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8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12

  对于孙兰花的奇葩打扮,陆仁炳也没辙,这就是这个时代流行风潮。
  双水村风云人物王彩娥,自从引发了一场大战后,在娘家人的撮合下,改嫁给了石圪节街上的理发师胡胖子。
  胡胖子自从娶了这个风云人物之后,解锁了潜藏在骨子里的托尼基因,成了方圆十几里妇女们的偶像。托尼胡引进了电打技术,专门给女人烫画片上那些女明星那种大波浪。生意火爆的不行,妇女们排队都排几里地长。
  据陆仁炳猜测,最近又流行的描眉画眼,也是王彩娥引领的。真是一个风云女人,黄土地限制了她的发挥哈。据不可靠的小道消息报道,现在王彩娥又跟公社里的某个风云人物,睡到了一起。
  大家都是瞎猜,不过陆仁炳一点都不羡慕,他注定是王彩娥睡不到的男银。关键是这个王彩娥祸害了孙兰花的审美。
  陆仁炳说了她几次,这个女人现在正处在兴头上,根本无法抑制描眉画眼的冲动。当着陆仁炳的面,她倒是不画了。只要陆仁炳一出去逛游,她就立马对镜贴花黄。
  搞得罐子村的浪汉们,还以为孙兰花终于开窍了,要给王满银带绿帽子呢。晚上来敲门的骤然多了起来,结果被孙兰花大棍子打出去了。
  陆仁炳从外头回来的时候,拉着他说骚话的人多了,大部分都说是孙兰花要出墙。陆仁炳当他们是放屁。
  风言风语不是那么好平息的,所以陆仁炳就撺掇着孙兰花以毒攻毒,鼓动着整个罐子村的妇女都投奔了新生活,才算是得了安生。奈奈地,整个罐子村的女人,都画的跟鬼一样。罐子村的计划生育工作,一下就好做了起来。
  哪个男人面对着自家婆姨的血盆大口,也下不去嘴啊。
  春天来没来,陆仁炳不知道,反正女人们开始发春倒是真的。不过情形到了下半年开始发生变化。黄原的领导终于下定决心,开始推经责任制了。双水村率先发动,孙少安不管田福堂和孙玉亭的反对,率先分了他们一队的地和财产。搞了个十几个责任组。
  罐子村也跟着行动起来,王满贵到底比田福堂要活泛一点,没有那么重的偶像包袱。整个罐子村全部分了责任组。
  陆仁炳家跟其他四户组成了一个村民组,本来责任组应该是集体劳动的。可是谁也不再像伙着干,所以组内很快又做了划分,大家各种各的。
  因为公社的头头不作为,整个石圪节公社的改革其实是处在放羊状态,搞出了不少乱子。有的大队搞均分,连手扶拖拉机都拆成零件分了。牲口都差点剁成肉馅,给平分了。
  不管别的村庄闹出多少乱子,反正罐子村没出啥大乱子。陆仁炳家分了九亩地,上中下地各三亩。同其他村庄一样,因为搞平均,这些地块都不集中,东一块,西一块。
  陆仁炳看着心里烦,就做主把地全换成了所谓的下等地,九亩地合成了一大块。
  孙兰花心里很不满意,下等地,离河远,地形又不平,又贫瘠。陆仁炳安慰她说,种地才能挣几个钱,她男人现在都是几十个万元户了,还种啥地。
  但是孙兰花却又不同的观点,农民不种地那还是农民么?以前给公家干,一年到头分不了多少钱粮。现在跟自己干了,交了公粮,都是自己的。那还不好好干,手里钱再多,哪有仓里有粮,心里踏实。
  在孙兰花的心里,没有什么事,比米缸里没粮更恐怖的事了。
  陆仁炳把所有的地都换成了赖地,让孙兰花感觉天都塌了,那点地打的粮食不知道够不够交公粮的。
  平常对陆仁炳百依百顺的女人,第一次冲着陆仁炳发了火,并且哭了大半夜。搞的陆仁炳都难受了。
  唉,陆仁炳不得不说了自己的打算。
  地块大了,便于机械化生产,也省得把时间都耽误在路上。
  陆仁炳打算自己买个水泵,买一些水管子,把自己那九亩地变成水浇地。以后有条件了,就在地头打一口深水机井,省得再靠天吃饭,反正他自己有钱。
  先买一头骡子,一套犁来个半机械化,等将来条件允许了,再买拖拉机,收割机。
  孙兰花听着陆仁炳的打算,渐渐放开了心结。也是自己男人这么靠谱,那还有啥可担心的。
  最重要的是,她想到自己炕洞里埋的那一箱子的钱给了她很大的底气,或许自家男人真的能做到,不然能怎么样呢?
  孙少安对于陆仁炳不要好地,要赖地的做法也不是很理解。不过想到自己这个二流子姐夫根本不懂种地,他也管不上罐子村的事,也就没啥想法了。不行就等大姐家没粮食吃了,自己家多送点过去就是了。这种事,以讹钱也不是没干过。
  孙少安是有底气的,他是种田的好手。搞了责任制后,更是激发了所有人种田的热情。一天到晚在地里忙活,根本不用别人催,秋收后的粮食就超过了过去最好的年景。
  收完秋之后,更是将自己的地,深耕了两遍,粪肥施了好几车。等到麦苗长出来,一队的实行了责任制的田里的苗,黑绿黑绿的,看着就喜人。与之对比的就是没有搞责任制的二队金家湾地里可怜巴巴的苗子。
  现在要分地,他们心里都有阴影,所以根本没敢动手分地,决定再看看风向再说。结果就是金家人,眼巴巴的看着田家疙瘩的人,废寝忘食的搞生产。
  金家人也不都是落后分子,金富早就流窜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半年都没回来了。比陆仁炳这个渐渐回归正轨的二流子还疯狂,陆仁炳知道金富是个“有技术”的人,现在春天来了,百花盛开的同时,蛰伏了一冬天的害虫,老鼠也开始活动了。
  嗯,他陆仁炳不是害虫,他是早起的鸟儿,吃了最肥的一口虫子后,就回老窝喂雏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