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次任务 水浒武大郎9

  见过礼之后,陆仁炳让潘金莲,抱着孩子回屋里。剩下两兄弟,陆仁炳知道自己的改变,对于武松来说太难以接受,武松可能会怀疑自己的身份。
  所以先开口道,“二郎,你都二十五了,该成个家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些年,东跑西颠,也不知道给哥哥我来个信,我叫人四处打听,都没有你的消息,你可真是能耐啊!“
  ”都二十五了,还光棍一条,瓦无一片,地无一垄,你瞅瞅你都混成啥模样了?这次还好你打了那大虫,吴县令赏了你个都头,正好安定下来,娶房媳妇,生几个孩子才是正经,你觉得呢?“
  钢铁直男武松,被武大郎一通数落,加催婚整懵了。他这些年,浪荡江湖,哪里考虑过这些。总还想这自己还年轻,不着急的。男子汉大丈夫不立业何以成家!
  谁知道在大哥眼里自己已经成了不孝子了。
  ”大哥,我还不着急吧!“
  ”还不着急,你早些年,没跑路的时候,你大嫂就想给你张罗来着,后来你跑了,你大嫂也没了。这事情才耽误下了。当初因为你跑路,我将家里的田地宅院都卖了,才还了债,后来买炊饼,也挣不了几个钱,也顾不上你。直到前两年遇到了你嫂子,才开始转运,来到这阳谷县,之下这偌大家业,你也不用东跑西颠了。赶紧稳定下来,替你哥哥我看着产业,来的正经。“
  ”是是,是,大哥有事,尽管交给我。别的没有,力气有的是。“
  武松听到武大郎的唠叨,确认这个大哥是原装的了,又听他开始翻旧账,就开始头疼。开口打断了陆仁炳的唠叨!”
  陆仁炳给了武松一栋三进宅子的地契,和两千贯钱钞共他花用。这宅子离武大郎的宅子不远,也配齐了仆役。武松回到宅子,对一起满意的不得了,回想起这半个月的日子,就像做梦一样。自己大哥怎么就忽然成了县丞了?
  武大郎父母在世的时候是读过几年书的。只是这点东西,根本不可能支撑武大郎考科举的。官场里的弯弯绕,江湖糙汉子武松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第二天,武松便去了步兵衙门上班,他的上司正是吴月娘的老爹吴千户。这吴月娘自从西门庆死了之后,还没有再嫁,只安心在家里守着家业过日子。因为有个做千户的老爹在,倒也没有人敢欺负她。
  只是这女人终究还是要嫁人的,这些天想要娶吴月娘这个富婆的浪荡子,不知道有多少。吴千户也是头疼。不过看了这武县丞的弟弟,都头武松便上了心。
  武大郎在阳谷县的势力是如日中天,现在又成了文官,他这个千户也得巴着人家了。如果吴月娘能嫁给武松,自己在阳谷县的地位就不必担心了。
  虽说吴月娘,嫁过人了,但是年纪还不到二十,也没有生过孩子,更何况手里还有一大笔财产,嫁给他武二郎也是他武二郎的福分。只是不知道,这武大郎啥打算。
  为了免的武送给自己找麻烦,陆仁炳还真的就张罗起来武松的亲事,由潘金莲出面相看了几个人家。结果武松都给推了。
  后来,吴千户派人过来给武大郎递消息,说有意撮合吴月娘和武松,不知道武大郎是啥意见。
  陆仁炳没啥意见,只要武松能看中,陆仁炳不管这个人是谁。给武松说了之后,没想到武松竟然同意了。
  这一下陆仁炳倒是好奇了,询问武松为何开窍了莫不是看上了吴月娘的钱财?
  谁知道武松吭哧瘪犊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只说看吴月娘心肠好,就看上了。原来这吴月娘守寡之后,便怜贫惜弱,尤其是喜爱小孩子。经常在门前,庙里接济那些家贫吃不饱的可怜孩子。
  有一次,吴月娘在给一个小孩子喂饭的时候,被巡逻到此的武松看到了。瞬间被吴月娘的眼神俘虏。这孩子从小就没了娘,内心深处一直对母爱有着隐秘的渴望。这吴月娘恰恰满足了他对贤妻良母的所有期待。所以听武大郎说起吴月娘,便一口答应了。
  陆仁炳当然没意见,便托人到吴千户家,提亲。虽说女子出嫁从父,再嫁由己,但是对于吴月娘来说,她还是重视父亲的意见的。再听说要嫁给前些日子,传遍了大街小巷的打虎英雄,吴月娘更是欣喜不已。
  她那日可是偷偷再阁楼上看过跨马游街的武二郎的英姿的。比她那死鬼西门庆还要英俊雄壮。更何况这武二郎是个堂堂正正的好汉,不知道比西门庆名声好到哪里去了。
  所以高高兴兴的开始备嫁。一个月后的十一月,就是林冲上梁山的时候,打虎英雄武松吹吹打打的娶了,阳谷县著名的富婆吴月娘。武大郎潘金莲操持了他们的婚事,又赠了武松两千亩好田,店铺三间,五进的宅子一座。连上西门庆那座五进的宅子,他武松也成了有两座豪宅的阳谷土豪。
  可惜那座宅子是西门家的,虽说西门庆没有什么近枝亲戚,但是西门庆还有个出门的女儿。以后会不会有啥麻烦,等以后再说。不过他那女儿的家的后台很快就会因为杨戬的案子被牵连,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吴月娘的老爹也对这亲事很满意,他年事已高,自己的儿孙没有争气的。原先指望西门大官人来照应一下他的儿孙,谁知西门庆是个短命鬼。还好现在又有个在阳谷县蒸蒸日上的武家。
  等过一阵运作一下,将自己的千户位置,给了武松,自己就可以安安心心的退休了。毕竟现在朝廷奸臣当道,政令朝令夕改。其他的到还好,花石冈主要影响江南,其他的捐税都是统一的,要苦大家一块苦。只是自从那杨戬听了别人的意见,在汝州开了括田所之后,这京东路可就糟了殃,民变不断。这是天下大乱的征兆啊。
  什么是括田呢?就是各地派人,去检索各家各户的所种田地的田契,假如没有田契,则收归国有,由国家收租。你要说这政策纯粹是为了作恶,倒也未必。这政策本意是为了抑制兼并。那些占有土地多的人,指不定拿不出经过多次交易的土地的地契,这样国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这些土地收归国有,重新租给那些无地的农民耕种。
  奈何,这政策根本就不可能真的落实。反而给了那些贪官污吏,地方豪强更加疯狂的兼并理由。真正拿不出地契的,反而是那些本来就一点土地的自耕农,再加上贪官加码,根本不看地契,看上了哪块地,直接一圈就化为公田。这样一来,这天下不乱才怪。
  这些年各地民变不断,这阳谷县周边迟早也会生起大乱。吴千户觉得自己一把老骨头,还是不要去冒险了,赶紧退休,过太平日子的好。不要哪天,自己一把老骨头还要死在战场上就不好了。
  不得不说,吴千户的感觉是很准的。历史上,过几年爆发的,宋江起义,就是因为括地所直接将八百里梁山水泊,都括成了公田而爆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