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3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2

  这个年代,虽然还没提出以粮为纲,但是上上下下队农业生产的重视是有目共睹的。
  去年虽然有些地区遭了灾,但是总体还是丰收了。农民完成了农业税和统购任务后,手里还有余粮。
  之前因为限制了粮食的自由交易,造成了很多问题,今年省里又出了文件,允许手里还有余粮的农民,进入市场交易。
  所以陆仁炳,又趁机贷款,让派往各地的二流子业务员,购进了大批粮食,储存起来。
  徐家村的人和牲口,对于粮食的需求是无止境的。
  现在经过陆仁炳的苦心经营,徐家村的耕牛数量突破了100头,还有十几头自产的牛犊在发育中,搭配上各种新买各式农具,基本上实现了低层次的机械化,解放了很多劳动力,提升了工作效率。
  最起码,在耕田翻地的时间上,就能节省个两三天的农时。
  另外徐家村还购进了30头骡子,二十几头驴,几匹马还有配套的大车。自己还成立了配种队,准备研究生产骡子。
  成立了规模不小的运输队,运粮,运肥,拉砖石。不仅揽自己村的活,也去别的村庄揽活,挣粮食。
  反正陆仁炳的原则是,怎么样省人力,提高效率,就怎么来。他现在需要的人力越来越多。
  不能讲所有人都拴在田间地头,趁着现在国家形势比较好,抓紧完成产业布局和原始积累。
  等到以后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徐家村都能岿然不动。
  出风头的事情,然后王福田去干就行了,他要留在村里抓实权。
  单纯的养殖和粮食种植,根本不能致富。
  必须进行深加工,提高附加值才行。
  所以今年在之前,加工腊肉的基础上,陆仁炳又开发了火腿肠项目,兔肉火腿,鸡肉火腿,鸭肉火腿,猪肉火腿,甚至还有兔肉火腿。
  没有后世的塑料包装,但是各种肠子就是最好的原始包装。不同的面粉比例,造成不同等级价位的火腿。陆仁炳还特意建了一家小型印刷厂,专门印刷徐家村商标,贴在那些徐家村出产的商品上。
  这些火腿,一上市集体受到了追捧,因为陆仁炳严格强调卫生和质量,还特意调配了不同的口味配方,使得火腿的口感很好佳,受到追捧也是理所当然的。
  县里负责副食采购对接的部门,已经换成了新成立的供销社,但是人马还是原来的那些人。
  供销社的采购负责人,在综合了各方面的意见后,同意了陆仁炳提出的,减少活牲口供应,尽量提供更多肉制品的提议。
  毕竟徐家村提供的肉制品,保存的时间更长,可以运输的距离也更远。更符合全省一盘棋的理念。
  于是陆仁炳灾徐家村,内部喊出了,不让一只猪,一只鸡完整的走出徐家村的口号。
  村口的宣传栏里,也不知道哪个有才得家伙,画了一幅话。一只猪走进徐家村,出来的时候,变成了各种零碎,有火腿,腊肉,腊肠,血豆腐,卤肉,皮冻,毛刷。
  场景相当搞笑,不过反应的也是事实。陆仁炳就是要将农副产品的深加工进行到底,争取做到连根鸭毛都不让它完整的离开。
  农产品的深加工带来的收益要远超养殖种植,在这个时代也一样。
  但是需要的人力,物力也是巨大的。这个行业基本上就是人力密集,资本密集产业。
  徐家村的人力更紧张了,不得不从周边村庄招工。
  产品太受欢迎,导致原材料供应紧张了。于是陆仁炳又开始像周边村庄收购家畜家禽,后来有跟那些新成立的大队,签订了家畜,家禽订购协议。
  由徐家村这边出钱,出技术指导,那些村庄出土地,出劳力来开办养殖场,最后收益按出资比例分红。
  成立了以徐家村养殖场牵头的,养殖合作社。
  这件事还是陆仁炳提议,王福田具体操作,毕竟这些村庄的合作社,王福田同志都是技术指导,他人头也熟。
  养殖合作社的成立,还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和好评。徐家村又一次上了报纸,这次王福田同志在一张领导视察的照片里漏了脸,把他美的好些天走路都发飘。
  陈家珍心眼小,替陆仁炳鸣不平,说他的风头都被王福田抢去了。陆仁炳笑笑没说话。
  他才不爱出风头,王福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在替他挡灾。有好处的时候,你出了风头,那么有灾的时候,你也得替朕挡灾呀。
  徐家村副业搞得风声水起,就是粮食产量上不去,所以在粮食生产的会议上,王福田没少背拿出来说事。
  徐家村粮食产量到底啥情况,王福田心知肚明,但是他不能说呀。说了就全完蛋。所以每次他都闷着头挨批评,表示自己这就回去抓粮食生产。
  于是第二年的时候,徐家村的粮食产量果然提高了不少,达到了那些参加了养殖合作社有了充足粪肥的村庄的平均水平。
  对此领导们很满意,认为徐家村得整改工作时有效的。之前粮食产量上不去,就是徐家村整体不重视。
  对此王福田表示领导说的对。真实的情况是因为经验逐渐丰富,徐家村的粮食又增产了,为此陆仁炳不得不又挖了几个藏粮洞。
  为了掩盖藏粮洞,陆仁炳不得不启动了徐家村的新农村建设。即村民房屋翻新计划。
  整整一年的时间,徐家村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全村家家户户都都翻盖了新房。因为徐家村自己的砖瓦厂产能足够,所以新建的房屋全部是砖瓦结构,统一规划的村落,看起来气派极了。
  村子建成后,原本徐福贵家的老宅子就根本不显眼了。
  陆仁炳翻盖整个村庄,也是请了专门的老师傅给规划的。整个村庄建成后,就是一个完整的园林。等到几十年后,当成一个古镇开发都没问题。
  陆仁炳还特地疏通了,流过村子里的那条小河的分支,还开挖的通过每一条巷子的小明渠,为了防止污染还统一规划了排污渠。
  新村修建的好是好,就是留下一个后遗症。砖瓦厂那边取土的地方成了一个巨大的坑,虽说那片土地,本来也是不便耕种的荒地。
  但是还是看的纫心疼,于是陆仁炳便下令关闭了砖瓦厂,那个大坑,做了平整和填埋后,注入活水成了一个水面二十亩的新的鱼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