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0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7

  见识了鬼城,满足了好奇心的陆仁炳,加快了行程,虽然在路上又碰到过鬼市,狐丘之类的。
  但却没有再耽搁时间,坐着马车,一路风尘,又行了几个月的时间,赶到了京城。
  之所以用这么长的时间,还是因为他并非一直沿着官道直走,而是听到哪里有好玩的,好吃的,就到哪里。
  看了不少名胜古迹,还绕道去登了泰山,想去拜会东岳大帝,可惜有可能他的咖位太低,东岳大帝根本就没有搭理他。
  看看风景倒也不错!
  到了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年关。去了会馆,取出汇票,兑出了自己的银子,被人抽了两成的水,陆仁炳到也能接受。
  他的空间里还装着胡家送的千两黄金呢。
  他来的不算早,不过好在会馆里房间充裕,他又不缺钱,也整了一个比较好的单间。
  不用像条件不太好的举子,去借助寺庙什么的。自然也没有遇见什么红袖添香的艳遇。颜如玉仍然躲在汉书里,不肯现身。也不知道是怕追杀,还是怕跟陆仁炳相处。
  陆仁炳吃过见过的多了,对于男女之事看的淡的很。
  结婚了男性都有的那种,想恢复单身的隐秘心态,就是陆仁炳现在的真实写照。
  过年后,各省的举子陆续到齐,各种文会不断,会馆里也有在京的前辈官员,前来指点联络的。
  陆仁炳也没有装清高什么的,有啥文会,他都是有请必到。他自己也不吝金银,跟着拜会了不少同乡大佬。自己也出钱举行了一次文会。
  这也让他在本科士子中,积累了不少名声。这届科举注定要留名清史,不仅是因为录取人数达到300多人,更是因为这一科,出得那些名留青史的人物。
  不说别的,李春芳,张居正,杨继盛,王士贞等这些人基本上撑起了嘉靖后期和隆万时期的大明朝堂。
  同这些未来的大佬们成为同年,那好处是毋庸置疑的,多跑跑关系没有坏处。虽然在这个时代,他并没有叱咤朝堂的想法,但是也没有打算做平头百姓。
  不过貌似这时的朝堂并不清净,嘉靖皇帝一心练丹修道,朝堂里严嵩父子权势滔天。朝堂外俺答汗连年扣边,过两年甚至兵临帝都城下,东南沿海倭寇猖獗,反正实在不是啥好年景。
  想在朝堂立足风险还是很大的,不是谁都像张居正那样有徐阶大佬一心维护的。在这个朝堂立足,不拍严家父子的马屁是不行的。
  连东南总督平倭的胡宗宪,都得拜在严家门下,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如果陆,仁炳能穿在那个名字只比他少一个字的锦衣卫指挥使陆炳身上到好了。
  不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人家陆炳显然拿的是主角模版,皇帝的乳兄弟,两榜进士出身,锦衣卫指挥使,救过皇帝,犯了死罪,皇帝都不追究,连严家父子都要礼让三分的角色,显然不是他这个路人丙,能妄想的。
  不过好在,这不是历史文,而是聊斋世界,金戈铁马,叱咤官场什么的,也不是陆仁炳的任务。他要的只是个进士出身,然后花点钱,外放州县,做个太平官就好。
  说话间,嘉靖二十六年丁未科会试,就在二月开考了。陆仁炳没有仆役,所有考试应当准备的东西,他都是花钱委托会馆的管事准备的。
  一个考篮,准备了饼子,笔墨砚台,初八进场,初九开考,三天一场,连考三场。对于科举,陆仁炳历经几世,其中贾雨村就是个科举高手,当然不惧。
  也不用作弊,他对于能中举还是很有信心的。事实也证明,他的自信是有底气的。会试放榜,他位列四十六。
  殿试上陆仁炳,偷眼瞧了瞧嘉靖皇帝,嗯,跟陈宝国一点也不像。
  三月放榜,李春芳还是被点为状元,榜眼,探花也都与历史上没啥变化。其他的只是多了一个二甲进士郎玉柱而已。
  二甲进士九十一名,赐进士出身,陆仁炳排名三十八。
  中了进士之后,便是随大流的赴琼林宴,跨马游街。虽然是老油条了,但是中进士,跨马游街还是让陆仁炳觉得很高兴。
  街两旁的大姑娘小媳妇,扔个花,手绢什么的,也很开心。
  接下来就是拜见座师,房师,然后是同科进士互相宴请,修同科录。然后就是馆选,陆仁炳顺利通过馆选,和张居正等人一起进入翰林院做了庶吉士。其他进士则去各部做了观政进士。
  嗯,这些内容放在历史文里要写他个百八十章的。这一届的翰林院掌院学士,是大佬徐阶,所以张居正才能有机会被大佬看中,成为门下学生。
  陆仁炳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政见主张,对于各方的拉拢也装作懵懂无知,进了翰林院又很快扎进了书堆里,做了个书虫。
  所以各方势力,便看淡了他的前程,也不再关注他。
  陆仁炳搜刮一下口袋里剩余的银两,大概有金八百两,银四百余两。花二百二十两银子,买了座地段不错的两进的宅子,总共二十几间房,还带了两间门面房。
  比起其他朝代,这明代的房价可真不算贵。又托人牙子,买了两家仆人,帮他将宅子收拾出来,然后宴请了几个相熟的同年,就算是在京城安了家。
  等一切安顿好,陆仁炳便请假三个月,回家祭祖,这也是应有之意。
  这次回乡他可没有再自己驾车,而是到通州搭客船,半个月直奔老家。
  一路舟车劳顿,赶回家时。陆仁炳中式的消息早已传至乡里,老族长已经帮忙给他家换了门楣,牌坊也立了,就等着陆仁炳回来祭祖了。
  回了乡,祭了祖,接下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拜会业师,县官,府台,学政。再就是接受乡里士绅的拜会宴请。
  一套流程下来,忙了大半月才算清净下来。
  接下来,就是亲戚朋友介绍人家女儿联姻的戏码了。面对络绎不绝的亲朋好友,陆仁炳都言辞恳切地拒绝。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自己在京城已经有了婚约,只等上京便完婚。众人都以为,他是被京城的哪个达官贵人给看上了,这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