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三十八章 第三个任务 三国之董卓6

  除了这种精神折磨,陆仁炳倒是没有作别的,俸禄照发,也不禁他们串联密谋,吃喝也不禁。反正除了不能出内城,爱干啥干啥。
  与他们不同的是,呆在大牢里的袁绍,袁术他们。陆仁炳仍然,每日审讯他们,反反复复的询问,各种细节。如果这些人,拒不发言,便尝试各种稀奇古怪的刑罚,比如关禁闭,湿纸敷面,站笼,水刑等,灯火通明,不让睡觉等等不会留下明面上伤口的刑罚。
  每日不觉,很多人已经精神崩溃,连小时候办过的傻事,家里人,亲戚朋友办过的事都交代完了。
  连曹操这样心智坚定的人,都崩溃了,一听到牢门打开的声音,就浑身发抖。
  连审讯他们的人,都受不了了。审讯的人都已经轮换了三波。但是陆仁炳的命令是继续。
  直到昭宁二年元月,过年的这一天,才停止一天,允许这些人的家人探视。
  那一天的情形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这些虎贲郎,羽林郎平日里鲜衣怒马的闾里豪杰,见到来探望的家人,无不嚎啕大哭。
  一个个蓬头垢面,骄傲如袁术,袁绍,见到来探望的袁隗,袁基也都五体投地,希望大父,父亲,大哥,赶紧想办法,把他们搭救出去。无论什么代价,也不想在这里呆一天了。连自杀都做不到啊。
  探望的家人,无不伤心落泪。但是没办法,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武夫董卓到底要什么?因为董卓根本没有提任何要求。
  探视完毕之后,众位家人怀着沉重的心情各回各家。袁绍等人扒着牢门嚎啕不已,他们纵横洛阳三十多年,何曾受过这两个月的苦楚。两个月的折磨打破了他们所有的骄横,对于董卓充满了痛恨之余,更是有无边的恐惧。
  这个西凉武夫,是能掌握他们生死的人,也是能让他们生不如死的人。
  李儒差人将这些人的表现汇报给董卓,董卓不置可否。命令年后继续。
  随着朝廷大赦天下,并邀请党人回洛阳共商国是的消息,传出后党人及其后裔开始陆陆续续赶往洛阳。
  袁绍他们的状况也传了出来,这些党人大多是袁氏故吏,或是通家之好,便纷纷上书,请求释放所有人,但是刘辩和何太后谁也做不了主。更何况何后刘辩听说董卓关着他们是因为他们攻略皇宫,焚毁宫苑之后,更不愿意释放他们。谋逆之罪,遇赦不赦。他们甚至还盼着董卓,哪天直接将他们这些逆贼都砍了才好。
  这些上书的人,都被有关部门的人,带到南宫的废墟上,被教育袁术等人的罪行,问这是什么罪状。那些人都是聪明人,全都闭口不言,免得惹祸上身。几十年的党锢已经磨没了他们身上的骄傲。
  他们还有家族亲人呢,何苦再为别人做嫁衣。
  舆论渐渐平息,陆仁炳命人给各地来的名士党人,安排食宿,并先按照他们的名声,安排进太学讲学,先恢复太学秩序再说。
  陆仁炳不再中枢,顾不上应对他们。
  新年第一个月,陆仁炳才彻底平靖了并州,太原也恢复了元气。整个并州开始恢复生机。陆仁炳又派遣太学生做监察使去各地督促春耕,兴修水利,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干旱和蝗灾。
  陆仁炳将16万大军派出去,战局很快取得改观,五郡一举恢复,河套重归汉庭。然后大军渡过黄河一路驱赶南匈奴诸部,最终,将40万南匈奴各部,老弱妇孺聚集到美稷城。
  休屠格等各部首领已经,焦头烂额。他们真的没有对抗汉庭的胆子,驱逐於夫罗,劫掠并州,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他们匈奴人也是人,不能任人宰割。现在北面的草原是鲜卑人的天下,匈奴人的草场被鲜卑人夺走了,每年还要受到鲜卑人的劫掠。南边说要给他们提供庇护的大汉朝廷,只会所要壮丁,马匹,牛羊。之前抵挡鲜卑人的五郡兵马也撤了,让南匈奴人,独自对抗强大野蛮的鲜卑人。他们南匈奴人,快要活不下去了,不反抗怎么办。
  但是现在已经有灭族危机了,董卓的大军驱赶着所有的族人,来到了汗庭,这是要干嘛?要族灭他们吗?
  休屠格他们这些匈奴贵族高层,因为内迁已久,也都是读过书的,知道中原人的凶狠。秦人曾经将生活在这片河南地的义渠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前汉的各位皇帝也经常派军队屠灭草原的各个部落。
  现在终于轮到他们这些人了吗?
  据说秦国有个将军,一次性就埋了40万人,现在美稷的这些族人,都不够他们埋的。
  南匈奴人,真的无路可退了。他们本来战士就不多,十万人,是能拿的起弓的就算。怎么能对付这些装备了强弓劲弩,盔甲鲜明的汉军呢。匈奴人的骄傲早在一次次的失败中被打没了。
  匈奴人有英雄,但是不包括他们。
  休屠格与所有的头人贵族商量了好多回,推举於夫罗的弟弟末代南匈奴单于呼厨泉,前往汉营谈判。看如何能结束战争。
  他们要投降!但是汉人不能再奴役他们,不能再随意抽丁。
  陆仁炳与於夫罗一起接见了呼厨泉,三个人合伙商量了南匈奴的前途问题。陆仁炳用明晃晃的长刀建议南匈奴肢解计划。将南匈奴分为七部,於夫罗,呼厨泉都作为一部首领,休屠格及另外四部首领也是一部首领,七部分开安置在北地五郡和并州。南匈奴诸部的族人,尽皆编户齐民,一应待遇与汉民等同。朝廷也不再抽丁,南匈奴人只要按章纳税服役,就不会被抽丁抽马。汉庭已经收复九原五郡,抵挡鲜卑的重任就由汉庭来做,南匈奴人不必再担惊受怕。
  於夫罗与呼厨泉,谁都不想接受这个条件,但是形式比人强。南匈奴人其实没有太多的选择。他们内部都不能团结一致,两百年的内迁生活,早已经消磨了南匈奴人的雄心。北方新兴的鲜卑人,前几年连强大的汉军都的几乎全军覆没,他们这些庇护在大汉羽翼下的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呼厨泉将消息带回去了,休屠各等人经过讨论,无奈接受了陆仁炳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