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15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19

  一场酒喝的,孙家父子都倒了,孙少安,孙少平都哭的一塌糊涂,两个大好的汉子,心里都憋了足够多的委屈,他们都是天性好强的人,可是无情的现实,总是为难他们,他们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不敢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敢奢求不合身份的事,更不要说追求什么梦想,他们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在时代和现实的夹缝里,不断的前行,不敢去想终点在哪里的事。
  甚至受了委屈,只能自己找个没人的角落,偷偷抹一把泪,然后继续笑着面对所有人。
  村口的哭咽河,不知道带走了孙家兄弟多少伤心的泪水。可是这能怎么办呢,吃苦受累,就是咱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家子弟的命运啊!
  孙玉厚喝多了酒就歪在炕上睡着了,孙兰花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娘家兄弟,心里也难过的不行,最后他们都歪在炕上睡了过去。
  陆仁炳倒是没有喝醉,不是他酒量大,而是他没啥心事。常喝酒的人都知道,有心思的人喝酒最容易醉。陆仁炳诸事顺遂,当然没那么容易醉。
  他甚至还喝完了,孙兰花给大家熬的汤。然后接着去大伙房,开始收拾新收来的鸡鸭。猫蛋上学去了,狗蛋吃饱喝足,不知道上哪里野去了。
  孙家三父子,等到掌灯的时候,才醒过酒,他们吃过晚饭才回的双水村。陆仁炳给他们包了一万块钱,本来想给多点的,但是孙家觉得一万块都足够富余了。
  孙家人坚持打了欠条,借款人是孙家父子三人,孙少安还单独写了个借款两千的的条子。陆仁炳坚持了一下,就没再客气。
  孙少安拿着巨款,一路小心翼翼的回了家。现阶段农村的治安还算可以,但是架不住钱实在是太多了。孙玉厚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一次性拿过这么多钱呢。
  孙家父子回家之后,怎么样,陆仁炳就不管了。等他们开始干的时候,他过去搭把手就行了。
  孙兰花送走了娘家人,一把就贴在了自家男人身上。在她的心里,还有哪个男人,能像她男人这样照顾老婆的娘家人。她自己都没有想过还要给娘家人箍窑,还支持兄弟读书。
  在她的印象里,没有哪个出嫁了的闺女,能这么贴补娘家的。她自己虽然没有公婆,但是也没有起过这样的心思。
  自己男人为啥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自己,那还说啥呢。
  一场大战,就此爆发。好在猫蛋,狗蛋已经开始跟两口子分房睡了。不然非得把孩子吵醒不可。
  孙兰花非常粘人,经常压榨陆仁炳,这一晚上更是来了数不清多少次。搞到最后陆仁炳都睡着了,她还在陆仁炳身上,研究新解锁的姿势。
  好奇心强的女人,真可怕。
  孙少安回到家的第二天,就去米家镇买了骡马车回来,花了一千多块。家里箍窑的事,还需要批宅基地,找人,买材料。这些事,他都委托给了孙玉厚,孙少平。他自己赶着车去挣钱。
  一万多的债务,虽然不着急还,但是孙家人心里还是沉甸甸的,能有挣钱的机会,谁也不舍得耽误。
  陆仁炳将事情安排完之后,就开始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了。票证生意,他已经有大半年没做了。这种事,来钱快,但是自己没背景,迟早会出事。所以越早抽身越安全。还是沉下心,做实业比较好。
  他打定了主意,将来要扎根黄土高原的。现在第一步就是做好自己的卤味生意。
  现在生意规模越来越大,陆仁炳必须控制不能被抓典型。所以他现在都是和孙兰花两个人,亲自动手做,没有雇人。让各家各户帮着糊纸盒子,也不算雇佣。
  但是这样做,还是太累了,而且原料来源质量和数量能不能保证。现在粮食交易还没有放开,私人建立大规模的建立养殖场问题太多,所以还是要等合适的时机。
  不过在村子里也不是没事情做,他那块旱地,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比如打井,买水泵,在家里打一口压水井等等。
  他家现在做卤味,水的消耗量很大。老是去村里那口老井挑水,太累人了。黄土高原上生产发展的最大障碍就是水。
  每个公社都有打井队,只是他们的技术良莠不齐,设备也都很简陋。要想打出好井,还是得去县里请专业的打井队。
  没有改革前,打井队的业务很忙,现在分了地,没了任务,县里的打井队暂时处于,没活可干的状态。
  陆仁炳托了王满贵的关系,请了县里的打井队来给自己打井。跟村里的土法人力打井队不同,县里的专业队是机械化的。一辆大型拖拉机,拉着高高的钢制三脚架,长长的钻杆,打井就要耗油,耗水,打机井的话,还要水泥管子,棕榈皮,还要搓泥球压井等等。
  耗费还是挺大的,陆仁炳先打的是旱地那边的,机器架好,每天都突突突的再往下钻。看热闹的人很多。
  陆仁炳出钱,村里自然有爱管事的,负责接恰,最后两口井花了陆仁炳二百来块钱。这其中还包括了两个压水泵。本来陆仁炳打算买潜水泵的,只是一来这东西现在想买到,还得打申请,等指标。另一个罐子村要没通电,拖拉机也就一台,那潜水泵弄来了也是个摆设。
  好在井不深,压水泵凑活着也能用。现在罐子村大队,从东拉河里抽水的泵也就一台,水坝被双水村的人给搞垮一后,还没来及修补,大队就分家了。
  现在东拉河的水,平常时就跟小娃娃撒的尿一般细,指望着那台泵浇水,全村的地都得旱死。村民不得不挑水浇地。
  现在陆仁炳打了一口井,硬生生的把旱地变成了机井地,赖地变成了好地。这一下整个灌水村的人心都乱了起来。都想着怎么能把地块倒换一下,能换到陆仁炳的地边上,好能浇上水。
  可惜村里的地分的时候好分,可是你要想在合拢调换,那可就难比登天喽。现在大队分了家,村干部的权威也没了,谁也不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