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71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8

  在这片土地上,从古至今都是皇权高于神权的。
  每次改朝换代,也必然伴随着鬼神世界也会随之巨变。鬼神世界对于阳世的干涉成度,也取决于皇权肯让度多少。
  明清两代的皇权高涨,所以将神道也纳入了权力体系,所以才有了聊斋世界里,活人能与鬼怪共处,人间的官场权力高于阴间,不时有地府请人间的官吏,去帮忙断案的事。鬼怪也不敢轻易害人。
  曾有某地一个书生的父亲,被当地的富户害死,到了阴间告状,那富户竟然买通鬼吏,将书生的父亲关入牢狱受苦。
  书生不愤,上城隍告状,结果城隍也被买通,告倒阎王那里,竟然也被买通。被抓入地狱折磨。
  但是这书生矢志不渝,一心告状,被阎王弄权,被迫投胎,也不改志。不吃奶将自己饿死。
  最终书生碰到了二郎神,告状成功,从鬼吏到阎王都被惩处,被打入畜生道。
  这个世界的阎王地位,大概只相当于一省提刑,只负责刑狱审判而已。他的上面有好多神仙帝君,阎王只是一个称号,并不唯一,十殿阎罗只是虚数。一省一个就差不多。
  正因为神道体系是现实的镜像,所以这个世界的神鬼世界也有无数的神位,需要人手填充,所以这世界的鬼神,都要参加考试。
  品德高尚的读书人,死后通过考试,也可以做鬼神。
  阳世间的官位,能压制同级别的阴司神灵。所以阳世间的人做了官,连鬼神都敬畏。
  这也是颜如玉一直推动郎玉柱科举做官的原因。只有郎玉柱做了官,才能给她做庇护。
  秦仲因为受到陆仁炳的指点,对他敬重有嘉,对于陆仁炳的问题,也是知无不言。说了很多阴司秘事。
  陆仁炳问他为什么叫自己上仙?
  秦仲说,陆仁炳气血旺盛,远超常人。寻常生人的血气犹如蜡烛,秦仲的血气却犹如太阳。鬼神能靠近普通生人,吸收一点血气。
  但是若是靠近陆仁炳,却有可能被强大的血气灼伤,甚至被冲撞的魂飞魄散。
  并且陆仁炳的神魂,有浑厚的功德光环,是有道真仙修炼有成的标志。
  这种真仙身具法力,不是秦仲这种依靠神职获得法力的微末小神能招惹的。
  据秦仲说,他见识浅薄,不知道陆仁炳的法力到底有多强,但是单从法力强弱比的话,他见过的龙虎山传人,当代张天师也比不过他。
  所以陆仁炳,行走在路上,在鬼神眼里就像一个移动的太阳,谁敢靠近他呢?
  秦仲也就是在自己的神域中,才敢接近陆仁炳。
  陆仁炳这才明白,为啥他走了这么远的路,竟然一次鬼怪也没碰到过,原来都是被自己吓跑了。
  他有点意兴阑珊,他还想着来段艳遇啥的呢。
  陆仁炳问秦仲要了,可以看出气血和功德光环的法门。秦仲二话不说就教给了陆仁炳,陆仁炳一试就会了,他有天眼通,这法门也就是一个天眼通的小应用而已。
  通俗的讲,世间万物之所以能被看到,是因为他们反射的光线进入了我们的眼睛。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反射的光,并不是他们自己的光。
  天眼通就可以不借助反射光,直接看到这个事物本身散发的电磁波,可以直指事物的本质。
  功德光环,血气什么的,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电磁波,你对他没概念,就不会去分辨,你脑海里有了概念,你就能看见他。
  就好像老式电视屏幕上的雪花,每个人都能看到,却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个物理学家告诉你,那就是宇宙微波背景辐射讯号,于是你就看到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讯号。
  秦仲本来就是个凡人,会的法术不多,见识也有限。一场酒宴下来,就被陆仁炳套干了存货。
  陆仁炳也向他,讲了很多科举的趣闻,技巧。秦仲也很满意。
  一时间宾主尽欢,酒足饭饱之后,陆仁炳在神域的客房睡下。
  第二天一早,陆仁炳用过早点,就向秦仲告辞。
  秦仲有点扭扭捏捏的提了点要求,想让陆仁炳帮忙修缮一下小庙,顺便给他烧点香火银两。秦仲说他在这里穷困已久,昨天招待陆仁炳已经基本耗干了他的积蓄。
  陆仁炳看着这个窘迫的山神,不禁哈哈大笑。
  告诉他放心,他这就去给他置办妥当。
  陆仁炳出了庙门,沿着开路走了二十多里路,到了一个小镇。他在镇上买了建筑材料,香火纸马,又雇了几个工匠,两两辆车,将这些送到山神庙。
  在那里待了两天,将小庙修缮一新。他也亲眼见识了,燃烧的纸钱元宝,纸人纸马,怎么在神域里变成了真金白银,真人真马。
  也知道了为何阴间不会出现通货膨胀,原来无论你烧的钱,是多大面额,到了那里一张纸就是一个铜钱。你越虔诚,你烧的纸钱转化的钱就越多。因为那钱实际上就是你的信仰之力。在陆仁炳这里就是魂力。
  因为他做过了实验,亲自在一个纸元宝上注了一点魂力,结果本来应该转化成一枚铜钱的纸元宝,变成了真的一个大元宝。
  所以人与鬼神的关系,本质上就是交易。人用自己的魂力交换神灵的保佑和庇护,神灵依靠信徒的魂力,维持存在和生计。嗯,这就说的通了。
  想通了一些事的陆仁炳,心怀大畅,又同秦仲吃喝了几天,有了钱的秦仲,也买了很多鬼神世界的美味佳肴,让陆仁炳品尝。
  一时宾主尽欢。
  等山神庙修好,重新开光之后,陆仁炳才向秦仲告别,在秦仲的深躬之中,陆仁炳背着自己的书箧,上路了。
  陆仁炳现在知道了自己的状态,估计遇到鬼怪的可能性不高,所以也不再刻意走荒郊野外,只沿着大路走。
  遇见村就停,遇见店就住,见到人也跟人搭个伙,行程惬意了许多。
  每到一地,他都会拜访当地的土地,城隍,果然金钱开道之下,鬼神都会俯首。
  这些城隍土地,生前大多也是普通人,他们受限于神职,并不能直接与人来往,其实也很郁闷。
  所以他们对于陆仁炳,这个出手大方,还能跟他们交流的真人,实在是敬若上宾。陆仁炳也从这些地方神衹口中知道了不少,趣闻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