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七十四章 第四个任务 赵志敬的奋斗26

  不考虑那些有的没的,陆仁炳回到襄阳武林大会小镇。
  现在这个小镇已经成了武林大会的总部所在,整个小镇都是武林大会的产业。荆襄之地是九省通衢,将武林大会总部放在这里也有一定的优势。
  但是因为陆仁炳,对于武林大会去中心化的设计,类似与武林大会小镇一样的基地将会陆陆续续的在各地铺开。并且沿着海路,在各国开花。
  陆仁炳处理了一下,武林大会各地传来的一些事务,又安排了各机构未来的工作计划。之后就带着九阳真经秘籍,又到了独孤求败的剑冢。给大雕带了些酒肉之后。陆仁炳开始正式参悟九阳真经。
  九阴真经由内而外,由阴而阳。九阳真经的经脉运行顺序,与九阴真经大有不同。由外而内,阳极生阴。
  在陆仁炳没有得到九阳真经之前,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为什么同样的一套经络,功法不同为什么就能产生完全不同属性的内力呢?
  得到了九阳真经,仔细参悟之后,才恍然大悟。果然还是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太肤浅了。果然道德经才是直指大道的经典。
  道德经一个最基础的思想,就是万事万物都分阴阳。之前陆仁炳领悟了魂体图,魂体也有了虚脉,虚脉和实脉以穴窍相通,就认为虚脉与实脉互为阴阳,肉体与灵魂互为阴阳。但这就是陆仁炳自己思维的误区了。
  阴阳,虚实并不能混为一谈。万物都有阴阳,灵魂也分阴阳,肉体也分阴阳,经脉也分阴阳。实脉看似一体,其实也分阴阳,除了阴脉与阳脉共同作用,才能是人体内达到阴阳平恒。内力从阴脉生便偏向阴柔,从阳脉生便偏阳性。
  天下功法不可能将所有经脉都修炼到。总有阴阳不平的地方,便有了各种阴阳比例不同的内力。
  这一重要的感悟,让陆仁炳直接对于内力,对于肉体与灵魂的关系,甚至对于宇宙的认识都上升了一大截。颇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怪不得古人有“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叹。也有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的传说。很多时候,一句真理,摆在你面前,你翻来覆去的背诵,但你并不能真的明白。
  非要某一个偶然的契机,你才能恍然大悟,这便是悟性的重要性。
  陆仁炳领悟了内力的本质,自己又百脉俱通,所以九阳真经的修行一日千里。短短一年的时间,陆仁炳的九阳真经便修到了九重巅峰,阳极阴生,与九阴真经的内力达到了阴阳平衡。
  但是九阳真经的内力与九阴真经的内力并不融合,在经脉丹田中相生相克,循环不息。打个比方来说,就是一副阴阳鱼图融入了陆仁炳的身体经脉之中。
  九阴九阳的平衡,带来一个很大问题,就是赵志敬的这幅身体快承受不住了。这身庞大的内力,全是由身体的精气转化来的。所以修炼内功对于,身体营养的消耗是巨大的。适当规模的内力对于身体是有益的。规模过于庞大的内力,就会对肉体形成压力,普通人的肉身,承受不住内力而崩溃,不是什么稀罕事。
  陆仁炳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阴阳鱼每运行一次,便会有海量的内力生成,同时便会消耗巨量的精气。外化起来,变是陆仁炳就得吃大量的肉食。
  就这样,陆仁炳的这具肉身,还是瘦成了一根竹竿,而九阴九阳都具有自动运行的特性,这就有点要命了。
  这种功法,肯定还有那些自己没有想到的问题,修性不修命终究一场空。自己灵魂境界已经很高,肉体修行功法也是顶级的,但是二者各行其是,互不干扰。终究还是要放弃肉身吗?
  那自己这具肉身庞大的内力该怎么办?
  不行,还是得去寻找高人,探讨交流才行啊。
  现在是时候出山,寻找一灯大师了。
  回到小镇,陆仁炳命人取来了,桃源县的监视报告,知道一灯大师在完成了作为郭靖黄蓉的送药童子的剧情之后,武功尽复,已经回转大理天龙寺了。
  剧情终于诡异的,回到了原本的路线上。杨康挂了,郭靖去了蒙古跟随成吉思汗打花剌子模去了,杨过也出生了。
  看到这些消息,陆仁炳还是多少长出了一口气,它还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杨过被扇没了呢。
  陆仁炳仍然秉持着,不干涉剧情的原则。终于稳住了射雕世界的偏转程度,使得剧情可以平稳的过度到神雕世界。
  陆仁炳估计如果自己在射雕世界太浪的话,估计神雕世界的剧情就会直接被扇没了。
  还好这件事没有发生。
  陆仁炳快马向天龙寺进发。
  陆仁炳第一次来天龙寺,是个初出茅庐的新秀。现在是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侠,事实上的武林盟主,即使天龙寺也要给出最高礼节来迎接陆仁炳,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陆仁炳提前已经让武林大会大理分会的理事,通知了天龙寺,他要拜访的消息。他到了大理,休息了一晚之后,携带了香油等礼佛用品,前往天龙寺。
  礼多人不怪。现在陆仁炳身份不同,天龙寺打开中门迎接,知客长老亲自迎接陆仁炳到大殿。
  陆仁炳向负责的僧人,捐赠了香油供奉之后,礼拜过佛陀之后,便被邀请到主持房中。
  天龙寺主持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僧,陆仁炳对于这些高僧还是很敬重的。天龙寺因为靠近于东南亚和吐蕃,所以佛门偏向于南传佛教,又受中原禅宗的影响,所以戒律比教特殊。密宗,上座部佛教,禅宗的修行法门在这里诡异的合一了,有很多独到之处。
  陆仁炳才在嵩山,学了几个月的佛经,现在,来到天龙寺,当然得向高僧请教佛法了。
  天龙寺不愧是皇家寺院,僧人多见多识广,又处于多教派交汇之地。所以这里的僧人,对于佛法的理解与中原有很大不同。
  尤其是天龙寺的主持方丈,更是佛法精神,对于观想,顿悟,肉身修行都有很深的理解。
  陆仁炳与他寒暄了几句之后,便虔心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
  本来主持方丈,对于陆仁炳的到来还是很有戒心的。但是随着佛法的探讨,主持发现陆仁炳对与佛法的理解很深。便渐渐放下了戒心,开始认真同陆仁炳辨起经来。
  他们谈的深入,时间一长,便有其他僧人过来探查情况。接着便被二人的探讨所吸引。停下来开始聆听。时间一久,主持房间里便挤满了,前来探查情况的僧众。
  二人一直探讨了一天一夜,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这一场辩经,让陆仁炳获得了天龙寺所有僧众的敬重。最后,他顺利的见到了在天龙寺塔林修行的一灯大师。
  一灯大师,气度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