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4章 第七个任务 包工头的执着3

  回到家里的时候,陆仁炳的家里已经有街坊邻里在帮忙了,陆人兵的小舅子张晓房受到陆仁炳的委托,在家里张罗事情。陆人兵五服以内的族人都已经派了代表过来帮忙。
  陆仁炳这个当家人回来,之后族里管事的一个堂伯,就过来同陆人兵商量事情怎么办。陆人兵当然把所有事情全权委托给堂伯,该采买什么东西,该怎么向亲戚报丧的事情,女宾该由谁负责,厨房怎么安排,该请什么地方的灵棚,戏班子什么的,也都委托给他老人家。
  以前族里的这些事情,本来也是这个堂伯负责的,来同陆人兵商议,也只是为了得到陆人兵这个当家人的授权。陆人兵二话没说,先从车里拿了刚取的五万块钱给堂伯,让他需要什么放手去弄,钱不够了,再管他要。堂伯也不客气接过钱,让陆人兵撑住,别垮了,这个家还是要靠他的。
  陆人兵点头了,陆仁炳到放在堂屋的陆人兵老娘的尸身旁边,大哭一通之后,才被守在旁边的婶子大娘,给拉起来。然后给他扯了孝衫,孝帽,围了腰带。
  陆仁炳是长子,必需重孝。陆人兵的老婆孩子的尸体,被警方停在了医院的太平间,案件没有结束前,还不能取回来安葬。陆人兵的老爹还在医院抢救,所以陆人兵并不能现在就陪灵。
  所以他委托了堂伯,安排家里的事后。便脱了孝衫,摘了孝帽开车先去医院,看陆人兵的老爹。
  医院里,陆人兵的老爹还在重症病房,不过情况相当不乐观,主治医生让陆人兵准备后事吧,估计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陆仁炳能说什么,只能拜托医生尽力医治,他也是身怀医术的人,他看过了陆老爹的情况了,真的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他又不是神仙,根本不能挽救了,只能请医院的护工费心照顾一下老爹。
  他还要去太平间看老婆孩子,还要去找警察了解情况。医院的人也都知道了,陆人兵家的情况,虽然见惯了生死,但是想陆人兵家的这种情况还是抱以了足够的同情。
  太平间里,陆人兵见过了这具身体的,老婆和儿子两人的身体还算完整,做尸检的法医对两人的身体还是做了足够的尊重。唉,看着两具冰凉的身体,陆仁炳的情绪还是有了很大的波动。
  他得到了陆人兵所有的记忆,对于这些家人的感情也是有的。说句实在的,陆仁炳设身处地想,假若是没有经历过几个世界的自己,真的一下子附体这个陆人兵,在这么多事情的压力之下,原来的自己真的能承受住吗?
  自己大概率是承受不住的,事业破产,突然父母离世,妻死子亡,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收拾一下情绪,陆仁炳离开医院,又赶紧赶到交警队,询问自家案子的处理情况。
  交警队的人,认真的向陆人兵解释了事件的调查情况。据交警队现场勘查发现,事故责任肯定是肇事逃逸车辆的。陆人兵的老婆孩子,在事发事没有过错。根据现场留下的肇事车辆的轮胎印记判断,车辆是小型车,并且车子在撞人后,根本没有减速!
  怀疑肇事司机是酒后驾驶,但是国道两端的摄像头在,事发时段前后拍下的小型车辆有上百辆,再加上十几个没有摄像头的路口的车辆,基本上无法断定是哪两车作案。
  至于陆人兵女儿的下落,交警表示他们也不清楚,建议陆人兵向公安局报案。一个小县城的交警队,对于这种案件的处理,也就只能到这种情况了。陆人兵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向这个负责接待的交警表达谢意。
  交警拒绝了陆仁炳想要拷走监控录像的请求,陆仁炳也没有强求。这些事情,那个咸鱼系统是可以做到的。
  陆人兵向派出所报了自己女儿的失踪案,然后又开车赶到了自己老婆孩子出事的第一现场。现场的马路上还有两滩,发黑的血迹。还有公安在现场侦查的遗迹。
  陆仁炳在现场做了仔细的模拟,推算,并且启动了主程序,让他收集现场的痕迹信息。
  这段路,来往的车辆很多,肇事车辆的痕迹已经很模糊了,如果陆仁炳再晚来几天,这里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陆仁炳没有侦探技能,他并没有在现场看出什么东西,倒是瓜怂系统给出了点东西。有陆仁炳的魂力支持,他已经将交警系统里当天的所有车辆监控信息,已经拷贝出来了。
  根据现场肇事车辆留下的车胎痕迹,大致算出了那辆车的车型。更是在陆两旁的排水沟内,找到了陆人兵女儿小雅留下的一颗纽扣和几绺头发。可以判断出来,当时陆人兵的女儿肯定是被撞飞到了排水沟里。排水沟里没有水,陆小雅摔倒的地方,痕迹还是明显的。仔细检查过后,能够在陆小雅摔倒的地方,看到几个模糊的大人脚印。
  根据系统的判断,这应该是一个妇女的脚印,穿的是一双杂牌旅游鞋,身高也就在一米五几。从脚印判断,这个人从沟里抱起了昏迷中的陆小雅,返回国道上直接带走了她。
  至于去了哪里,怎么走的,并不清楚。
  陆仁炳有些头疼,现在有了陆小雅的头发,陆仁炳让系统将这缕头发所携带的陆小雅的信息,录入系统,然后开启了扫描系统。系统的扫描的直径是三十公里,这样如果三十公里的范围内,有陆小雅的身影,系统就会报告。
  这样的大面积扫描是很消耗魂力的,以陆仁炳的积累也是很吃力的。并不能持久,陆仁炳感觉自己这一次任务亏大了。什么也没干呢,净花钱了。前面刚说过,尽量不使用系统的,这就频频打脸了。
  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人贩子是本地人的话,陆小雅现在还有可能在附近,抓紧扫描一下还有可能找到她。所以陆人兵,就开着车,将周围的村镇扫描了一个遍,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天已经黑了,陆仁炳的车也没油了,家里管事的堂伯,也好几个电话的催促他回去,有很多事等他处理的。
  陆仁炳只好无奈的,开车回家去处理事情。顺便给了系统一个任务,搜索事发当天周围几个地市所有的摄像头的监控信息,还有当天的客车,火车的乘客信息。不过这个年代,还不是后世那个摄像头遍地,实名制购票的时代。
  收集这些信息也只是聊以安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