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3章 第七个任务 包工头的执着2

  想了半天,陆仁炳也没有理出个头绪,询问系统有没有什么线索。系统只给出了陆人兵的女儿是活着的,十几年后会在沪市出现,其他的事情系统就不知道了。毕竟这个系统没有连接任何官方任务系统,只是个野生系统而已,基本没有什么剧情提供。
  陆仁炳也只能叹气,虽然本来也没指望依赖这个破系统,但是想到这系统虽然看起来牛叉,本质上还是个瓜怂仍然是有点心累。
  这个世界是个现代世界的平行位面,世界规则严谨,不存在什么特异功能,内力什么的也不存在。所以陆仁炳只能是将这个身体的身体素质调整到最佳而已。并没有能作弊出内力什么的。
  现在的时间,大致相当于前世的2008年,世界大事也没什么区别。系统已经通过网络查询到这个世界是不存在陆仁炳一家的。这让陆仁炳有点失落。虽然知道自己回到原世界的希望很小了,但是每次回到一个相似的现代位面,他还是希望能看到自己的父母亲人的。
  收拾好心情,陆仁炳开始计划以后的事情。家是必须回的,现在虽然是半夜,前身得到消息后,情绪崩溃,根本就没有联系自己的弟弟妹妹,现在他们应该还没有得到消息。
  陆仁炳拿出手机,赶紧打电话给弟弟妹妹。迷迷糊糊的陆人丁,路人芳被陆仁炳的电话叫醒,然后就知道了家中的巨变,一个个都呆了,路人丁还好,路人芳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了。
  陆仁炳等他们情绪稳定之后,就让他们赶紧买票回家。路人丁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两岁的儿子,路人芳刚上班,正谈着一个对象,还没有结婚。两个人一南一北,距离老家都很遥远。反正家里的事情是指望不上他们的。
  也就是之前爹娘还在,他们还会回趟老家,若是这次双亲都没了,估计以后他们基本上就算是家乡的失踪人口了。别指望他们能管上什么事情。
  至于说这次,陆人兵欠的巨额债务,也别指望他们两个人能帮上忙。不是他们没良心,而是他们真的没那个能力。即使是已经挂掉的陆人兵,也没指望他的两个弟弟妹妹。
  农村里仍然保存着,长兄如父的传统。陆人兵的爹娘无力供养他们兄妹三人。有能力的长子陆人兵,便成了家里的户主,孝敬父母,抚养弟妹。村里的一应活动也都是由陆人兵出面的。
  以前陆人兵被称为是陆老甲家的大小子,而现在陆老甲则被称为陆人兵他爹。陆人兵的弟弟妹妹,虽然都上了大学,在城里找了工作,回到村里,也没人记得清他们的名字,自我介绍的时候,都不说自己的名字。说自己是陆人兵的弟弟,才有人记得他们是谁。
  所以,陆人兵出钱给他们买房在村里是天经地义的事。陆仁兵自己家有了饥荒,弟弟妹妹有能力的就帮忙,没能力的只要有那个心意,别太没良心,就没人计较。父母一般也不会计较儿女的孝与不孝。
  过去农村里多的是,身为长子的老大辛辛苦苦做工,给自己的弟弟娶妻生子,最后把自己给耽误的事情。最后由弟弟一家给哥哥养老的事情。虽然大多数这样的老大,晚年都比较凄凉也就是了。
  陆仁炳对于原身的这种强烈的长兄为父情结,或者说是爱面子情结是能理解的。他也没打算依靠他的弟弟妹妹来解决即将面临的经济危机。
  在以前的世界,陆仁炳没有系统帮忙,需要自己一点一点打拼,现在有了自己花大钱带进来的金手指,现在不用更待何时。现在无疑最方便的,就是兑换点名贵中药卖了最省事。什么百年老人参什么的,其实根本不好出手。现在的人参市场已经被大量的种植参给搅和乱了。你即使拿着一枚百年人参,也不太好卖个好价钱。
  原因很简单,你不是行内人,没人信任你,好参也需要识货的人肯出价才行。那种小说里,自己拿出个老山参,就能碰到个识货的有钱人的段子,也就是歪歪一下就行了。在现在这个社会基本不会发生。更大的可能是,你抱着参盒子,被内行人坑一把。
  所以陆仁炳就没有取巧,而是兑换了品相比较好,需求量比较大天然牛黄。这牛黄也没有兑换那种收藏级的,陆仁炳急着要钱,并不想在医药行业混,弄点不错的天然牛黄去药材市场换点钱就好。
  虽然携带这些药品清单穿越位面消耗巨大,但是兑换的时候,却相对便宜。当然这种兑换价格相对于药品价值来说,也根本不划算。这更坚定了,陆仁炳过了这个世界就将这些兑换物品全部下架的打算。
  兑换好牛黄,陆仁炳又兑换了点补充精力的药剂,解了安眠药的毒性,又吃了点东西,匆匆收拾了一下。带着东西,就下楼取了自己的车,开车往祁州药材市场赶。
  卖药材还是要去专业的市场去,并不是说那里坑人的少,而是识货的更多,容易出手。津门到达祁州,开车将近三个小时。
  陆仁炳到达祁州的时候天刚刚发亮,不过药材交易大厅已经是熙熙攘攘了。陆仁炳没有来过这个市场,也从来没有做过药材生意。
  虽然很着急出手药材,但是该做的必要工作还是要做。现在祁州的药市还没有经历过后世那种各种不着调的管控,交易还是很自由的,市场也很繁荣。散户摆摊的药商的药商也有很多。
  陆仁炳先是在市场里转悠了一大圈,基本掌握了牛黄的收购价格情况,又跟随几个采购的客商,观察了市场上那些商户的信誉情况。本来陆仁炳,应该直接找个外地来的采购商来做交易的。但是他没有经营许可证,也不能开具发票,外地有实力的采购商,一般都不愿意与他这种商户做交易怕上当。而愿意同他这种散户做交易的,一般又没有实力。所以陆仁炳还是愿意直接把东西卖给市场里的收购商。
  观察了好久之后,陆仁炳选定了一家信誉良好的商铺,谈妥了交易将自己携带的天然牛黄交易了出去。天然牛黄非常紧俏,陆仁炳一出手就是几十公斤,品质上佳的天然牛黄,还是让商铺的人有些惊讶。
  想要询问,陆仁炳牛黄的来源,还想要长久合作。陆仁炳当然拒绝了,告诉对方自己不是做药材生意的,这点药材也是别人拿来抵债的,来源自己更不清楚了,对方也就作罢了。
  因为药材没有问题,对方也不再多事。公对私的大额转账很麻烦,所以对方的负责人是通过私人账户转给陆仁炳的钱。至于对方为什么能这么操作,陆仁炳也没有问,反正他只要拿到钱就行,对方怎么操作他就不管了。至于说纳税什么的,陆仁炳也不太担心。
  这个市场交易量这么大,他那点东西就是个小小浪花,没人会追究。不过陆仁炳还是让对方给自己出具了一个收购证明,省得以后麻烦,说明药材增值税对方已经帮忙代缴了。这都是之前讨论好的,自己的钱就是合法收入。
  对方知道陆仁炳不是药商,对于陆仁炳这点要求也没有什么嘲笑的意思,反而觉得是他为人谨慎。
  处理完了一切,已经快中午了。陆仁炳就在市场里找了个饭馆吃了饭。就接着开车往家里赶。又是五个小时,陆仁炳终于赶到了这个世界的自己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