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2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9

  不管朝堂之上风云如何变幻,翰林院里还算风平浪静,只要你不刻意出风头,没人会注意到你。
  陆仁炳也不像张居正那样深受大佬器重,每日打卡上班,在班上抄书读书。下了班就回家。
  如果不是大佬召见,从不主动前去拜会。这让经常去大佬家请教学问的张居正,很是恨铁不成钢。
  奈何,奈何!
  不过这世事就是这么不如人意,你越是想低调,有些事他就越让你高调。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嘉靖皇帝崇道,宫内每天都要祈祷,做法事,因此对于青词的需求量庞大,因此朝中大员为皇帝写青词是基本技能,供皇帝给天地发短信用。
  作为皇帝御用文书班子的翰林院,这写青词的任务就更甩不脱了。
  每天写一篇青词太夸张了,但是隔三差五交一篇,还是必须的。
  青词这东西是有一定规制的,骈俪体词藻华丽,既要拍老天的马屁,也要拍皇帝的马屁,再就是要帮着皇帝拍老天的马屁,展示皇帝的功绩,祈求上天赐福。
  正史上嘉靖皇帝的青词,老天有没有收到,陆仁炳不知道,但是这个世界,陆仁炳可以猜想,估计是老天收到了,也收烦了。
  陆仁炳作为庶吉士,平时也会写青词交作业。一般情况下他们这些小卒子的青词是不会引起注意的。
  再说了陆仁炳的青词,写得根本就不够出彩,怎么也轮不着他出头。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寸,这一天庶吉士陆仁炳正在自己的桌案上,抄录上司交付的文书。
  突然有人小吏,来叫他,说是宫里有人传唤他。他赶忙整理衣冠,前去正堂见礼。
  正堂里值班的学士,正在招呼一个面白无须,着内侍装的人。
  陆仁炳上前见礼,值班的老学士介绍了来人,是西苑负责伺候皇帝炼丹的火者。
  没有圣旨,也没有口谕,那火者只是来传召他去西苑见驾。
  陆仁炳一头雾水,暗地里询问里值班学士,那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说陆仁炳要发达了。酸溜溜的语气,谁都听的出来。
  陆仁炳交接了手头的工作,匆匆忙忙地就去见驾了,也没有沐浴更衣什么的。时间不允许,那火者一个劲儿地紧催。
  嘉靖皇帝自从壬寅宫变以后,便搬到了西苑居住。
  壬寅宫变是嘉靖心里的一根拔除不掉的刺。一帮宫女企图弑君,并且几乎就已经成功了,方皇后赶来后,救了皇帝,却也借机干掉了两个和自己不对付的妃嫔。
  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反正这根刺扎在他心里,永远也拔不去了。当初的知情人都已经被干掉,连给嘉靖看病的太医,都惊惧而死。
  去年年底,也就是嘉靖二十六年底,皇后寝宫失火,嘉靖竟然不许别人救火。于是最后一个知情人方皇后,就在这场大火后,惊吓而亡了。
  对于嘉靖来说,那个皇宫大内,一直以来就是不详之地。
  他登基九年都没有子嗣,宫内经常能听到鬼哭的声音。
  心虚的嘉靖认为,那是他让孝宗一脉绝嗣,苛待张太后的报应。
  但是想让他低头是不可能的,有鬼他就请高人捉鬼,正一道的道士邵元节,被他请进宫中捉鬼,又在宫内修建宫观镇压鬼怪。
  邵元节又荐了陶仲元,二人也算是真正的高人,祈禳捉鬼求子无有不灵,再加上二人都是深谙养生之道,这让嘉靖皇帝对于修仙问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壬寅之变的根由,就是他为了实践炼丹术,苛待虐杀宫女造成恶果。
  事发之后,他就搬到了西苑,没有大事,就不再回那个不详的宫城。
  邵元节已经仙去了,现在在西苑伺候皇帝修道的道人就剩下陶仲元一个了。
  陶仲元今年已经七十岁了,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
  陆仁炳被带到的时候,宫室内,身披道袍盘腿坐在蒲团上的嘉靖,和同样在打坐的陶仲元。
  房间内香烟缭绕,果真有那么点神仙洞府的意思。
  二人都闭目养神,陆仁炳也静静地站着没有打扰,同来的火者,把他带进来之后,便退出了。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打坐的二人组才睁开眼睛,看向陆仁炳。
  陆仁炳赶忙见礼,嘉靖皇帝也没难为他,便让他平身。
  他没有问陆仁炳话,反而询问陶仲元“真人,这便是做那篇青词之人,你看他有何特别之处?”
  陆仁炳刚进来的时候,陶仲元瞥了他一眼,见只是个身穿青色素服,连个品级都没有的人,起初还不太在意。等他听到皇帝的话,睁开眼正式打量陆仁炳的时候,赤色的红光差点亮瞎了他的眼。
  他赶忙起身,向陆仁炳行礼,“小道不知上仙驾临,还请上仙恕罪!”
  这一下轮到嘉靖吃惊了,陶仲元有多大本事他是清楚的。皇帝不是傻子,如果这道人真的什么也不会,嘉靖才不会凭白无故的养着他们。
  他是见过邵元节,陶仲元施展法术的,也接受过他们二人调理身体,吃过他们配置的药丸,那是实打实的真东西。
  除了这些之外,邵元节,陶仲元都是那种真正的得道高人,对于嘉靖赐予他们的恩惠,其实并不在意。
  他们也实话对嘉靖说了,他们本身只是修道入门,并不是什么陆地神仙,只会一些养生法门,并不能让人长生不老。
  至于炼丹之类的,也非他们所长,让嘉靖不要期望太高。正是因为他们的坦诚,才让嘉靖更加信任他们。
  自视甚高的嘉靖,其实只是需要一个引路人而已,邵元节,陶仲元不会炼丹,不代表他这个天子不行。
  所以他还是将二人留在京师,赐予高位,还荫及他们的家人,以笼络他们安心陪他修道。另外也是树一个靶子,给那些文官。嗯,朕之所以沉迷修道,全是妖道蛊惑,你们不要骂朕,要骂就骂他俩。
  好在邵陶二人,都是真正的聪明人,从不乱伸手,为人也是谨慎内敛,才没有招致更大的灾祸,都得以寿终正寝,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