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16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8

  由于得到了秋瑾就义的消息,让陆仁炳的情绪莫名的有些低落,他匆匆结束了当天的行程。返回旅店,蒙头大睡。
  他倒不是为了悼念秋瑾什么的,他们又没什么交情。他只是在感叹自己的身世,自己终究是做了一世又一世的路人。苟了一辈子,又一辈子。貌似自己无论在哪个任务中,都在避免与敌人硬刚。
  要么就是用大势压人,要么就是用绝对的实力干死别人。要么就是另辟战场,根本不与主角通常竞技。虽然每一世都过得挺滋润。但是总是缺少了那么一点激情。
  就像一条老苟,苟了一世又一世,一点年轻人的朝气都没有。嗯,自己还是年轻人吗?算起来自己已经两千多岁了呢。
  按理说自己的实力和能力,应该可以出去跟别人刚一波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始终做不到激情澎湃,总是愿意做一只老苟,做个幕后老银币。
  收拾了一下自己低落的心情,陆仁炳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陆仁炳早早的起床,开始了一天的晃悠。
  一段时间的晃悠,让陆仁炳对这个时代的上海滩,有了初步的了解。这个时代的上海滩虽说已经有了远东明珠的称号,但是距离成为20年后的不夜城,还差的远。第一条电车,正在规划中,后世许多地标建筑还没有影子。
  黄金荣刚刚还在法租界巡捕房爬阶梯,还不是后世的那个大亨,杜月笙刚刚二进上海滩,还在法租界的水果店当伙计,还在为了帮其他小伙伴评评理,摆平一些小麻烦,被人尊称月笙哥,而暗自欣喜。
  嗯,这些都是陆仁炳坐着黄包车在法租界闲逛时,看到的。他还慕名,去买了杜月笙打工的哪家水果店的水果,欣赏了杜月笙削水果皮的刀法。嗯,那感觉还是很爽的。
  杜月笙没读过几天书,但是对读书人还是很有好感的。他看到陆仁炳一身长衫的,读书人打扮,自然而然的就留露出了恭维的神态。这让陆仁炳,也有点轻飘飘。未来上海滩的大佬哦。
  不过杜月笙也可以归结到这个时代的主角的行列,他还是不要去招惹了,大佬的成长之路,那肯定是要牺牲很多炮灰的。他还是绕个远比较好。
  他对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后,以何业立足,一直没有什么头绪,碰到了杜月笙,让陆仁炳想到了一个立足上海滩的切入点那就是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文化人,嗯,一个报业大亨就不错。
  抗战前的民国时代,除了那些舞台上的军阀督军,和党人领袖之外,就是灿若星河的文化名人了。当个文化人,写写文章什么的,陆仁炳也做的来,但是最爽的还是做个幕后的报业大亨。这个时代,办报自由,直到蒋光头上台之后,才会出现严格的报业管制。
  想想自己办报之后,给那些未来的文坛大佬发润笔,那感觉岂不是很爽。
  陆仁炳也不是不想做实业,但是这年头他一没人脉,二没声望,做实业实在是太艰难。在这个上海滩,干什么事都有行会,连糊个纸盒子都有行会。一个没有资历没有人脉的人,想要进别人的领域做事,麻烦污糟事,不知道要经历多少。
  还是先从看起来比较清贵的文化事业,起步比较好。华文报业现在方兴未艾,一切都处在野蛮生长状态,也没有一个真正有影响力的行业领袖,出面组织行会。只要有钱,就可以办报。办报出了名声,陆仁炳就可以从泥腿子,晋级成为文化人了。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姓赵了,嗯。
  而且,经过陆仁炳的考察,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名刊,等着他去接收。只要接收了,只要稍加经营,就可以立马积累大量的名声,获得大量人脉。
  这个报刊就是秋瑾创办的《中国女报》,因为秋瑾的就义,这份烈士生前办的报,已经没有未来了。中国女报的主编陈伯平也随着徐锡麟在安庆就义了。
  安庆起义失败之后,《中国女报》就风雨飘摇了,秋瑾临终前,还在惦记着这份报纸的第三期的校对,出版问题。
  现在要想接收中国女报,就必须要快点下手,不然等报馆的人,流散了,陆仁炳就得另起炉灶了。
  所以陆仁炳在得到秋瑾就义的消息后,就赶紧奔往,北四川路厚德里91号,那里是中国女报的馆址,也是秋瑾在上海的落脚地。
  这个地方,现在不算是租界。但是却也是个特殊地点。这是公共租界越界筑路的成果,租界建立后,发展迅速。公共租界的洋人,老是想着扩大租界范围。但是清廷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官员肯承担卖过的骂名,所以始终不许。
  但是这挡不住洋人,他们非法越过租界的范围向外扩张,他们也不说是扩界,就说是修路。改善交通。
  打擦边球,上海官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这就是越界筑路了。越界筑路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庚子年之后,清廷战败,各国租界就越发放肆。这些筑了路的地界,等到民国后,就名正言顺的,划归了租界了。
  现在北四川路厚德里,就是在这么个地位不明的地点。虽说各国在这里没有设巡捕房,没有驻军,理论上清廷在这里还有执法权。
  但是沪海的官员,还真就没那个胆子,来这里抓人。
  所以陆仁炳赶到的时候,中华女报的办公地点,还有人在。不过因为,创始人秋瑾,主编都就义了。
  陆仁炳赶到的时候,当家的是陈主编的助手陈晚蓝,编辑陈志群,还有秋瑾的好友上海女校的创办人,秋瑾的挚友吴芝瑛女士正在闭门商谈什么事情,气氛相当低沉。
  因为安庆和秋瑾的事情,中国女报已经风雨飘摇。他们正在商量着去绍兴给秋瑾收尸,陈晚蓝逃亡的事情。陈晚蓝是烈士陈伯平的妹妹。以清廷对于徐锡麟秋瑾案的重视程度,搜查到这里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里毕竟不是真正的租界,一旦清廷下狠心,他们被捕只是时间问题。另外还有就是给秋瑾收尸的问题,秋瑾被杀后,被曝尸数日。秋家众人现在还在大牢里,其他人谁去收尸,就有可能被认为是同党,所以到现在还无人收尸。
  作为秋瑾挚友的吴芝瑛正打算去绍兴,伙同秋瑾的另外的两个闺蜜徐氏姐妹,为秋瑾收尸。
  至于这还没有刊发的中国女报第三期,已经没有人去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