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39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8

  这些东西有点价值的被公家没收了,其他的也被别人哄抢了。但是那些东西放在手里又没什么用,有人买,就会卖。
  陆仁炳转悠转悠一天,以几乎废品的价格,收到了十几副上好的银针,药碾子,切药的刀,坩埚,研钵,称药的杆秤等零零碎碎的装备,算是齐全了。
  陆仁炳又上其他药房买了点常用的药,雇了辆车,把这些东西拉回了家。
  回到家的时候,陈家珍已经将老娘住过的那间西屋收拾干净,做成了简易的药房。
  陆仁炳便将东西搬进去,摆好。以后再添置一张桌子,一个放药的柜子,就算齐活了。
  陈家珍和陆仁炳两口子,在西屋里收拾,凤霞听不见,也说不出来话,但是会看人眼色,安静的站在门口看两个大人忙碌。
  有庆性子活泼,捣了半天乱子,眼看着爸爸妈妈要发火,凤霞一把把他拉过来,按住他,不让他再捣乱。
  活虽然不多,但是也到大约七八点钟的时候才弄完,两个孩子肚子都咕咕叫了。吃完饭,一家人都没什么力气想别的,几天呼呼睡了。
  第二天一早,陈家珍照例起床做饭,然后下地干活,陆仁炳在家里开始给凤霞治疗。
  借助银针,陆仁炳缓慢的将一丝魂力输入到凤霞受损的神经部位,小心得进行修复。
  过程比较痛苦,凤霞几乎承受不住,她的身体太弱了。陆仁炳只能一边用不多的魂力帮她调理身体,一边小心的修复她受损的神经系统,进展很缓慢。
  有庆看着凤霞头上扎满了针,又痛苦的流眼泪,以为爸爸在折磨姐姐,对陆仁炳怒目而视,然后眼睛里的泪花花的流,哀求爸爸不要扎姐姐了。
  陆仁炳看着有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反倒很开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凤霞的身体在逐渐好转,她的耳朵似乎能听到一些很大的声音了。不过她自己说不出话,别人也不能确定。
  秋收很快来了,陆仁炳并不是一个会干农活的人,徐福贵不是陈家珍就更不行了。还好陆仁炳有把子力气,总算把粮食收进了仓。
  好在老天爷,还算给力,没有在收获的季节给来场连绵的秋雨。农忙时节,给凤霞的治疗就只能放在夜里进行了。
  虽然白天很累,陆仁炳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前线还有战事,所以今年的公粮催的也比较紧。还好分了地的农民都比较积极,再加上公粮确实比佃租以及交给果民党苛捐杂税,低的多,所以大家都踊跃得交了粮。
  这个时候,陈家珍告诉陆仁炳一个消息,说龙二今天被抓了。
  原来这家伙不甘心自己的地被分了,就找了一伙人,偷偷威胁分了他家地的那些人家,再交完公粮后,再接着给他家交租。
  结果还没轮到来徐福贵家,就被人举报了。村长直接去县里请来了公安,从家里抓走了龙二。
  龙二认为,这次还是像以前一样警告他一下,所以走的时候对围观的人还放了狠话。
  陆仁炳算了算日子,快到了建国的日子了,各地肯定要抓一下反动分子,估计龙二是回不来了。
  他自己能动用的魂力已经若有若无了,好在对凤霞受损的听觉神经中枢和发声神经中枢的修复已经基本完成了。
  凤霞现在已经可以模模糊糊地听到和发出声音了。类似于新生的婴儿,不过新生的神经细胞还很脆弱,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再发育,所以凤霞的听力也在慢慢恢复中,凤霞也只能像婴儿一样,发出简单的咿咿呀呀的声音。
  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够凤霞和陈家珍欣喜了。
  秋收过后,天就渐渐转凉了,田里的工作少了。乡村里的生活恢复了往常的,无聊悠闲。
  陆仁炳开药铺的事情,没有瞒着人,也没有大肆宣传。大部分人对于败家子徐福贵开药铺的事情,当笑话看,没有人当真。
  陆仁炳也不在意,他正好安心给凤霞治病。
  建国日一过,天地规则基本完备,陆仁炳终于一点魂力也用不上了,他在这个世界终于彻底成了一个普通人。
  凤霞等到农历新年到来的时候,终于能够完整地喊出爹,娘和有庆三个词了。她的听力也恢复到能听到三米外的炮仗炸响的程度。
  虽然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已经足够一家人过个好节了。
  陆仁炳一家,春节过的不错,龙二一家的天塌了。
  鉴于龙二的不知悔改,新成立的官府,判了他一个反革命,在年前拉到邻村的一个空地上给毙了。
  十里八乡的人都去看了,陆仁炳一家没去看,虽然他们一家算是龙二迫害的苦主,理应去一睹为快才对。不过陆仁炳没兴趣,陈家珍却是不停的念叨着,龙二是替他家男人吃枪子的,她也不去看。
  对于陈家珍的这种说法,陆仁炳完全嗤之以鼻,什么叫替他去死。
  倚着徐福贵败家子的样子,即使龙二没有骗了他家的地,马二,牛二,迟早也得骗走,只是或早或晚的事,这枪子根本轮不着他徐福贵。
  他龙二拿走了徐家的地,从一个混混摇身一变变成了地主老爷,享了几年的福,已经很划算了好不。
  所以徐福贵一家,根本用不着不安。再说了地主那么多,为啥别人没事,偏偏他龙二被毙了,还不是因为他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坏种,枪毙他也是罪有应得。
  陈家珍听了陆仁炳的话,心里轻松了不少。她觉得她男人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放下心理包袱,高高兴兴地,去忙她的事情了。
  陆仁炳,背着凤霞,抱着有庆,蹲在大门口,用小刀削一块木头。他打算给凤霞姐弟俩削几个陀螺玩。
  看热闹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有那些个无聊的闲汉,特意跑过来向陆仁炳讲解龙二被枪毙的情形。
  “福贵,你是没见着,五枪,好家伙!”那个闲汉伸出五个带着黑泥的手,在陆仁炳面前晃悠,“开了五枪,龙二才被打死,这家伙临死还赚了人家几颗子弹!”
  陆仁炳点头附和道,“是,是,是,这个王八蛋,到死都不忘占公家便宜。毙了他算是对了。”
  “福贵,龙二临死前,可是寻摸了你半天,他还喊道是替你死的,你说好玩不?”
  “放他祖宗十八代的狗臭屁,老子是他的苦主,没去公家告他一状,都是好的,这个王八蛋临死还想咬老子一口,呸!老子是贫农,户口册子上写的明明白白的,还想沾老子,也不看他有没有那个能耐。”
  闲汉们没有看到陆仁炳的笑话,便三三两两的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