪将树木都埋的只剩树顶露在外面,这里的冰雪也不再像冰原那里的坚硬。很多时候,走着走着,人和车就会陷进雪里。
  碰到雪下埋藏的树木,更是常有的事。刚开始很少见到裸露的地表,渐渐的在一些山坡高地上开始见到完整的针叶松,不过枯死的居多。也能看到山石了。
  磕磕绊绊的走了四五个月,在极地准备的食物早就吃完了,粮食也吃的只剩下种子了。一路靠着搜集冻毙的动物,捡拾松果总算走出了茫茫林海。
  气温开始高起来,不过仍然是零下一二十度。陆仁炳估计这方位,估摸着自己大概走到了西伯利亚地区,因为他看到了一些零星的村镇,上边的文字是俄文的。
  他俄语还不错,在一个小镇修整的时候。他和众人下大力气清理了一下整个小镇,搜集物资。找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其中在小镇的公所里,找到了几张地图,感谢寒冷的天气,粮食什么的总算还勉强能够食用。
  地图也没有完全风化,陆仁炳现在必须决定现在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是继续向南,穿过蒙古高原,进入华夏。还是向西翻过乌拉尔山,进入欧罗巴。
  没有人知道。哪里能适合人类生存,也不知道哪里还有人幸存。仔细盘算了很久,陆仁炳还是决定向南走,华夏那边地形他比较熟一点。只是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顶的是一张欧美人的脸。
  直接穿越蒙古高原是不可取的,那里在大灾变之前人烟就不怎么旺。直接硬穿的话,他们连冻毙动物都不一定能挖到。还是往东走,然后翻越外兴安岭,进入华夏,那里人口稠密,村庄,城镇也多。
  随便挖一挖,指不定就能找到吃的。指不定还能碰到幸存的人类。如果说全世界哪里的人最容易在这场大灾变中幸存下来的话,那一定是华夏东北银。没办法,这就是陆仁炳的印象。
  果然刚进入华夏,陆仁炳就见到了幸存的人类。先是大群活着的驯鹿,然后就是穿着厚厚的皮衣皮帽的牧人。他们是鄂温克人,他们灾变前就常年生活在冰天雪地的丛林中,游牧为生。
  虽说现代社会已经让大多数族人,放弃了传统的游猎生活。但是总有一些人还在坚持传统。也正是这个传统,让他们幸存了下来。
  他们的状况并不好,持续的风雪,冻死了很多驯鹿,食物的缺乏,又饿死了很多鹿。好在他们找到一个巨大的山洞,在那里他们艰难的生存了下来。
  他们的生存环境很脆弱,稍有个变故,就有可能使他们面临灭顶之灾。陆仁炳问他们愿不愿意跟着他去南方。年龄大的人,都摇头拒绝了。只有四个年轻人,不愿意在这里等死,跟着陆仁炳踏上了向南的征程。
  部落里的老人并没有阻止,反而送了他们不少鹿肉。
  见到了活人,让整个队伍士气开始高涨。他们并不是仅剩的幸存者。这些装备简陋的牧人能够活下来,其他地区也肯定会有人活着。
  越往南,越温暖,人们幸存的机会就越大。虽然到处是冰天雪地,陆仁炳的信心越来越足。陆仁炳在一个华夏小镇找到了一份交通地图。这里的平均积雪超过三米,但是很多路标还是能看到的。沿着道路前进,速度就快了不少,一路上碰到不少村庄,城镇。仔细清理过后,发现这里冻毙的人很少。
  或许是在难来临的时候,人们都已经提前转移了。陆仁炳想到,华夏人的传统。遇到什么灾难,人们总是选择集体对抗,而不是像西方世界一样各自为战。或许这场灾难中,华夏人幸存的人口,要远超他的想象。
  这种念头,在他按照地图搜索到一个战备粮库,看到战备粮库已经空了。看到办公室的日志里,记录的最后日期是2015年8月,那是灾难发生后的一年。
  也就是说,灾难发生后,这个粮库还在运转,直到一年后,这里的粮食才被转运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