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92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29

  嘉靖皇帝在四十五年腊月驾崩,陆仁炳这时已经是礼部左侍郎。
  他协同礼部同僚,操办了嘉靖得丧仪,也操办了隆庆皇帝的登基大典。
  嘉庆皇帝对于陶仲元的“二龙不相见”的谶语,是坚信不移的。他最爱的长子夭了,次子封了太子见了一面不久又挂了,然后嘉靖皇帝就再也不肯见他的孩子们。
  生怕一不小心,又让他们挂了。落得个跟他的堂兄一样无后的下场。
  他自己心里有愧,朱厚照死后的凄凉下场,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所以他也特别害怕自己绝后。
  因此他宁可相信陶仲元的鬼话,不见自己的儿子,以至于后来对他们不闻不问。对与现在登基的隆庆皇帝,他其实不是很满意。
  因为当初册封太子的旨意,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送到了他的宫里,然后正牌太子,他的哥哥就挂掉了。
  有传言说他才是真正的真龙天子,所以命硬克死了他的哥哥。
  还有传言说如果不封他做太子,谁做太子都得死。
  嘉靖皇帝能有好心情才怪,我就不封你,看你怎么样,但是他也不敢真的去封别人做太子。后来严世蕃苛待当时还是裕王的隆庆帝,嘉靖也装作看不到。
  这事说起来也真怪,裕王的弟弟景王只比裕王小一岁,是裕王的重要竞争对手,还有权臣严嵩父子鼎力支持。
  很多人一直认为他也有可能被封太子,
  可惜这孩子也挂了,就在嘉靖四十四年正月挂了。嘉靖的心里其实还是很在乎他那几个孩子的,严嵩父子就是他用来给景王保驾护航的。
  景王死了,严嵩父子就没啥用了,所以之前无论犯了啥罪都能脱罪的,严世蕃很快就被嘉靖送去阴间,追随他的儿子去了。
  严嵩也被他打发回家了,不久就死了。隆庆皇帝在心里肯定是恨死了自己的兄弟,他登基后,景王无后,他都没有想给自己的兄弟过继个香火的意思。直接把景王的国给除了,他的一干老婆妻妾,也拉回京城安置,怎么安置的就不知道了。
  不过据说隆庆喜欢媚药,纵情声色,最后还死在这上边。景王的妻妾,又都是花丛高手严东楼帮忙找的。
  所以呢,不由得陆仁炳不想歪。
  陆仁炳成了礼部左侍郎没多久,张居正三级跳成了他的顶头上司,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
  这人比人气死人,张居正被大佬安排去给裕王做侍讲,成了裕王的心腹。等裕王一登基,他就几级跳,先进了要害部门吏部左侍郎,兼文华殿大学士,直接就入阁了。
  几个月后就成了礼部尚书,还成了武英殿大学士。这几乎已经预定了未来的首辅位置。
  嗯,其实陆仁炳走的路也是升阁的道路,一般翰林都是转道太常寺,升迁入部堂,进入殿阁。比如现在内阁里张居正,李春芳,高拱都通过太常寺中转过,海做过时任太常卿陆仁炳同志的下级。
  可惜陆仁炳,死把着太常寺不放,不然的话他应该也入了阁。
  他现在这个礼部左侍郎,按理也是有权入阁的。可惜他这个官位是嘉靖皇帝临死的时候提拔的,不属于隆庆的心腹,所以没入阁。
  嘉靖目的就是为了然后陆仁炳这个疑似得上仙,给他主持葬礼,疏通关系,好让他能尽快入紫薇部报道。
  他可不想被他堂兄大伯一顿胖揍,早点报道,早点安全。
  陆仁炳也确实帮了嘉靖皇帝的忙,如果不是陆仁炳帮忙,嘉靖皇帝,挨的揍肯定不止一顿。
  这倒霉孩子,硬生生把自己老爹的庙号弄成了太宗,原来的太宗朱棣搞成了成祖。
  当初嘉靖改牌位的时候,老朱家的一帮皇帝们,就被别家的人看了不少笑话。
  虽说他们哪一家都是一堆烂帐,可是也没谁闲着没事整自己老祖宗的。
  最尴尬的就是朱棣了,本身就因为篡位被老朱揍了不止一次,现在好了,直接成了跟老朱一个辈分了,连朱棣自己豆没脸见人了。
  更不要说嘉靖的堂哥正德皇帝和他的老爹了。
  两个可怜孩子没了香火,根本没享几天福,就要入轮回了。皇帝是个好活计,有大功德拿,但是也背负大业力,能够享受王朝香火的时候还好,还能在天上享享清福。
  绝了嗣的皇帝,根本就在天上呆不了几天就得入轮回去受苦。
  正德个他老爹就是两个倒霉蛋,他俩恨的要嘉靖恨的要死,不惜向家里长辈借贷,夜晚等到嘉靖过来,揍他一顿出出气。
  可惜祸害活千年,嘉靖这个祸害竟然还是个长寿的,弘治皇帝熬不住,先投胎去了。
  一根筋的正德皇帝,硬着头皮等到了嘉靖挂了,欠了一屁股债,下辈子指不定都得托生畜生道。
  等到陆仁炳引着嘉靖皇帝,到了天庭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帮气势汹汹地朱家大佬,还有其他家看热闹的。老李家,看刘家,老赵家得人嘻嘻哈哈,指指点点。
  也不知道他们有啥好骄傲的,好像他们家的都是好孩子一样。嘉靖皇帝,看着眼睛都变红的正德,以及目露凶光的朱棣,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他四处打量,想找他的老爹,他可是拼着得罪祖宗,给她挣了一个皇帝的名头啊,咋不出来帮自己说话呢?
  可惜他的老爹没有紫薇命,根本来不了紫薇部。拿着嘉靖皇帝的供奉,外下界当富家翁呢,根本帮不上他的忙。
  最后还是求助陆仁炳,陆仁炳还是赶紧上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先是拿钱财哥哥嘉靖得各位祖宗,每人几大车。
  虽说他们在阳世的时候,是皇帝,可在这天庭,也不过就是个大点的家族而已,每个人又都成家立业,花销不小。
  后人那点香火,能分到他们每人头上的其实没多少。平时没有陆仁炳这种有门路的高人帮忙,那点香火,呗各位过路神仙克扣,再经过天庭票号抽水,到了每个手里也就剩下仨瓜俩枣的。
  他们每个人都是老婆妃嫔一大堆,根本养活不死好么。
  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