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7章 第七个任务 包工头的执着6

  嗯,这不是陆仁炳瞎扯的,而是他在之前几次还能回到原世界的时候,努力做过的几个计划之一。他利用自己的记忆,记住了改开后,国内几次重要的发财机会,认真学习了每次风口来临时,走在风口浪尖的那些弄潮儿的成功经历。更是记忆了股市历年的行情,妖股及其听说的幕后新闻。
  恰巧2009年的几个妖股,就在他的记忆之内。他已经对比过已经过去的零八年的股市行情。发现与记忆中的行情一模一样。这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所以过年期间,他就通知了之前的那些工人,说自己年后不做了,让他们另找门路。
  送走了陆人丁,陆人芳,他就去市里的证券交易所,开了户,将手头的六百万存入了账户,购买了一台电脑,买了炒股软件,回家开通网络,做起了炒股宅男。
  那几个供应商的欠款,他通过电话沟通,晚几个月给他们,许给他们很高的利息。供应商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要陆人兵不玩失踪,他们还不至于,驱车几百里过来要债。
  几只妖股行情启动的时间不同,正好方便陆仁炳,按计划操作,设定好操作计划后,陆仁炳便将账户的操作,交给了主程序。他也不要求,每次都能达到获利最大。有个两三倍的收益就撤出,不搞极限操作。
  剩下的时间,陆仁炳便开始调查那辆肇事车,寻找的策略也比较笨。陆仁炳让系统将方圆500公里以内的加油站,汽车修车厂,路口监控视频,4S店事发前后几天的视频全部集中起来。
  需要这些地方数据的原因,那辆肇事车辆,报废车场,总需要加油,案发后肇事车辆总需要修理,如果有可能他也许还需要去走保险流程,如果对方很有钱,也有可能直接将车辆报废。
  根据碰撞现场的,采集到肇事车辆的油漆痕迹,可以基本判断那是一辆黑色轿车,价格在二十万左右,那辆车的右前车灯损坏。
  有了这些数据,加上几个筛选条件,就能基本上确定那辆车。数据很庞大,陆仁炳配合着系统筛选了好几天,才初步圈定了十四辆最有嫌疑的车辆。
  这些车,现在分布在十四个不同的城市,最远的距离陆仁炳四百公里,最近的就在市里面。这些车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事发当天都在那片国道附近的摄像头,被拍到过,又在第二天的监控中出现了右侧前车灯损坏的情况。
  然后陆仁炳又,仔细分析了这十四辆车的情况,排除了五辆有准确车祸记录的车。剩下的九辆嫌疑车辆。
  陆仁炳马上就开始行动,先去了本市的那辆嫌疑车辆那里,了解情况。陆仁炳到达的时候,那辆车已经被车主修复了。是一辆黑色帕萨特,车主是一个三十岁的中年人,在一家国企上班。
  陆仁炳通过,跟那个人单位的人先接触,旁敲侧击的了解情况,又回到那个人的小区,找小区保安了解情况。最后大致确定,那个人的车辆确实是在事发当天,出现过在现场附近,但是基本上排除了嫌疑。因为小区保安证实,那辆车实在小区内撞坏的,是那个中年人的儿子,刚拿到了驾照,在小区里开车时碰到护栏撞坏的。
  保安还跟着物业负责人,上那个人家里谈赔偿情况来着。这个小区有监控,陆仁炳通过系统查看了那天的监控录像,也确定了那天这辆车回小区的时候,确实没有损坏。
  陆仁炳没有直接接触那个中年人,就赶奔下一个地点。半个月的时间,陆仁炳辗转八个城市,排除了八辆车的嫌疑。
  最后剩下的那辆车,在三百公里外的省城。陆仁炳马不停蹄的,驱车赶往车辆存放地。
  到了现场,心里就有点凉了,车子被扔在城郊的一个废弃工厂内。这个厂区以前可能是个村办企业什么的,现在废弃了,连个看门的都没有。
  厂房就是普通的几排民房,院子里荒草都一尺多深。车子被扔在院子里,车子已经被拆的就剩一个空壳子了。轮胎什么的也没了,四个车灯都被砸了,车玻璃也被砸碎了。车辆牌照也被扭烂了,几乎看不出号码了。
  但是陆仁炳能够确认,这就是那辆肇事车辆,因为他在车的右前灯的位置附近,采集到了一些干涸的血迹,他用损身携带的自封袋,取了一点血迹,留作证据。然后他打电话给县里的交通局,说自己找到了肇事车辆,让他们帮忙调查一下车辆的来源。
  他自己当然也能查到这辆车的主人,但是他需要通知警方,督促他们关注案件的进展。
  交警队那里很快给出了结果,这是一辆被盗车,车的主人在事故发生前一天就报了案。
  到这时候案件脉络,就基本清楚了。
  当时车的主人,在外地出差,结果车辆被盗。然后盗贼开着这辆车疯狂逃窜,路上撞上了陆人兵的老婆孩子。然后又走小路,躲避监控,将车开到了省城,拆解后将之抛弃。拆解的零部件,也被盗窃人,卖给了不同的收购商,获利后,不知所踪。
  对于这种情况,县里的交警并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他们没有异地执法的权力。也没有具体的嫌疑人,没法网上通缉,事情还是得靠自己。
  陆仁炳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他也没有什么怨言。只能自己继续追查。陆仁炳在废旧工厂附近走访了很多人,大家没有人根本没有人关注那个废旧工厂的情况。
  陆仁炳又仔细观察那辆废旧车辆,最终从车厢里取的了两枚不同的指纹,也取得了几个脚印。又在车辆不远的地方取得了几个烟头。天气比较冷,烟头上还残留着嫌疑人的唾液,也许能提取出一点DNA。
  陆人炳又暗地里走访了附近的废品收购站,或者汽配厂,没有发现那辆车上的零件。也许这个团伙的人将这批配件卖到了更偏远的地方。
  那些零配件他们或许是从这里抬到马路上的,某个车辆里,然后又走小路,避过监控,去了其他地方贩卖。
  陆仁炳的系统还没有强大到能跟踪一个没生命,没什么基本特征的零件的程度。
  仔细研究了这两车的有限的监控视频,也没有看清楚窃贼的面目。只能确定窃贼有三人,都带着遮盖面目的围帽,一看就知道是惯贼。
  还是流窜作案的贼,再没有特殊手段的情况下,基本上就不可能抓到他们了。
  陆仁炳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又那仔细的在那辆废车周围,寻找东西。希望能找到点毛发什么的。
  虽然占卜术,寻人术,在这个世界并不太灵。但是还是能起点作用。总比这么大面积的,筛查有用的多。
  仔仔细细的搜寻了无数遍之后,陆仁炳终于在车厢的一个角落的一滩污渍里,发现了几根短发。
  那谈污渍应该是痰,陆仁炳通过系统知道车的主人是个搞艺术的长发青年,那么这几跟头发,有很大概率就是凶手的。
  采集到了足够的证据。
  陆仁炳马不停蹄的,将他们送到一家检测中心,自费抽提DNA,做比对。几天后检测中心给出了报告,确认血渍确实是陆仁炳老婆孩子的,污渍里的毛发,和一枚烟头上的DNA信息高度一致,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同一个人。烟头上还提取到了另外两个人的DNA。指纹来自于两个人。
  能得到的就是这些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