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13章 第六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12

  陆仁炳试图阻止路向右进宫,但是路向右却意志坚定。她到不是对与傻子白霄有啥爱意,只是有一股年轻人的正义感。那白霄的老奴,整天向路向右诉苦,说白霄在宫里如何如何受欺负,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受太监的欺负云云。
  正义感爆棚的路向右,想起了以前整天跟在自己身后当小弟的白霄,保护欲暴起。再加上年轻人的叛逆心理作怪。自己的老父亲,越是不让做的事,自己越想做。更何况入宫当皇后是全天下女人最大梦想,那个女人不想做呢。
  陆仁炳无奈了,他是个历经世事的老油条。这一辈子想低调做人,混日子,做一个无为而治的慈父而已。没想到父亲权威丧失的后果就是,自己现在根本镇压不了叛逆期的一双儿女了。
  叛逆期的年轻人,简直不可理喻。陆仁炳在自认为见过世面的路向右,路向前的心里,已经成了一个,有点本事的乡下小郎中,懦弱,胆小,保守。他们才不想回到交趾那个小地方去。
  所以没办法,陆仁炳只好将皇贵妃的舔狗路向前薅回来,让他给自己的皇后妹妹准备嫁妆。
  虽然皇权衰落,但是皇家的礼仪还是必不可少的。礼部的人,上门负责了整个流程。陆仁炳在京城毫无根基,但是有钱。紧急发动下来,给路向右整个十里红妆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本来以为皇后路家根底浅薄的宦官大臣们,被路家的财大气粗镇住了。连出主意的白霄的老奴,都被吓了一跳。他只是觉得路家不简单,想着让路向右进宫,能够借助她的几个护卫,保护白霄的安全就足够了。
  谁能想到,路家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大财主,这道是让人不知道是喜是悲了。喜的是皇后家底厚实,皇帝的日子会好过不少。悲的是,控制着军权的宦官们,是不会放任一个颇有势力的皇后娘家存在的。
  与之相比,皇贵妃的嫁妆就有些寒酸了。真命天女虽然也是侯门贵女,但是家底就十分有限了。家族几百年下来,人丁繁茂,家财却是见底了。总不能为了一个皇贵妃,就让家族里的老少爷们喝西北风吧。
  按礼制,皇贵妃不是正妻,也没有资格举行大婚典礼的。所以虽然皇贵妃也带了大量嫁妆入宫,但是不能走正门,也没有什么祭天典礼,让真命天女心理扭曲了。
  她是重生回来的,还从自己的庶妹那里抢回了自己的金手指。上一世她的妹妹陷害她,嫁给了小国公做正妻,又使手段让小国公纳自己为妾,受尽了屈辱。她的妹妹,却成了京城有名的才女,贤妻有无数的拥趸,享受了一世荣华富贵。
  她的那个庶妹还因为救国,还是傻子的白霄和他的侍女陆向右,最后受到了皇帝白霄和皇后路向右的敬重,连小国公也受到皇帝重视,一生飞黄腾达。
  原来皇帝白霄一直是装疯卖傻,皇后路向右是被人拐到都城的流民孤儿,被伺候皇帝的老奴买下之后,便与白霄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白霄入宫成为皇帝后,继续装疯卖傻,但是在立皇后方面,却异乎寻常的坚持,坚持要立路向右。
  宦官们也是看到路向右根基钱薄,便同意了。谁料在立路向右为后的旨意昭告天下后,路向右失散多年的哥哥,路向前出现了。原来路向前被一位无子的海商收养,成为了纵横海洋的海商巨贾。
  旨意下达的时候,路向前正好在都城,又寻机与路向右兄妹相认。给了路向右一个宏大的婚礼,同样是十里红妆。
  白霄和皇后,在皇宫中隐忍三年,终于发动一举清除了宦官势力,夺回大权。可惜皇后路向右在与宦官斗争的关键时刻,替皇帝挡了一刀,香消玉殒。
  最后当时成为皇贵妃的她的一个闺中密友,上位成了皇后。她的那个闺蜜是宰相之女,也是宦官一党的中坚,所以她才能入宫成为皇贵妃。但是正是在政变中宰相的反水,才使得大事得就,所以为了酬功,皇贵妃就上位成了皇后。
  皇贵妃最终与皇帝白头偕老,成为佳话,路向右就是个大号的炮灰而已。她的那个巨贾哥哥,好像也在政变中炮灰了。
  当然这些都是真命天女东一耳朵,西一耳朵听来的。具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她也不清楚。
  所以这一世她对于路向右和路向前,还有陆仁炳的出现,并不奇怪。只不过她对于路向右根本不放在眼里,那就是个炮灰而已,替皇帝挡刀的存在。脑回路轻奇的真命天女,认为自己只要做个皇贵妃等上位就好。
  她得到的金手指,就是个能够增加魅力值的野生系统而已。功能很单一,只要能够吸引一个优秀的男人,魅力值就加一。
  这也是她能最终上位成为皇贵妃的原因,虽然没有敌国天命皇后路向右,但是将本来的皇贵妃给弄成了普通的贵妃了,也不错啊!
  至于说把闺蜜踢出皇宫的事情她是不干的,她还指望闺蜜的宰相老爹帮着白霄上位呢。
  宦官们出于拉拢人心的目的,一下子就把小皇帝白霄的后宫给填满了。除了路向右,其余的皇贵妃,贵妃啊,妃嫔啊什么的,都是生于达官显贵之家,家主也基本都是投靠在宦官们下的大臣。
  至少能保证,宦官一党的大臣对与白霄这个皇帝不排斥,这样就可以团结一致对敌了。他们的敌人不要太多啦,各地蜂拥而起的藩镇,还有忠于前面四个皇帝的势力,敌视宦官的文官势力统统都是他们的人。
  相比于前面几个皇帝,举世皆知的傻子皇帝白霄所获得的认同度更低。连本来还在中枢控制下的京畿地区,三辅之地的人心都开始了动摇。
  之前还往京城输税的几个边远州郡,得到傻子皇帝上位的消息后,也彻底对中枢失去信心。停止了无意义的效忠,自立了,其中就包括交趾郡。
  不过执政的宦官们听说,在皇后入宫前后,交趾郡发生了叛乱,乱民占据州府,将原太守一家赶尽杀绝,瓜分了太守的贪墨所得,乱民推举当地豪强路家为首领,路家人用快舟向朝廷报信输诚。
  路家人感念皇恩浩荡,绝不允许交趾有叛逆之人,割据州郡,故而杀叛逆太守,以报国恩。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皇后路氏也是有根基的,虽然这根基远在交趾这个鸟不拉屎的方。
  因为随着输诚奏折,一同来的,还有交趾这一年的贡赋,还有送给京中各个掌权人物的厚礼,所以奖赏的旨意很快下达。
  承恩公路人禀赏京中豪宅一座,加封待遇若干。并且将封了国舅路向前交趾侯,封地久在交趾。
  从此交趾就是路家过了明路的封地了。反正那个鬼地方偏远异常,瘴疠横行,土著历来又降叛不定,封给皇后的家人也不算为过。天下都乱成这样了,也不在乎这一点土地的得失。
  最重要的是,皇后家给的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