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9章 第七个任务 包工头的执着8

  陆仁炳到市里,找了一个干净的酒店住下。惊魂未定的陆小雅,自从陆仁炳把她抱回来之后,就一刻也离不开陆仁炳。无论到哪里都要跟着他,生怕爸爸把他丢下来。
  陆仁炳对着个可怜的小女娃,心疼的不得了。领着她去买了新衣服,又给他洗澡,换衣服。
  洗澡的时候,陆仁炳在陆小雅的身上看到了不少伤痕,有棍棒造成的瘀青,还有手指拧出来的痕迹,甚至还有烟头烫出来的伤疤,身上就没有完好的地方了。这群畜生,陆仁炳暗自下定决心,要把他们全部弄死,一个不留。
  对于一个毫无还手的小孩子都下这样的狠手。陆仁炳本来还打算抓到他们之后,走官方途径解决的,现在感觉对他们太便宜了。现在这种见鬼的法律,对于人贩子实在是太人性化了。
  也不知道是哪些畜生专家,想的主意,取消了强,奸犯,人贩子的死刑,讲究什么人权法律。你特么对这种畜生讲人权,那你怎么不对那些受害者讲人权。这些人,配有人权吗?那些提议修改这些的专家,要么就是内心肮脏无比的混蛋,要么就是道貌岸然的畜生。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他们对罪犯仁慈,那么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本身就是罪犯。
  当然了,法治社会,陆仁炳不可能因为几个人渣,就把自己搭进去。想要收拾他们,有的是办法。
  那几个人,不可能自己找客户,他们在这个地方肯定有接头人,但是陆仁炳不想直接去问那对老夫妇。因为会留下痕迹,将来会被人追查。他想先直接找到那几个畜生,从他们嘴里逼问出他们的接头人。然后将他们那个团伙的人一网打尽。
  首先得先安顿好陆小雅,陆小雅现在精神状况不太好,小孩子也讲不清楚事情。她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被掳走的,也说不清到底自己被倒了几次手。一回忆,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陆仁炳干脆也不问她了,免的再把这孩子问出个好歹来。
  自己家里没有人,照顾陆小雅了,他决定先把陆小雅送到陆仁丁那里。让他们两口子先帮忙照顾陆小雅一段时间。自己先去把那些人解决了再说。
  一路上带着陆小雅走走停停,每到一个地方,陆仁炳就带着陆小雅各种疯玩,吃好吃的。小孩子记性差。刚开始的时候,陆小雅对啥都害怕,胆小不敢玩。渐渐的,就放开了。有爸爸陪着,慢慢的陆小雅就玩开了,也不再害怕了。
  只不过她还是不能让陆仁炳离开自己的视线,夜里也要爸爸陪着睡。陆仁炳上厕所她都要跟着。
  陆仁炳知道,小孩子内心还是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不是一时半会能治好的。
  所以陆仁炳也不着急,将孩子送到陆仁丁那里了。本来开着车几天就能到,陆仁炳却宁可绕着弯的走,去沿途的名胜古迹玩,去风景秀丽的景区玩,甚至还跑到大海边玩水,带着陆小雅乘船出海去钓鱼。一直陪着陆小雅疯玩了三个月,才初步将她从阴影中拉出来。
  陆小雅能自己睡,也不再一步不离的跟着陆仁炳,晚上也不做噩梦了。然后,陆仁炳才将她送到陆仁丁家,拜托他们俩帮忙照顾一下陆小雅。
  陆仁丁两口子对于,大哥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失踪的侄女,其实是很感动的。二话不说接下了照顾陆小雅的任务。
  起初,陆小雅跟陆仁丁夫妇不熟,不想跟着他们。陆仁炳也不能马上离去,就陆仁丁家住下来,过一段时间之后,陆仁丁夫妇跟陆小雅一起吃一起住,陆仁炳还让陆小雅帮自己的叔婶,照顾小弟弟。陆小雅才渐渐跟他们熟悉起来。
  也许是陆仁丁的孩子,让陆小雅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她把所有的热情都给了这个小弟弟,像个小大人一样寸步不离的照顾他。
  陆仁炳试着出门,刚开始是几个小时,渐渐是整天,再变成三两天,再变成一两个礼拜。陆小雅也渐渐习惯了,爸爸外出的事情,她也习惯了在叔叔家的生活。
  这时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抚平一个孩子的心理创伤,真的就是这么麻烦。等到陆小雅真正融入了陆仁丁一家的生活后,陆仁炳才开始正式出门做正事。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2009年的年中,陆仁炳放在股市里的钱,已经按计划翻了四番,已经不再是条小鱼了。
  接下来的几只妖股的基本盘都不大,陆仁炳的仓位不能太大,不然容易炒成股东,被套牢,做人不能太贪婪。所以他把账户里的九千万转出来,只留下几百万在股市里赚小钱。
  然后驱车赶到津门,还上欠那些供应商的钱,然后就是买房之旅。现在四万亿洪水的闸门正在缓缓打开,去年遭受重创的地产行业正在缓缓抬头。
  京城,沪市的限购政策还没出台,正好出手,等再过半年,各地就要出限购措施了。这事不能耽搁。几千万撒下去,陆仁炳的手里多了几十张小本本,陆仁炳也不买太贵的,但是一定要是学区房,商铺也买了十几间,都是全款,现房,沪市和京城的房子啥时候也亏不了。等到年底,几波行情结束后,再买一波,以后就可以过上愉快的包租公的日子了。
  忙完这些事情,陆仁炳开始了复仇之旅。这一段时间,除了买房,陆仁炳也没放松追差那几个混蛋的事情。他早已经确认了那几个人的身份和位置,让系统帮忙锁定了他们。
  几个人的据点在省城,但是活动区域却相当的广。根据陆仁炳这几个月的观察,他们的活动区域竟然横跨周边数省。干的工作也很杂,可以说是啥挣钱就干啥。
  偷车,入室盗窃,收破烂,修家电,卖水果,送快递啥的,有时没啥收获,去农村里牵别人的牛羊,拉几车别人的粮食他们也做过,没有什么固定职业。不过根据陆仁炳的观察,盗车卖零件才是他们的主要业务。
  至于上次贩卖陆小雅,估计是顺手而为。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去临省作案,然后通过已经走熟的乡间小路,七拐八绕的将被盗车辆开到另一个省的据点,然后拆解零件,然后再将零件卖到另外一个省。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利润,值得他们这么折腾。
  有这个头脑,卖点面粉什么的不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