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个任务 水浒武大郎6

  陆仁炳自己的拳脚功夫也颇为可观了。能打两三个寻常壮汉不成问题。因为炊饼店已经步入正轨,陆仁炳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利用。他已经初步,摸清了西门庆的一些出行规律。
  他准备提前将西门庆这厮解决了,免得以后碍事,亲自动手,不给别人留下首尾。
  眼见政和三年的春节将至,西门大官人的迎来送往更为密集。通常西门庆出门都带着几个小厮打手。但是去隔壁花子虚家时,就基本不带。
  最近西门庆,勾搭上了花子虚的内子李瓶儿,正在恋奸情浓的时候。恨不得日日厮混。所以每天夜里,西门庆都要去寻花子虚喝酒,灌醉花子虚之后,去后院找李瓶儿胡天黑地。后半夜才歪歪扭扭的返回自己家,这给了陆仁炳机会。他经过几次侦查踩点,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现在正是三九天气,虽然没有还没有下雪,但是已经滴水成冰。夜半深更,西门庆挑着一盏纸灯笼,摇摇晃晃出了花子虚家的后门。这后门开在一个黑暗的小巷子,走个二十几步便是西门庆家的后门,所以花家的家丁,待西门庆出了后门,便急匆匆的关了后门去睡觉了。
  西门庆哼着小曲,走了两步,突然身子向前扑倒,扑通一声倒地,西门庆痛哼出声。纸灯笼点燃,飞起来几点黑灰,很快熄灭,巷子里恢复漆黑一片。西门庆,双手支起身体,想爬起来,但是脚底打滑,又栽倒在地。
  西门庆本是有些拳脚功夫的,奈何,他喝了很多酒,又经过了激烈运动,体力几乎没有了。
  脚底又踩在了冰上,打滑之下,如何能站的起来。这冰当然是陆仁炳泼的水,结冰而成的。这种小巷子,本就有些积水,和残雪,阳光晒不到的时候,也总是有些冰面。陆仁炳只是又经常给这些冰加点水,让他们面积更大,更滑溜。
  西门庆,还待抬头喊人来帮忙的时候,一只大手扳住了头,并按住了他的下巴,让他没办法喊出声。紧接着被一块有着浓重酒味的毛巾捂住了口鼻。
  这酒味特别重,西门庆被呛的,鼻涕眼泪都出来了。四肢拼命挣扎,但很快就停止了。高浓度的就精的吸入,很快就让本来就已经喝了不少酒的西门庆,醉死过去。
  然后毛巾松开,瘫软的西门庆,呕吐出了大量脏东西。陆仁炳抓紧时间用几张湿纸,结束了西门庆的呼吸。然后把他的脑袋按入他的呕吐物中。确认西门庆确实完蛋后,清扫痕迹就离开了巷子。
  午夜时分,确认没有其他人看见他。才拐了几个巷子,回到家。
  翻墙,回屋,收拾利索,钻进了被窝,睡梦中的潘金莲嘟囔着说道,“大郎上个厕所为什么这么久。“
  第二天一早,陆仁炳一早起来锻炼的时候,发现外面百茫茫一片,原来后半夜下雪了。陆仁炳暗喜,这场大雪,必将掩盖本来就不多的线索。以现在的技术手段,西门庆就只能被定性为,酒醉后冻死街头了。
  但是陆仁炳是不会主动打听的,毕竟明面上,他武大郎跟西门大官人并不认识,也没有什么瓜葛。
  但是西门大官人毕竟是这个,小县城为数不多的名人。所以西门大官人,雪夜冻死在一个小巷子的事情,还是传的街知巷闻。
  大官人的尸体是,被大早起收夜香的人发现的。很快便惊动了,花家和西门家的下人们。众人看着扑倒在雪中,已经冻硬的西门庆,都不敢处置。
  吴月娘,花子虚,李瓶儿都被惊动,出来看情况。
  吴月娘,虽然悲痛,但还算冷静,虽然想赶紧收敛西门庆,但生怕相公是被人所害。还是命家人,驱散了看热闹的人群。派人报官。并且派人去通知自己的老爹拍兵来维持西门家的秩序。
  花子虚,脑子还不清醒,只干嚎了几声,就歪在一把椅子上睡着了。
  等县官,连同仵作,衙役到来的时候。吴月娘的娘家已经派人控制了西门府,很是惩治了几个借乱浑水摸鱼的人。
  仵作验过西门庆的尸身,确定是因为西门庆因路滑跌倒,呕吐后睡着被冻死了。
  没有除了跌倒时的擦伤之外,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只是酒味浓郁,很明显喝了很多酒。
  吴月娘送过了官场的人,收敛了西门庆,派人打了花子虚一顿。花子虚也觉得西门庆的死,与自己让他喝了很多酒有关系,便忍了没说什么。只剩心虚的李瓶儿,躲在房里不出来。
  西门庆有一女,女儿刚嫁到东京。吴月娘便操持着办理了西门庆的丧事。西门庆留下的那些产业,吴月娘却无力维持。
  西门庆的九个狐朋狗友,还是有些义气,帮着吴月娘处理了西门庆的后事之后,又帮忙处理西门庆的产业。上下其手,捞了不少好处,只是西门庆的生药铺却无人打理。
  因为懂行的知道那生药坊里没有多少好货,赖货,假药倒是不少。做馆的先生艺术也不怎么样,没有买的意义。更何况,要价两千贯确实太贵,不划算。
  吴月娘或许是不清楚,药房里的门道,又或许是知道但是真的不愿意出卖丈夫的产业。所以坚持不降价。
  十几日后,问价的人都走光了。陆仁炳才寻中人,两千贯,买下了生药铺。
  这生药铺,好好经营不会亏本,这以后自己用药,用医生啥的也放心。请几个有些名声的医生坐堂。公平买卖,药铺很快就做恢复经营了。
  西门庆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至于西门庆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的事情,人家也就是在家里摩摩擦擦,也不关陆仁炳的事情,惹不到陆仁炳,陆仁炳也不会搭理他们。
  又过了些时日,卖茶的王婆,跌了一跤,后脑勺很巧的磕在了石块上,人就那么过去了。陆仁炳还派人,给上了一炷香,毕竟也做过一些时日的街坊不是。
  除了两个心腹大患,陆仁炳开始制霸阳谷县的操作。陆仁炳,结交了吴知县的师爷,打听了吴知县的爱好,投其所好,逐渐获得了吴知县的好感。恰巧县里的刑房书吏,行为不谨,在青楼马上风没了。这书吏又没有子侄亲戚替补。陆仁炳500贯获得了一个押司的职位。
  武押司为人豪奢,很快就在衙门内施展开来,塞了几个半大小子进了快班做衙役。很快这几个能打的小子就树立了自己的能打敢拼的劲头。很快将几个街面上的刺头,弄进了衙门,刺字发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