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十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9

  陆仁炳是瓜分这些家族的主力之一。半年下来,陆仁炳收得盆满钵满,金银30余万个,百顷以上的庄子也得了七个。
  三进的宅子买了十余座,铺面也有个二三十。大的庄园太打眼,没有“买”.其余财务钱帛,都是阿堵物,有爱读书人的眼,都归娇杏管,陆仁炳根本不在意。
  跟着陆仁炳赴任的几个师爷,也跟着吃的脑满肠肥,满嘴流油。之前了解过,贾雨村过往经历的几人,还以为要苦劝一番这位贾府君,才能开窍。没想到,人家贾太守,早已经是轻车熟路,对于各种门道是来者不拒。贾府君倘若一开始就,这样形式,怕是现在已经高升台阁了。
  各家族势力衰落,贾府君在金陵的权威上升,因为集中处理了很多豪门,奴仆那些积年积攒的各色案件,迅速了解。各投告的苦主,也多少得到了他们要的公道。对于那些被强抢的男女土地,也让陆仁炳通过各种手段,给讨要了回来。
  随着秋日来临,几十个平素在金陵很行霸道的豪奴的和几个破落子弟的脑袋,大大取悦了金陵那些百姓。
  再加上数月来,不断有成群结队的昔日现已怒骂的豪奴,被打板子发配军前。贾府君,贾青天不畏权贵的名声威震江南。
  搞得行辕驻在金陵的,布政使,按察司,总督府的头头脑脑们吃味不已。奈何这场盛宴中,贾府君的金银阿堵物,已经堵住了各级上官的小嘴,大家也只是吃吃味而已。
  江南官场一派和谐景象。
  贾府君现在家大业大,娇杏也住进了一栋五进的大宅子,仆妇管家,奴仆随从百余人。也是一个大家庭了,贾府君现在也不是孤家寡人了。
  家里的重要的管事仆妇,都从外地购买,保证身家清白。大管家是一家被宗家罪过牵连而被抄家发卖的中型家族的管家。这位管家四十多岁姓苏,名岷。有一妻两子,都被陆仁炳买来。他的大儿子十余岁,开始跟着苏管家跑腿,小儿子七八岁跟在贾玥身边侍读。
  帐房,库管,护院等大小管事,也都是有丰富经验,人品相对可靠之人。这些人的红契,都在陆仁炳手中,也不怕他们出逃。
  苏岷精通海贸,之前所在的家族也是苏州著名的,海贸世家。这也是陆仁炳,高价买入苏岷全家的原因。
  等苏岷管家一个月,充分经过陆仁炳的认可后。陆仁炳开始让苏岷再度开始海贸事宜。
  苏岷之前做的海贸,主要是对日,对朝贸易,规模也就两艘500料的小船,航迹也主要是近海。
  对红夷的贸易被闽粤的商家和朝廷所把控,他们需要慢慢的跟那边的人搭上关系,才好转型。
  陆仁炳不懂这些,给了他20万两任他折腾,这种信任,让苏岷大为感动。苏岷带着银子和人手去购船采办货物。最终买的千料海船5艘,水手打手若干,开启了海贸之旅。陆仁炳,送了重礼给王子腾,获得了王家在海贸上的庇护。不至于受人排挤,官面的打点,由陆仁炳出面,水面上的,江湖势力,则由苏岷负责。反正就是金钱,武力和权力开道,不挑战规则,苟且发展。
  陆仁炳给水手家丁开高新,负责妥善安置家人,收拢人心,对于出海的管事,也是待遇丰厚。酒肉管够,四季发衣裳,还给田产。总而言之,就是要这些人死心塌地的卖命。
  对于船队的盈利,陆仁炳也允诺五年内不取,着苏岷,继续买船,买船坞,买与海贸有关的作坊,挖人手,挖匠人,总而言之就是规模往大里做,争取在吕宋岛,婆罗洲能割据一块地方,屯田殖民。还允诺,将来事成,便放他们全家奴籍。苏岷,干劲十足。
  一切安排妥当,开始自我修养。
  金陵各家的乱象渐息,秋季到了。秋粮如期入库,江南是朝廷赋税大省,朝廷对于江南省的赋税盯的很紧,所以容不得有一丝疏忽。今年,因为陆仁炳的督促,金陵各地没有大的灾异,汛期也安然度过。赋税充足,又因为家奴案,府库多有盈余。
  冬季到来,还要修陂塘,修江堤,要征劳役。江南富足,百姓多有缴纳免役钱代役的做法。所以每年冬季修堤和陂塘的人力组织,就是个麻烦事。
  江南商贸发达,人力腾贵,朝廷规定的免役钱,根本不够雇佣本地人做工。所以一到冬役期,各县就会互相推诿,导致修缮事宜草草了事,留下很多隐患。
  因为陆仁炳除了任务之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获功德,减业力。倘若来年金陵出现水灾大役,所有罪业都会算在他这个知府头上。
  所以他必须尽力完成这些政务,尽职尽责。
  好在今年府库充盈,留着这些钱也没是被各种蛀虫吞噬,还不如花出去。既然官府征役困难,那就不再催役,都收钱好了。愿意服役的,也不强迫交钱。
  陆仁炳命各县将需要修缮的堤坝,统一造册报上,将各县的役钱也按照比例交上府库。今年金陵府的这些工程都统一发包。
  各县的大小商户,都得到通知,来金陵府来包工程。简而言之,就是投标竞标各工段。制定工程标准,期限和底价。
  各商户根据自己的能力,报价竞标各工段。自行招募人手修缮所承包工段,按期完工验收后,来府城领钱。奖励完成的好的商家,惩罚犯错的商户。
  这些工程,在官府来做是负担,在这些商民手里则是肥差,以往都是黑箱操作,现在放在明面上,虽然难免黑幕,但是还是给了很多有心发财的人以机会。各县报上来的工段很快被抢空,还有许多商户没有得到活计,变摆脱府君多开点工程。
  经过陆仁炳的估算府库中的财帛,觉得没有问题。就又翻了一倍的工程量,包括各地官学的修缮,城池修补,官道桥梁,济慈院的修缮等等。
  一时间,金陵沸腾,官民皆赞,金陵到处都是工地。冬日氛围堪比盛夏。大规模的官房投资,对于地方经济的刺激效应是指数式的放大的。
  陆仁炳放出去的钱,翻过及饭后,又通过各种税赋,缓慢回收。江陵府民生富强。贾府君干吏青天的名声,直达京师。
  陆仁炳,在政务之余,不断充实自己,因为有贾雨村的学识记忆,陆仁炳对于古代文字典籍的学习上,不费力。读古书,经史子集来者不拒,经常上门拜访请金陵当地的名士大儒,讨教学问。饱读诗书,再加上陆仁炳以现代思维互相印证,整个人的头脑都开始变得不同起来。
  属性值上智力属性增加一点,就是最佳的证明。开卷有益,古人称不欺我。在身体方面,陆仁炳请了各江湖好手,来学习拳脚功夫。这不是武侠位面,所以没有获得什么系统认定的武林秘籍。
  但是拳脚套路,强身健体的法门确实学了不少。
  读书之余,陆仁炳也向金陵当地的杏林高手,学习医道。向道家修士请教修身之法,向高僧请教修心之道。
  反正在外人,看来贾府君是个好学不倦的人,在政务之余,仍然是手不释卷,勤勉向学。名声日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