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24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28

  评选拔尖户的活动终于来到了原西县,各个村庄都要求选一个拔尖户,然后开表彰大会。评选标准,就是万元户。
  嗯,罐子村的符合条件的有很多。但是大家谁也不愿意出头。额,自家有钱,箍新窑,娶媳妇,买自行车,买缝纫机,买收音机,这些都行。但是听说是出风头,谁都不愿意去。
  王满贵问到谁,谁就拿陆仁炳当挡箭牌。“咱们村最大的财主都不去,我算什么拔尖户?,不去,坚决不去,俺们家不拔尖。
  虽然这年头,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不会走回头路了,但是这种夸富的思想还是与千百年来的传统相悖。没钱的时候要面子,有钱的时候,就要藏拙。不然指不定就会招来灾祸。
  这年头向金富那样的三只手又开始猖獗起来,罐子村还好。其他村已经发生了多起,半夜里家里的猪羊,被人牵走的恶性事件。
  派出所过来都破不了案。这要是在县里出了风头,回来被人盯上了怎么办?
  王满贵想让陆仁炳,陆仁炳坚决拒绝。开玩笑,他的底子可不干净。万一到了城里碰见老客户怎么办。现在打击票贩子的风头可还没过去呢。
  最后没办法,王满贵让各家各户,出一个当家人来抓阄,抓到谁,算谁。嗯,陆仁炳已经提前作弊把自己的名字给抽了出来。
  最后是王老拐抓到了,他以前是二流子,爱出风头,可是自从发了财,娶了媳妇之后,突然老实了。尤其是年后,他老婆给他添了个大胖小子之后,这家伙瞬间就成了正经人。
  不仅顾着自己的小家,还把老婆家的几个小的,也都照顾了起来,与前几年简直判若两人。谁见了都得调大拇哥。
  这次他抽到了出风头的签,放在以前那肯定是要把牛都吹到天上去,现在却不行了。
  “书记,你看我们家,大的小的一大堆,我这都要申请救济金了,哪还算的上拔尖户,我去了谁也不服气啊。要不还是让王满银去吧,他去我们都服气。”
  “我呸,王老拐,你少给我扯,去年给你分了一万五,今年年底估计又是两万多,你平时还拿着工资,这里坐的就属你挣的多,还在这哭穷。是不是不想干了?认赌服输哈,要不然,老子把你的股份退了,把你小望集上销售经理的职位撸了,让你真的吃救济去。”
  歪在炕上磕着瓜子看戏的陆仁炳,及时发挥了自己大财主,大股东的权威,强势镇压王老拐。这个头不能开,我王满银可以发财,但是你们不能说。俺就是要做罐子村村霸的男银。
  “银哥,我错了,我认好吧”王老拐果断认怂,屋子里的一干人等,全部成了软骨头,开始拍陆仁炳的马屁。气氛一时和谐了起来。
  王满贵赶紧,叫老伴摆上了酒菜,罐子村的一干富翁,开始大吃大喝,恭喜王老拐荣升罐子村拔尖户。
  陆仁炳很满意自己的村霸身份。
  其他村里的拔尖户选择,就比较难。说实在的纯收入达到万元户的标准,对纯靠种地的农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万元户,必须干副业。
  所以这次大会上,很多村子选送的拔尖户都是有很大水份的。有的是集中了全村之力,打造出来的面子户。不过这些户的收入水平,比一般村民高,那是肯定的。
  孙少安是双水村的拔尖户,他也去参加了表彰会。他的心倒是不虚,不过他最近也陷入了麻烦。一直帮着他烧窑的师傅,回老家了。
  他感觉自己学的差不多了,手里有了点钱,就想弄一个大型的轮转窑。算了一下账,他这两年挣的钱全搭进去都不够,还得再贷点款。
  公社里他的同学很支持,还说要请县里的领导去他的砖窑视察,他现在雄心勃勃想大干一场。所以对参加这个表彰大会并不感兴趣。但是他的砖瓦厂实在是十里八村,算的上的工业企业。
  从村里到公社,都不允许他退缩。表彰大会上,领导讲了话,给他们这些代表发了奖状,然后披上大红花,在城里游行展示,场面很热烈。陆仁炳带着老婆孩子,也挤在人群里看到了大出风头的拔尖户们。
  王老拐一辈子都没有这么露脸过,大汽车上的他,脸红的像猴屁股。他旁边的的孙少安也很激动。毕竟这种大场面,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一次。
  嗯,咱陆仁炳可不愿意出风头。嗯,他记得很清楚,那几辆拉着拔尖户的大卡车,跟前几次公捕公判大会时,用来拉罪犯的车是一样的。
  嗯,不吉利,很不吉利!
  果然,等到大会结束以后的一段时间,拔尖户家被小偷光顾的有不少。王老拐家也进了贼,好在罐子村的民兵队很给力,当场抓到了三个毛贼,打了个半死后,押送到了派出所,估计能破不少积压的案子。
  孙少安家倒是没遭贼,但是他也陷入了困境。回去之后,他就去贷了款,发动全村人,开始盖起了大型的轮砖窑,十三孔,有一根高高的大烟囱。在整个原西县都是独一份儿。
  这座窑投入使用后,烧一次窑就能出十几万红砖。为了烧窑,陆仁炳还特意请了一个大师傅。
  窑建成后,陆仁炳一家特意去看了一下,轮窑的规模确实很壮观,光是那高高的大烟囱看着就眼晕,陆仁炳也挺佩服孙少安的魄力。
  烧第一窑砖的时候,孙少安果然托他同学,请了县里的领导来剪彩。
  可惜的是,这窑砖烧坏了,他请的大师傅,是个二把刀,技术并没有学到家。一砖窑全部烧焦了,粘成一坨坨的焦黑焦黑的形状不规则的大块头,
  这种东西,根本没办发用,扔到别的地方,也是占地方。
  孙少安望着一窑的废物傻了眼,请来的大师傅,早就拿了钱跑了路。
  这件事对孙少安的打击是巨大的,面对着一窑的废砖,他好久都缓不过来气。
  几年的积累,一下全搭了进去,还欠了一大笔贷款。他这次之所以选择贷款,而不是找陆仁炳借,就是觉得自己可以独立了,不用再靠亲戚。
  看这情形,还是得去求姐夫了。不然的话,光是欠工人的工钱,和贷款就能压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