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65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心愿8

  双方力量悬殊,最终吴三桂还是率军打到了阿瓦城下。这时已经是永历二十年的,康熙五年的四月了,按阳历算都快进入六月份了。
  天气越发潮湿炎热,吴三桂军中的伤病越来越多。发动了几次攻城战之后,吴三桂便命人围住了阿瓦城,不再攻城,想迫使城内生变,主动投降。可惜的是,无人炳早就带着大队人马跳出了包围圈。
  城内守城的是意志最坚定的张煌言,守城的部队也全是意志最坚定的一万残明部队组成的。张煌言在城中找人假扮皇帝,吸引吴三桂的军队。陆仁炳带着其余人马率先撤出阿瓦城,隐蔽待机。
  等吴三桂的军队开始围城后,陆仁炳开始集中力量从背后偷袭吴三桂的军队。
  起初吴三桂以为,是小股的敌人,并不在意。但是随着偷袭造成的伤亡越来越大。吴三桂察觉到情况越来越不妙。
  他派出去搜集粮草的军队,开始有去无回。后方的粮道上的形式也越发恶劣。军心士气严重低落。
  最让吴三桂郁闷的是,对面的永历根本就不跟他正面对抗。仗着地形熟悉,跑得贼快。他甚至都闹不清楚永历在哪里。
  局势僵持了两个月,吴三桂军中的满人将领终于无法忍受,缅地的湿热,提出撤军。吴三桂最终向北平请旨,说明情况。缓缓撤出了缅邦。
  最后为了泄愤,烧毁了所有占领的城池,杀了不少当地的百姓。陆仁炳带着麾下的大军,一路尾随,将吴三桂的军队,礼送出境。
  想要如同小说里一样,乘胜追杀什么的,基本不存在。对方的将领没有一个菜鸟,己方的将领勇气可嘉,但是实力根本不允许。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虽然己方损失很大,但主要是财物上的,人员伤亡倒是不大。杀伤了多少清军呢,估计有不少。
  反正报上来的斩首有五千多,但是陆仁炳不用看都知道这里边有多少水分。额,缩水个八成应该有点过分,有个一千多应该就差不多。
  不是陆仁炳小瞧自己手下的这帮人,实情就应该是这样。按照这年头下面人行事的德性,如果真的斩了五千多的人头,报到陆仁炳这里的应该就是五万。嗯,吴三桂的大军应该损失减半才对。
  不过陆仁炳也不在意,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锻炼队伍,凝聚人心。虽然仗打得稀烂,不成个样子,一点也不壮怀激烈。甚至还损失惨重。
  但毕竟是在皇帝陛下的亲自指挥下,“击退”了来犯之敌,保住了疆土。这已经是永历朝有数的大胜利了。
  这一仗下来,至少能换来个三五年的和平发展时间。吴三桂上一次入缅就花了三百万两白银的军费,这次又是三百万两。北平城里也没有银山,到处都要花钱。三五年内不会再给吴三桂打水漂玩了。
  本来就担心吴三贵势大难治呢,再接二连三的追加款子。这不是在养虎为患么?
  永历皇帝就是秋后的蚂蚱,崩大不了几天了。在北平的眼里,吴三桂的危险程度远在永历之上。
  可以说这一仗之后,陆仁炳短时间内,根本不用再担心吴三桂再发兵来攻了。康熙眼看就要亲政。弄死鳌拜之后,就要开始削藩了。吴三桂扯旗造反了,哪还顾得上来剿他。到时候,指不定吴三桂还要拉出永历皇帝当噱头,号令天下群雄呢。
  这个位面,他有没有勒死永历,担下弑君的名声。指不定还真能让他搞出点事情来。
  被利用陆仁炳倒是不担心,到时候陆仁炳还想着借助三藩的力量,搅动风云,一举翻盘呢。
  吴三桂那边退回云贵后,清点兵马颇有一些损失。但是绝不至于伤筋动骨。被打死的绝对没有患病死的多。也就此下定决心,如果永历在缅地不作死,他绝对不再主动出兵。累倒不累就是恶心。
  随同的满将也是这种感觉,谁特么放着四季如春的春城不带着,愿意去老林子里喂蚊子。指不定熬两年,作死的残明桂王就被蚊子咬死了呢。
  两人上了折子,只说大军过处,敌人望风而逃,伪明桂王逃窜不知所踪。然气候对大军不利,士卒多为瘴疠所困。故撤军,毁缅地大小城池三十余座。
  北平的鳌拜跟苏克萨哈一党已经斗到,刺刀见红。他们也都是知兵的,知道夏季南侵对于大军确实不利。下旨褒奖了大军一通后,军事行动算是彻底告一段落。
  对于这个时候的北平诸位高官来说,陆仁炳真的就是个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多久了。等这边安定下来,随手都可以将之抹除。
  陆仁炳这边通过成功“击退”清军入侵,使得永历皇帝威望大增。虽然损失有点惨,但那都是缅人的东西,俺们一点也不心疼。城池毁了接着修就完了。存人失地,人地结存果然是永恒的真理。
  陆仁炳这边也是根据东厂和锦衣卫的汇报,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赏罚奖惩。然后就是继续种田。
  他现在已经初步建立起了一只成规模的海军,从江浙闽粤出逃的渔民被早有准备的陆仁炳源源不断的接到缅邦。安南现在是莫朝与后黎打的火热,莫朝由吴三桂支持,堵住了陆仁炳向东的通道。陆仁炳也不想这个时候惹事。只能让那些逃难的渔民通过陆路或者,绕道南部入缅。
  陆仁炳在缅帮全境发动土改,彻底动摇所谓掸族孟族的界限。然后凭借自己的大军,又花了三年时间彻底统一了缅邦,通过屠龙技清除了缅地各部落的上层人物,杜绝了他们沉渣泛起。等到。
  这一段时间,陆仁炳在缅地,建立了初步的军工体系,通过与荷兰人和英国人的贸易,陆仁炳获得了大量的新式火枪,火炮,新式帆船,也招揽了不少工匠。
  嗯,买不来的就抢,对于背面,陆仁炳是沉默的。但是在南洋,陆仁炳就越来越嚣张。谁让这帮人,离老家远呢,俺们就是会欺软怕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