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1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16

  其实知道拉车的祥子就是祥爷的人并不少,如果有心人想要真查的话,陆仁炳很快就会露馅。但是知道陆仁炳是陆爷的就少之又少了。但是这是乱世,信息交流那是相当不通畅,陆仁炳在宣布破产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切割自己同外勤人员的联系。
  在织网的同时,不断给自己上马甲,陆爷已经是他换的第七个马甲了。每换一次马甲,知情人就会减少一批,能够直接接触陆仁炳的人越来越少。战事越来越焦灼,陆仁炳手下的那些人,让他们始终窝着,实在是太屈才了。
  每次换马甲,陆仁炳就让散去的外勤,都去投奔抗战武装。到战场上去建功立业。
  反正,紧靠着剩下的那些网格,陆仁炳也能混的很好,还能避免暴露。
  陆仁炳的日常,就是拉车到茶馆喝茶,然后就是到这个城市的各个几角旮旯,寻觅那些出来当东西的人。有好东西他就收了。
  嗯,这年头好物件太多了,与其让他们被霓虹人搜罗走,还不如便宜自己。嗯,这年头连前清王爷溥仪的叔叔载涛,都出来摆摊卖东西,你敢相信。
  载涛卖东西,只是因为他不愿意出任伪职,比较有气节。人家是受死的骆驼比马大,绝不至于穷到饭都吃不起。出来卖东西,照着陆仁炳寻思,他只是为了找个事情打发时间。
  这北平城里有点门路和心思的,都逃走了。留下的,更多的是无路可去的平民百姓。等局势平稳下来后,北平伪证府制定了一个新的城区建设计划,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四周的苦哈哈,如北平找活路人,也不少。
  所以北平的人口是增加的,两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城市忘记一个人。伪证府的人,之前听说过有个拉黄包车的曾经发达过,还组织过一个房产建设公司,很是捞了不少银子。
  这次制定新的建设计划,需要个能干活的人,就有人想到了陆仁炳。便派人来找陆仁炳。陆仁炳,可没那个心思去给别人当狗。
  他在各处有眼线,早就收到了消息。所以被派来找陆仁炳的人,就见到了,破衣烂衫,满口黑牙,正拉着一辆破烂黄包车,在墙根晒太阳的陆仁炳。来人也是个留过东洋的,看着这幅乞丐模样的陆仁炳,连询问的意思都没有,就扭脸回去了。
  回报过后,便没有人在记起陆仁炳。他们需要的是能干活的狗,不是垃圾收容所。
  小羊圈胡同很热闹,冠家的女人,揽到一个管妓女的官,家里登时,娇客盈门。虎妞在家里都能闻到脂粉味。很是鄙夷,吩咐小福子,看好自己家的几个小崽子,不让他们出门,免得他们被带坏了。
  刘有后已经到了入学的年龄,但是现在北平的学校,都是霓虹人在控制。闲着没事,那帮学生,还要被拉上街去庆祝,霓虹人又得了哪场战役的胜利。陆仁炳实在是不愿意,自己孩子去体验这种生活。
  正好祁家的长孙瑞宣,正在为了逃避为日伪做事,而赋闲。陆仁炳知道他正在谋求去英使馆当个差。但是陆仁炳还是带了点肉米,上门拜托他为自家孩子启个蒙。
  瑞宣也正满头包,家里生计越来越差,他弟弟瑞丰两口子又闹分家,跟着冠家一样去任了伪职。作为一个男人,他内心里想着应该出城去抗争。但是作为一个家里的当家人,他却不能这么干。
  面对陆仁炳的请求,他并不能拒绝,只得答应每天早晚为刘有后启蒙。陆仁炳很满意,嗯,心里算是记下了他这个人情,决定等到关键时刻,救他们家一次。
  这小羊圈胡同,就是整个北平的缩影。这里有汉奸,就战士,有平民,有妓女,有巡警,也有霓虹人。每天上映的都是整个北平的,喜怒哀乐。
  护国寺街上很多商铺都被,霓虹人和汉奸低价圈走了,裕泰茶馆还在苦力支撑。掌柜的王利发,对于陆仁炳这个经常要喝茶拉车的,早已经习以为常。
  各人都有个人的活法,他知道这位现在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车夫,以前也是阔过的,虽然败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能喝茶,给他捧场他是不会往外轰客人的。
  陆仁炳每天最惬意的,就是在这茶馆里喝茶了。人来人往,活像他看过的话剧。他也不跟别人交流,坐在一个角落里,当背景板。
  陆仁炳在这里,见识了一天两三拨人过来收捐费,也见过卖儿卖女的,来装可怜。还有跑江湖的,来这里租房子。
  北平城里的不平事太多了,陆仁炳也管不来。他只是负责那些霓虹人欺负人的事。这种事,在霓虹的侨民刚入北平的时候,特别多。当时大家都不敢反抗。
  等过了一段时间,霓虹人闹得越来越过份,造成的乱子越来越大,汉奸们擦屁股都来不及了,才引起了很多反抗。
  乱子少的时候,霓虹驻军还能强出头,但是涌入北平的侨民多达五六万,驻军的精力不可能耗在为他们擦屁股上。无奈才下令约束乔民行为。后边来的乔民就开始集中居住。
  冲突才开始减少一些,但是不平的事还是时有发生。比如驻军拉个把女学生入军营啥的,都不是什么事。
  陆仁炳主要把精力,放在对付这些人身上,零星的治安事件,霓虹驻军根本就不管。战事越来越复杂,他们就更管不上了。
  陆仁炳的胆子越来越大,战事持续的时间越久,北平的物资供应就越紧张。刚开始被限制供应的只有国人,等到后来连城里的霓虹侨民的供应都出了问题。
  所以这个时候黑市就应运而生了,陆仁炳手里有网络,有物资,有渠道,很快他就成了北平城各个角落黑市的幕后大老板。除了卖粮,卖煤,陆仁炳还能搞到香烟,药物这些都是硬通货,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硬通货。
  等到战争后期,甚至连北平的驻军,都派人去黑市采购物资补贴不足。没办法他们供应也不足啊。对于北平地下存在的黑市,霓虹人最初是严厉打击,但是幕后老板实在是神通广大,他们不紧抓不到人,连物资也抄不到。
  这让负责查黑市的霓虹人,不禁怀疑这黑市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驻军大佬。不过谁也不敢去查实。倒卖军资,可不只是软骨党军的特长。霓虹人军队内部也存在这样的网络。
  于是黑市案也就被压下去了。战争后期,霓虹人自己的资源都被抽调回国内,支援太平洋战场了,各地的物资供应都出了问题。
  高官和军队的物资供应还能保障,平民侨民的就只能是自求多福了。陆仁炳的黑市越发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