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1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5

  大路上半夜指不定也有积极分子在执勤,所以陆仁炳抄小路,多走了十里路,晚上大概十点出发,凌晨的四点钟的时候,才赶到原西县。
  他在这里有老客户,就是那几只武斗队的头头,现在武斗风不流行了。但是这些个头头脑脑,也还是抗把子,小弟一大堆也得维持生活,经营个黑市什么的,也是顺手而为的事,所以王满银早就成了他们的供货商之一。
  转悠了一圈,烟丝就全部弄出去了。陆仁炳收购的时候是按照6毛钱一斤收的,到这里倒手就是8毛,陆仁炳一把就赚了十块钱。至于说他们能卖多少,那就不关陆仁炳的事了。
  陆仁炳这次没有收现钱,而是全部换成了票,原西县的粮票,也有几斤全国粮票。
  现在还没有实行粮价双轨制,所以粮票交易还不常见。城镇居民家中的粮食供应,还很紧张,市场上流通的粮票还很少。但是武斗队很有几个干部家庭的,他们手头倒是有不少富裕的粮票。
  这些粮票有有效期,他们用不完就作废了,正好在陆仁炳这里换成抢手的货。
  搞定了交易,陆仁炳就找了个小旅店睡了一整天。几个武斗队的头脑,也看不上陆仁炳这个二流子,也没人说请他吃个饭。
  不过陆仁炳倒是不介意,王满银四处乱逛,在各个村庄都有狐朋狗友,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王满银也主要是维持乡下的朋友,陆仁炳寻思的也是这一点。城镇居民现在对粮票的需求并不迫切,相反是村里的村民倒是挺迫切。
  去城里办个事,住个医院,吃个饭什么的,买个糕果点心,没有粮票那真是寸步难行。但是村里人,很少有渠道能弄来急需的粮票。
  这就是一个发财的辙,现在原西县还没有形成完善的粮票交易体系,别说原西县,就是整个黄原地区也没有。
  那还说什么呢,整起来。这一下就显出王满银这个二流子的人脉了。哪个村都有二流子,这些二流子都是王满银的好朋友。
  平时王满银主要是找这些狐朋狗友吃吃喝喝,但是一旦开始做事业,这些二流子就能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
  接下来的日子,陆仁炳就跑遍了整个原西县,将王满银之前的关系都拾了起来。不过与以往的吃吃喝喝不同,这次陆仁炳将这些人组成了一个网络,开始兑换票据的业务。
  哪个村庄都有个着急用票据的。陆仁炳手里的票很快就兑出去了,每一斤粮票陆仁炳赚两毛钱,分给揽客户的二流子一毛,自己落一毛。
  各村的二流子干活的积极性大增,业务扩展的很快,票据很快就不够用了。陆仁炳又开始联络城里的武斗队开始高价收购各种票据。半年的时间,原西县的票据市场就被陆仁炳盘活了,陆仁炳又按照公社选了业务代表,具体联络客户。
  他主要负责掌握具体交易,半年的时间,陆仁炳就净赚了两千多块。跟着陆仁炳发财的二流子和武斗大哥已经有了六七十人。
  这干的都是杀头的买卖,陆仁炳也不担心有人会告密,能出来混的二流子,哪个也不是傻子。
  不过这样也不是很安全,陆仁炳很容易暴露,一旦哪个环节出了漏洞,陆仁炳都是要吃花生米的。所以陆仁炳必须得有个正经营生,做掩护。于是罐子村饲料粮采购员的身份,就被陆仁炳落实了。
  现在村里家家户户都不乐意养猪,所以上头想了个办法,多划四分自留地给各家各户养猪用。可惜老百姓精的很,给了地就要,但是猪么还是不想养,买小猪仔子,打猪草,喂大肥猪,哪个不需要耗工耗力,根本不划算。
  上头为了鼓励养猪,一头猪给一百五十斤高粱,可是同时生猪的收购标准也提高了。不把一百五十斤高粱全喂进去,那是不可能完成指标的。
  所以每年这生猪收购都是个大问题。别的村,陆仁炳管不了,但是罐子村的生猪养殖这件事,被他揽在了头上。
  养猪他是专业的,他向支书王满贵打了包票,承包下了整个村的生猪收购指标,但是各家各户的饲料粮指标也得给他。至于说各家各户分的饲料地,他也没资格管。
  大队小队开了会,反正也完成不了指标,不如就交给这个二流子算了。瓦罐村有二百户人,总共生猪指标是每户两头半,总共要交五百头猪。
  陆仁炳通过利益交换取得了大小队干部的同意,成立了一个罐子村养猪场,陆仁炳任场长。划分了十亩荒地给他。陆仁炳拿着村里的证明信,到信用社贷了两千块钱,买小猪拿着饲料粮指标去买饲料粮。
  这些都是陆仁炳的幌子,只是为了给自己手里的粮票来源找个掩护而已。养猪场弄成啥样,其实陆仁炳并不在乎,亏损最好。实际上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养猪哪是那么简单的事。
  事实上也是,陆仁炳将猪场的事都交给了孙兰花,拍拍屁股走人了。几百头小猪仔被孙兰花养的面黄肌瘦的。
  急得孙玉厚老汉,跑过来好几次,大骂王满银不是个东西。因为私下里多给社员分饲料地,而挨了批斗的孙少安,也时常跑过来帮姐姐干点活,骂他姐夫不是个东西。
  好在陆仁炳已经给孙兰花透了底,让她看了一扎扎的大团结。这个傻女人才也不怕,她男人犯的是杀头的罪过,反而觉得他男人有本事。
  只是陆仁炳千叮咛万嘱咐,让她要保密,她才谁也不告诉,连她的娘家人也不说,她又不是真傻。
  甭管怎么说吧,陆仁炳的养猪场的猪好歹没饿死。孙兰花还听着陆仁炳的建议,请了十几个半大孩子帮他喂猪,按照壮劳力给记工分,到了年底按工分分肉,收购小孩子割的猪草,反正想法设法的维持着猪场的运转。
  陆仁炳则通过购买饲料粮的机会,跟粮站的人搭上了线。这些粮站的人手里都有大量富裕的粮票。丰富了陆仁炳的票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