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十三章 第一次任务 红楼贾雨村 12

  甄应嘉成为陆仁炳的盟友,陆仁炳受益良多。但是这还不够,陆仁炳还需要更多的盟友。将来剧情变动超过20%,就会陆续有捡便宜的人进入。如果只有贾雨村一个人的变化,这个变数很快就会成为别人的靶标。
  假如很多与剧情相关的人的命运都发生了变化,这些人就会的花费一定的时间来筛选任务目标上,至少能帮陆仁炳分担一些火力。
  这个目标还必须得有一些分量,还得是很多同人文的热门目标,比如林如海啊,邢夫人啊,贾赦啊,贾环呀,贾琮啊,晴雯啊等等,然后自己再隐藏的深一点,等到剧情变动超过80%,位面彻底成型,自己就算大功告成了。
  等到位面成型,这个位面的主人就属于陆仁炳,陆仁炳在此位面就拥有至高权限。保命是绰绰有余了。
  20%到80%的过程必须要迅速,不能给那些任务者留太多时间,最好瞬间达到80%。
  当然了,杀掉主角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杀掉主角,这个位面也就崩溃了,没有主角的位面,就失去了基础,其中产生的业力,足以将任务者困入这个小世界的轮回的畜生道,直到无量劫。
  救活林如海,就可以影响到林黛玉,如果再能帮林如海娶个老婆,生个儿子。这个剧情的改变足以超过20%。
  让林黛玉和贾宝玉生米煮成熟饭,也可以直接改变结局,钗宝黛大被同眠,算不算改变剧情100%,红楼梦直接改小黄文了,还怎么整。
  要改变,剧情手段不要太多,还是那句话,要操作适当,考虑因果。做事还不要给自己增加太多恶业。害人毫无疑问是要,增加恶业影响收入的。
  成全宝黛还成,但是宝钗就没必要硬塞给贾宝玉了。宝钗又不爱宝玉,宝玉也配不上宝钗。
  当然了,他们谁都不成,一场梦散也挺好。但是这进度要控制好。
  只是将药丸给了林如海,陆仁炳就要彻底果奔了。思忖再三,陆仁炳还是决定赌一把。
  第二天,陆仁炳再次探望林如海。摒退下人后,陆仁炳从怀中取出一个木盒,里边放着那枚救命丸。
  递与林如海“林兄,这是小弟游历时,得自一位有道全真的丸药,有活死人,肉白骨的药效,当时所得两枚,小弟有一次遇险,用掉一枚,现在只剩下这一枚了,也不知道对不对症。你若信得过在下,就手下!”
  林如海见他,郑重便收了下来。这些年给他赠药的有人不要太多。不过大多是安慰而已。林如海并不怎么相信,但还是收好,表示感谢。
  陆仁炳见他不信,也不着脑。接着说道’林兄是否已经打发人,去叫黛玉回来?“
  林如海说道”是的,去的人估计已经到京城了!“
  ”林兄是如何替黛玉打算的?“
  ”内子遗愿黛玉与娘家接亲,好让她免受外人欺侮!我这本来是有其他打算的,可是这身体怕是不成了,也只能听之任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真当我是糊涂了,将自己金贵的女儿,就那么放到贾家不管不顾么?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我去之后,黛玉只有贾家这门血亲可以依仗了。
  黛玉在贾家的种种,我也不是不知,可又能如何呢?我病入膏肓,药石罔救,只希望我百年后,岳母看在我的家财和往日的情分上,许黛玉一个好的去处。“
  陆仁炳默然无语,林如海年老无子,家族又无近枝族人,眼看就绝户了,死后连丧失都是贾琏帮忙操持的,家财万贯又如何,还不是被岳家侵吞一空,连仅剩一女也在凄风苦雨中悲惨离世。
  “林兄,倘若你能恢复康健,有何打算?“
  ”说这些无用的事情,又有何益?倘若真有那么一天,我宁可辞官归隐,纳上几房美妾,到底还是要生个儿子出来。时飞兄,你是不能想到,每当我独卧病床,膝下连个侍奉汤药的稚儿都没有,再想到自己身后,连个料理后事的晚辈都没有,那种凄惶吗?哪怕是个败家子也好呀。可怜老天对我太薄,我那小儿三岁就夭折。
  也是我林海福薄,林家四代列侯,到我这一代就绝嗣了呀!“
  林如海老泪纵横,几欲昏厥。对于什么辞官归隐的话,陆仁炳听听就算了。生儿子的话,估计是真的。
  林如海自知,自己时日无多,贾雨村又是故人好友,才失态落泪。擦拭干净眼泪,鼻涕强笑道”让时飞兄见笑了!“
  陆仁炳笑道”林兄也是难得真性情,我也是心有戚戚呀!不过林兄还是过虑了,我并未哄骗与你,刚才那丸药真的对症,你服下之后,半月之内定当痊愈,林兄还是考虑,纳妾生子的事吧!“
  “真的吗?”
  “林兄可以当场验证,反正你已经药石无救,再多服一剂丸药,也不怕我毒杀你不是!不过我这药,可是花了大代价弄来的,林兄用了,可要记得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呦!”
  林如海见陆仁炳不似作伪,心中就信了几分。便要试药,被陆仁炳按住了手臂。
  “林兄,你这个位置可是烫人的厉害,何不借这病,卸任回京,等病愈后,再谋求起复呢?药效我可以保证,如何筹谋,林兄可要比我在行啊。仔细谋划周全了,再服不迟。“
  林如海思虑再三,终于压下了立即服药的事情,“多谢时飞兄提醒?“
  陆仁炳说道”我能得这药,自然史林兄的福报,林兄可要好生惜福啊!切不可这药来自于我,我也没有多余的丸药了,林兄切记!“
  林如海郑重点了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些事情,陆仁炳就告辞离开了,也告知林如海他转天回京时就不再来访。
  “如海兄,京城再会!”
  “时飞兄,多保重!”林如海强撑病体送陆仁炳出门。
  第二天,陆仁炳就带着家人赶赴京城。
  半个月后,一家人才赶到京城,安顿家小又费了几天。
  去吏部和都察院报道之后,年就到了,休沐过年。陆仁炳,拜会过座师,上官。与同僚同年宴饮拜会,忙的不亦乐乎。
  还特意去拜会了贾政,王子腾。拜会家政时,得知黛玉已经回扬州了。
  年节忙忙碌碌的过去了。等过了年,开了衙。陆仁炳开启了都察院打卡上班的日子。过了些日子,听到了宁国府大操大办儿媳妇丧事的事情。陆仁炳因为贾政的关系,也致了礼。有些人说秦可卿身份特殊,陆仁炳也确实搞不清楚。毕竟秦可卿的丧事,很多王府都致了路祭的,秦可卿还用了老义忠亲王的棺材,也没人弹劾,因为这事,白身的贾蔷还能捐得一个骑都尉的出身。
  这绝不是已经有点没落的宁国府能当得起的规制。
  不过没有人跟陆仁炳说内幕,陆仁炳也无从确认真相。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好去打听这些家长里短,尤其是涉及到一个女眷。
  宁荣二府,在京城地位尴尬,两家都没有在朝堂能立得起来的人物,在权贵如云的天子脚下,也只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而已。跟大多数封爵人家一样,都是一堆烂帐,待宰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