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67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4

  陆仁炳目送王佑宁离去,吩咐人收拾好茶盏,然后摇摇头回到书斋继续读他的书。
  王佑宁讲的那个是婴宁的故事,婴宁是一个人狐混血儿,王子服的家人也都清楚她的身份,除了幼时被抛弃,由鬼母抚养长大外,这个女子并没有受到婆母丈夫的嫌弃。
  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啊,婴宁明显是会法术的,可是他却甘心与王子服生活在一起,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好像聊斋里的,鬼怪都喜欢人间的生活,都喜欢做凡人。连神仙菩萨也格外关注人间的事,他们的道场也在人间,与凡人的关系,也很亲密。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呢?陆仁炳倒是对这个世界,越来越好奇了。
  王佑宁说出织女的那一刻,陆仁炳就知道,属于郎玉柱的故事已经开始了。
  也许那个从天庭逃下来的织女,现在已经在他面前书架上了。
  陆仁炳也不着急,他在仔细思考,怎么面对颜如玉。他之所以没有到处浪,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扮书呆,就是为了等待出身神秘的颜如玉。
  颜如玉是她解开聊斋世界神秘面纱的一把钥匙。她有可能来自神秘的天庭,也有可能就是一个书妖。
  不管是什么吧,陆仁炳都要通过她,去认识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一夜,陆仁炳认真地读书到深夜。然后他开始整理书架,结果他在汉书的第八卷中果然看到了,一枚纱质的剪纸美人掉了下来,纸美人上隐约绣着织女两个字。
  陆仁炳确定,之前在翻看这本书的时候,里边绝对没有这个纸片人!
  他在整个书斋都布置了隐秘的监控符,也没发现任何端倪。这是什么原理呢?
  这个纸片人的到来,勾起了陆仁炳的研究欲望。他将这个纸片人放在书桌上,看了半天,然后接着开始读书。
  又读了两三个时辰,约莫是天边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房间的时候,桌面上纸片人仿佛是吸收了某种力量一样,开始生长,长到大约一米六八左右,纸片人停止长高,然后开始充气,哦不是,是开始充盈起来,约莫一柱香左右的时间
  纸片人填充好了骨肉,变成了一个立体的美人。
  陆仁炳捧着书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直到眼前的美人噗嗤一声轻笑,说道“你这人怎么死盯着别人看,还真是个书呆子呀!”
  陆仁炳的吃惊半真半假,他早就知道颜如玉就是个纸片变成的人,所以并不意外,但是让他吃惊的是,他用神识盯着她的变形过程,竟然没有看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如玉的骨肉,就好像是从三D打印机里打出来的一样,陆仁炳可以确定那都是真的骨,真的肉并不是幻术。
  这算是什么高级的法术吗?他说道“对不起,你是神仙吗??”
  那女子轻笑道,“我就是你朝思暮想的颜如玉呀?你每日都向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到了这般年纪,连个女人都没有,我再不出来,倒叫后世的读书人不信了,耽误了读书上进,就不好了。”
  “哦,那你来了还走吗?”陆仁炳装傻道。
  “明知故问”,颜如玉白了他一眼。
  陆仁炳装作窃喜的样子,正好他读了一夜的书,也困了,便回房休息。
  那颜如玉果然跟着他回房睡觉了,一路上碰到早起的仆人,丫鬟,也不避讳。
  大家都吃惊,大早上的老爷就带了一个天仙一样的美人回来。向来不近女色的老爷,这是终于开窍了吗?
  陆仁炳爷不理他们的八卦,只是吩咐他们不要出去乱说话。
  从这一天起,颜如玉就跟着陆仁炳双宿双栖了。当然陆仁炳维持了一个不通男女之事的书呆子人设,躺在床上并不真的做什么。
  颜如玉每天陪着陆仁炳读书,倒也不觉得烦。
  渐渐地两人熟悉起来,陆仁炳便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做老婆。
  颜如玉说道“难道我们住在一起,不就是夫妻了吗?”
  陆仁炳心说,原著里的老司机颜如玉,竟然如此单纯吗?
  “那当然不是,夫妻必须是得经过三媒六聘,明媒正娶拜过天地,才是真正的夫妻,我们这样做无媒无证的,只能算是私奔。你也算不得我的妻子,只能算作妾。”
  颜如玉面露难色,“郎君,我的来历其实有些麻烦,并不适合抛头露面,不然会给你带来灾祸,除非你能中举,做官才能真的助我摆脱麻烦。”
  “什么麻烦,方便说给我听吗?”
  颜如玉面露为难的看了看天,然后摇了摇头。
  其实在颜如玉,说到让陆仁炳参加科举做官才能助她的时候,陆仁炳就已经明白,原著里的颜如玉,为什么那么执着的要把一个书呆子,改造成一个合格的科场士子了。
  并不是颜如玉多么贤淑,而是为了自救。她早就获知了自己将来地命运,她也知道问题的解决之道,一是郎玉柱考举成功,成为真正意义官员,另一个就是散尽所有的书籍。她才有可能度过劫难。
  可惜这两件事,郎玉柱都没有做到,所以颜如玉只能化作飞灰了。
  这两件事对于陆仁炳来说都不难,他本来也是要等到颜如玉之后,就去考进士的。
  原著里颜如玉,为什么没有对郎玉柱说明?当然是那个郎玉柱是最真正的书呆,连个秀才的功名都没有,颜如玉跟他说了,也没啥意义。
  现在嘛,朝夕相处下来,以颜如玉的聪明,自然看得出来,陆仁炳并不是真的书呆子。而且他已经是举人了,根本不用她教导科举之道。
  并且陆仁炳会武功,会画符的事情,也没有避着她。这让她心里吃惊之余,对于托庇于陆仁炳的信心更足了。
  所以她白对,陆仁炳说了一点实情。更多的事情,她还不便说。
  陆仁炳爷不再多问,等以后更熟了之后,自然会知道。
  原著里,郎玉柱和颜如玉在一起生活了共四年左右。估计颜如玉的劫难就在四年后吧,因为原著里颜如玉就说过命运的事情。
  懵懂的郎玉柱不可能解救颜如玉,他陆仁炳应该没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