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64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心愿7

  虽然陆仁炳已经尽量的低调,不惹事了。但是时刻关注着他的吴三桂,并没有放弃警惕之心。
  等到永历二十年,康熙四年的时候,在吴三桂的奏请之下,清廷拨款准备再度征伐缅甸,干掉永历。原因嘛,自然是有人捅了他的腰眼。
  这一年的四月份,滇省的土司打着永历的旗号,造反了。这个时候吴三桂正在广西平定当地的叛乱。
  吴三桂认为滇省的叛乱就是陆仁炳挑起的,意图就是趁着他带着大军出滇的时候,反攻云贵。他心里很是气愤,特奈奈的,老子放你一把,你不知道念好,还想着抄老子的老家,这次一定要弄死你。
  他的奏章送到北平,刚弄死了康熙的侍卫一家的鳌拜,正处在权力的巅峰的鳌拜,正在谋划弄掉支持皇帝亲政的苏克萨哈一家。他毫不犹豫的下令拨款支持吴三桂。虽然鳌拜看不上吴三桂这样的汉奸,但是这个时候,他需要稳定藩镇,让他们支持自己在北平的行动。
  结束了广西平叛的吴三桂,得到拨款后,火速回师,迅速击溃了滇东的土司起义军。然后火速回师进军缅邦。
  滇东的起义,陆仁炳事前不知情,虽然他早就让细作通知各地反抗势力潜伏待机。但是毕竟天高路远,陆仁炳对有多少人能听命,实在是一点信心也没有。
  永历朝廷分封了好多官员,只要有点实力,认可朱由榔的,就封了官。官员多到永历手下的吏部尚书,都搞不清楚的地步。
  这次起事的就是被封为开国公的赵印选,连同滇东的各地土司发起的。赵印选弘光年间,随兄长起兵,后归附永历,驻守桂林,兵败后逃至滇省归附李定国,后来又被打散,不知所踪。
  原来他流落在滇东,继续坚持抗战。
  今年清军正式进驻川省,川省的大西军和夔东十三家残部,继续向滇省撤退,正好碰到了准备起事的赵印选。他们一直颠沛流离,根本就不知道永历皇帝在哪,索性干脆起事,闹出响动来,好引起皇帝的注意。
  嗯,他们确实引起了陆仁炳的注意,也引起了吴三桂的注意。他们一起兵,没多久陆仁炳就得到了消息。知道他们打的是自己的旗号,就知道事情要糟。
  这特么吴三桂要是能忍,就是怪事了。他赶忙派人去联络这伙人,让他们赶快往缅邦撤退。不要硬敌。他们本来也没打算硬敌。
  滇地的土司也是被吴三桂逼的没办法了,才举的反旗。因为吴三桂要将云贵作为大本营经营,早就看当地形同独立王国的土司不满意了。各种逼迫,就是要迫他们造反,然后一网打尽,改土归流。
  吴三桂在云贵这边就是土皇帝,三十万大军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清廷新裁撤了几省总督,设立了云贵总督,云贵两省的提督,巡抚的任命,驻地,全要听吴三桂的意见。可想他的力量。也只有依靠他的力量,才能在云贵这块几千年,中原中央政府只能羁糜统治的地方,彻底的实行改土归流。这算是这个平西王,对中原王朝的一点贡献吧。
  吴三桂麾下的军马现在正处在巅峰阶段,几年后,这支军队把清军八旗都打的落花流水,火炮,火枪,战马无不精良。根本不是现阶段的陆仁炳指望着手头那点缅人为主的军队,所能抵挡的。
  缅人的军队,连李定国率领的明军残部都打不过。现在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又换成了明军做骨干。但是想硬抗吴三桂的百战之师,只能是做梦。
  所以,陆仁炳只能是以空间换时间了,这点军队,可不能损失太大。好在吴三桂的军队是以关宁铁骑为核心的,在云贵高原这种气候适宜的地方还可以保持战斗力。一旦攻入缅邦,山地,河流,雨林,还有湿热的气候,就能拖垮他们。
  所以在得知吴三桂亲率十万大军入缅的时候,陆仁炳就命令各地的驻军,不得与敌人硬拼,让出城池,通道,但是要将粮草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就烧毁。
  河流上的桥梁拆毁,船只烧掉,迟滞吴军的进军速度。然后陆仁炳又命令撤出城池的军队,在吴军后方,破坏道路,攻击粮道。反正就是以太祖十六字诀为要领,逼迫吴三桂撤军。
  果然初期进军出奇的顺利,吴三桂的大军,一路势如破竹,攻城略地,敌人望风而逃。很快就要杀到阿瓦城了。
  但是这个时候,就再也走不动了。气候湿热,吴三桂麾下的满汉军队都开始出现了疫病,军马病死,人也被蚊虫叮咬,得了疟疾打摆子的不再少数。
  虽说吴三桂的军中,也有云贵土著,有一些应对瘴疠的土方。但是大军行进,那点土方子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更关键的是,他们在距离阿瓦城只剩下几百里的地方,遇到了坚决的抵抗,后方粮道上也烽烟四起,陆仁炳在吴三桂各路大军的行进路线上进行了彻底的坚壁清野。进军越深入,粮草供应就越困难。
  这是吴三桂历次进军所没有遇到过的情况。非战斗减员越来越多,大军怨气很重。吴三桂骑虎难下。
  他也想退兵,但是这话不能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所以每日他还是驱动大军,造桥,搜罗船只,向河对岸的缅军阵地放炮。催动满汉军士,进攻。一副不拿下阿瓦绝不回师的架势。
  陆仁炳这边也是人心惶惶,虽然白文选,沐天波等将领一力主战,但是被吴三桂打怕的跑跑们更多。他们早就在得知吴三桂大军入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了。
  马吉翔更是准备发动锦衣卫再次挟持陆仁炳跑路,直接被刚成立的参谋处,向陆仁炳告了秘。暂时被剥夺了锦衣卫指挥使的权。这家伙虽然奸滑如油,但是能力确实强,忠心耿耿又是满朝皆敌,实在是好用的很。虽然停了职,但是还是戴罪立功。
  见永历第一奸臣马吉翔都挨了整,满朝文武才确定,跑跑皇帝要下定决心不走了。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总算稳定下来。
  大不了以后跟着皇帝一起投降,或者抱着皇帝的大腿一块来个崖山之变。陆仁炳,亲自披挂,全权指挥着各地的抗吴战役。沐天波,白文选这些将领,都是冲锋陷阵的好手,但是打游击并不是他们擅长的。
  所以陆仁炳只能依靠有着逃跑传统的,各地将领。事实上陆仁炳的让他们保命为先的战略,深得各地驻军官兵的心。所以对于陆仁炳的战略执行的很爽快。
  陆仁炳将最能打的军队都抽调到阿瓦城,大概凑了有十万人,准备一旦策略失效,就来个阿瓦格勒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