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8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愿望1

  嗯,陆仁炳现在真是脑袋大,现在他真是案板上的肉,他自己倒是可以逃出去。可是这里还有朱由榔的老婆孩子,还有他的老娘。朱由榔可是想保着他一家平安的。
  手下这帮人在忠诚上是没问题的。但是应拼的话,根本指望不上。手里没兵器,怎么对抗如狼似虎的三千缅军呢?
  嗯,看来只能自己亲自上了。陆仁炳仔细想了想,所有的事情,感觉不拼是不行了。
  于是他睁开眼睛,看了屋子里的一干人。然后说道“回复使者,明日朕亲自率百官前去与缅王盟誓,以示诚意!好了众位可以散去了,沐天波,马吉翔留下,其余人等散去吧。”
  众人还想劝说,谁都知道这次缅王不怀好意,皇帝还要亲自前去,万一发生了意外怎么办。但是陆仁炳根本没心思跟他们闲扯,众人才心事重重的退下。
  马吉翔跟沐天波矛盾重重,两个人根本不对付。准确的说,所有的人都跟马吉翔这货不对付。前一阵子,有好几拨人马来营救永历,都被马吉翔忽悠着永历下敕书给退走了。沐天波实在是受不过,暗中联络了几个人,想把永历弄走。结果被马吉翔这货,识破然后还杀了几个人,其中还有沐王府的老家人。
  沐天波早就对马吉翔这个奸贼恨之入骨。但是因为永历的袒护,谁也拿他没辙。其实永历也拿这货没辙。马吉翔纵有百般不是,对永历也不尊重。但是有一点要不是有他一路护送着永历逃窜。永历早就挂掉了。指望着,那些军中大将,永历的人头,指不定早就被送往北平了。
  所以看着怒目而视的两人,陆仁炳也不管,跟着永历的这一帮人,就没有一个真正的好货。沐天波这厮,也有过坐视其他各地明军求援,一毛不拔的黑历史。要不是清军打破了昆明,他也不甘心放弃祖宗基业,跟着永历流亡缅甸。
  要是手底下的人都是一条心,别说永历了,就是陆仁炳也受不了。
  “好了,你俩有啥恩怨,以后再说。现在的情形你们是都知道了,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明天去对岸,肯定是九死一生,你们有什么主意没有。”
  二人听到皇帝问话,都收起怒色,开始继续愁眉苦脸。能说的,他们都已经说过了。就是没辙,才只能硬着头皮,明天去对面赌运气的。
  “既然你们俩都没有主意,那我就问你们,现在我们手里有多少兵器,这边有多少可用的人手?”
  “启禀陛下,”马吉翔开口了,他虽然为人贪婪,又奸诈,但是业务能力还是有的。现在行在,除了文官,家眷,宦官之外。能拿动刀枪的,大概有50人,我们这里兵器只有刀五口。分散在其余村寨的人员,一家一人,可用的大概有五六百人,兵器是一口也没有。“
  ”现在行在周围有多少人看守?召集个村寨的人来这里集合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二人的神色越发郑重,皇帝这是要干什么?终于要雄起了么?沐天波,心里终于燃起了火焰。这个皇帝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但是他也没办法,只能认了。只是以前的皇帝只知道逃命,啥想法也没有,要不是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沐天波才不愿意跟这个傻子玩呢。
  现在皇帝要振作,要拼命,虽然很反常,他还是挺振奋。谁也不想白白去送死不是。
  马吉翔感觉事情有点超出自己的控制,一直被自己捏在手心里的皇帝似乎要逃脱。不过现在局势危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禀陛下,这里有缅人一百多人看守,散在村子里的人手,如果顺利的话,天明的时候,应该能凑齐。“马吉翔躬身说道。
  ”嗯,沐卿去召集村里人的事,就麻烦你了。务必让他们在天明之前,赶到行在。那些村民敢有反抗者,一律杀无赦。另外人来的时候,最好寻摸好兵器农具。
  沐天波精神一震,领命离去。
  “马卿,召集我们这边的好手,今晚就将看守的人处理掉,务必使人不能逃脱一个。另外,朕知道卿手上还有些粮米,朕想先借用一些,可以立下字据。等将来朕境况反转定当加倍奉还如何?”
  马吉翔顿时如同吃了翔一般,“陛下说的哪里话来,臣哪里有粮米。额,这个如果真的要用的话,陛下还是先写字据的好。”
  马吉翔本来还想推脱,可是他看到陆仁炳脸色不善,只得改了口。他不怕皇帝。这个皇帝的丑态他见得多了,但是他却不能失去这个皇帝,一旦皇帝厌弃了他,光这行在里想弄死他的就不下百十个。
  陆仁炳也干脆,写了借条。马吉翔小心的接过纸条,吹干了墨迹。揣进怀里,出去找人了。他这个人真本事是有的,就是心胸品性太差。
  对于弄死这百八十缅兵,马吉翔早就在心里计划过很多次了。毕竟他早就有带着皇帝继续跑路的打算。他之前已经计划好了,要带着皇帝继续往南跑,然后在往东,弄条船出海的。
  之前他放出消息说皇帝已经赴闽了,到也不全是忽悠人。虽说郑家人先前不认可万历,可是现在他们扶持的皇帝也挂掉了。对于送上门的万历肯定不会拒绝。
  反正能跑一阵儿是一阵儿。所以他早在心里谋划了很多次,怎么干掉看守,溜之大吉的计划。
  缅兵看守了永历一年多,对于这帮连武器都没有的天朝人,早就不放在眼里。看守稀疏的很。很轻松就被,马吉翔带着人,分别搞定。嗯,缴获了一批兵器铠甲。这些兵甲还是陆仁炳他们这拨人卸下的。
  陆仁炳去查看了一下之后,吩咐人,将尸体扔进河里处理掉,即开始吩咐人开始埋锅造饭。等饭做好的时候,沐天波带着一大批人过来了。有男有女,看样子是把老弱妇孺也带回来了。
  这些人浑身血气,拿着锄头,粪叉,竹竿等。陆仁炳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帮人竟然屠了村。原因是这帮子人太狠了,根本不拿他们这些人当人。老弱妇孺多有被侮辱虐杀的。连通政司的大员都被逼死了。
  这伙**有了机会如何能不报复,对于他们的行为,陆仁炳也不去追究。只吩咐他们赶紧吃饭,又安排老弱妇孺进行在。
  沐天波带着这帮人,屠了几个村子,还抢了不少肉米,一下子缓解了行在的粮荒,这些都是小事。等吃完之后,陆仁炳就吩咐沐天波,并几十个军官,带着**们趁着夜色,度过河,占据地形隐藏,等到天明的时候,等待陆仁炳的信号,收拾那帮不要脸的缅人。
  沐天波等一众**吃完后,就泅渡去了对岸。
  缅人对于陆仁炳这一干板上的肉,根本就不重视。虽然已经制定了计划。但是对岸确实没有啥布置。难怪他们对阵来营救永历的那一股势力,都打不过。只能靠着永历的敕书来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