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4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8

  看完了杀猪,又看人家整菜,贺秀莲家早就来了信,不让孙家去接,而是由那边将人送过来。
  孙少安去镇上买烟酒的时候,贺秀莲已经在父亲贺耀宗的带领下,搭了顺风车到了双水村。这一下子把孙家人都惊动了。
  全都出去接亲戚,孙兰花和母亲,妹妹,身子忙着给客人做饭,陆仁炳和老丈人孙玉富在炕上待客。
  孙少安回来的时候,陆仁炳已经将两个老人,灌的有点高了。
  不管他们怎么热乎,陆仁炳和孙兰花带着孩子回家,这些天都是如此。
  腊月二十四是个好日子,孙少安和贺秀莲结了婚,陆仁炳作为亲戚,坐了席,搂着猫蛋狗蛋吃了个溜圆。
  前前后后忙活了这么些天,可不得吃顿好的。唉,无论啥年代结婚都是个费钱费力的活计。孙少安这里,人家女方不要财礼,啥也不挑,就这一趟下来还花了三四百元。
  要是孙少安娶了田润叶,光财礼一千元都下不来,人家田家的亲戚朋友都是干部,家里又是富户,即使人家不挑,新窑肯定得箍吧,三转一响啥的得置吧,没有个两三千元根本下不来。
  这也是孙少安根本不敢想跟田润叶能成的原因,即使田润叶不要这些,孙家也不能不给。门不当户不对,到啥时节都无法避免。
  孙少安是一家之主,他的负担太重,根本由不得他任性。家里没钱,如果仅仅娶个媳妇就背上十几年都还不上的债,他是决计做不来的。
  陆仁炳即使想帮也帮不上,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更何况陆仁炳也觉得,相比于田润叶,贺秀莲才是真正适合孙少安的媳妇。啥样的人吃啥样的饭,别跟人家瞎搅和,在这一点上,陆仁炳比较欣赏自己这个大舅子。
  陆仁炳年轻的时候,看过平凡的世界,那时候他将自己带入的是孙少平,对于孙少安和田润叶的爱情也流过不少泪,更难过的是孙少平和田晓霞的感情。
  可是等长大以后,就现实的多了,再也没有年轻时的那种心态,反而觉得孙少平矫情,孙少安成熟,贺秀莲最适合当老婆。
  现在么,竟然觉得王满银这个二流子也挺好,真是经过了社会的捶打之后,三观都没了。仔细想想,其实无论是孙少安,孙少平还是孙兰香的爱情,都是作者强行安排的,哪能一个农民家庭的三个孩子,竟然都跟高干子弟谈情说爱。
  如果真有这事情,那孙家的祖坟上冒的不是青烟,而是直接竖了个大烟囱,呼呼的冒黑烟才对。
  吃完酒席,陆仁炳又跟着孙兰花帮孙家收拾好了,才回罐子村。
  回到这里孙家的风风雨雨,就跟陆仁炳没关系了。回家开始准备过年,备年货,做糕饼,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是仍然抵不住人们过年的热情。
  猫蛋,狗蛋都买了新衣服,和村子里的孩子到处乱跑。今年陆仁炳家发了过了明路的财,这年过得再放肆也没人嚼舌头。
  不过特殊时期,就是特殊时期,全国各地学大寨,石纥结公社又是拿红旗的先进集体,过了年,没两天就开始搞基建了。
  一遇到这情形,二流子陆仁炳就开溜了。生意不能停,过年前后,也正是票证交易的高峰期。为着大舅子的婚事,他都耽误了不少买卖。
  这一年是个比较特殊的年份,伟人相继去世,风向左的的厉害。陆仁炳的生意却越发的红火的很。
  他没有盲目,而是继续深耕黄原地区,这片土地足够他吃撑了。伟人去世带给世人的震动是强烈的,四人组的倒台,更是带给这个古老的国家,带来了春天的消息。
  一整年的时间,陆仁炳竟然在黄原这块土地上刮出了二十万元的油水,跟着他混的人已经多达两千人。现在这个体系已经足够成熟,攀附在上面的每个人都吃的嘴油肚圆。
  但是这个体系却是不稳固的,每个熟悉了流程的人,都想着单干。已经由不少人开始不仅过陆仁炳私下里开展了业务。
  陆仁炳知道这是难以避免的事情,这个票据市场的规模将来会越来越庞大,陆仁炳也不指望着自己能完全操控市场,他只要积累够足够的初始资金就足够了。所以他对那些私下里开展业务的人,并没有追究。
  随着四人组的倒台,套在农民头上的枷锁正在松开,进程找工做的人正越来越多。
  孙少平这个孩子越来越沉浸于,田晓霞为他营造的某种虚幻的精神世界里,他参加了市里的一个宣传活动,表演节目还获得了奖励。
  这种奖励带来的自尊,暂时让他家里的贫穷。田晓霞给他带来的书籍,报纸让他第一次开眼看到了黄原以外的世界。
  可惜他是个命不好的,孙少安出门寻媳妇的时候,孙玉厚就叫他回家帮忙做农活,家里农忙的时候,他也要回家劳动。回到学校,他的功课已经跟不上了。
  他现在又迷上了宣传活动,演个戏,唱个歌什么的。还一本一本的读小说。这种情况,他在即将到来的高考中,落榜是几乎一定的。
  他心里未必没有过挣扎,但是贫困的现实,限制了他的思维。他早就有了,高中毕业回村里务农的想法,如果能当个会计什么的,虽然不甘心但是也比较理想了。
  他的好朋友金波通过了招兵,去了部队,他在学校又少了一个好朋友。心里真是各种不是滋味。这一天他去文化馆还书的时候,竟然碰到了他那个二流子姐夫。他好像正在跟几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汉子在谈笑风声。
  他对这个姐夫实在是看不上,本来不想搭理他的,却不料他那个不着调的姐夫,竟然看见了他。
  “少平,过来呀!”陆仁炳刚结束了生意,跟几个县城里的大哥告别,扭脸就看到了小舅子孙少平。
  他来到这个世界两年了,跟两个小舅子的关系,一直没啥改善。不是一路人,实在是没办法沟通。不过看到了,就不能当作没看见。
  孙少安因为去市里参加演出的原因,终于拥有了一身像样的衣服,不再是补丁摞补丁。但是这身衣服在陆仁炳看来仍然是寒酸的可以。
  也是快成年的孩子了,竟然只有一身能穿出来的衣服,正式要自尊的年纪。真是可怜。现在各方面都在拨乱反正,市面上的管制也在放松。陆仁炳也可以比较放肆一点的消费了。
  他手里有大把的票证,现金。只要不被熟人看见,他爱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他已经县城里借了一间房子住。房主是个孤寡老太太,陆仁炳跟王满银拐着弯能算得上亲戚,以前没啥走动,现在陆仁炳就算把亲戚拾起来了。
  老太太有一个小院,五间房,陆仁炳收拾了两间房出来,按月给老太太点钱。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等熟了以后,还经常带着孙兰花和猫蛋狗蛋来这里,老太太非常馋孩子,再加上猫蛋狗蛋嘴上又甜,很快就俘获了老太太的心。
  一来二去,这亲戚反而就真的亲了起来。陆仁炳买了辆凤凰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也都放在老太太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