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67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心愿10

  陆仁炳成功寄生在了北平,还因功被封了一等公,细作们给他安插的是一个旗人的身份,十几年在这个信息不通的时代,足够让一个人的身份合法。
  陆仁炳的军队的将领都是这种身份,所以最猥琐的打法,就是陆仁炳这种。
  嗯,六年的时间,陆仁炳帮着康熙皇帝平定了三藩之乱,各地潜伏的种子也都正式转正进入了陆仁炳寄生的体系。尤其是历经战乱的江南,几乎都落入了种子的手中。
  嗯,你说为啥要帮着康熙平定三藩之乱,额,他想着让八旗和叛党火拼,有什么问题吗?
  再说了,他也不想自己弄死了满清,反而便宜了三个汉奸。
  陆仁炳早就推演过,假如他入北平的时候,就打起旗号,最终的结果就是前线的清军主力,就会掉头来干他,即使最后自己得手,恐怕得利最大的也是吴三桂他们。最后难免还得再来个军阀大战。把全国上下打个稀巴烂。
  三藩平定,大军还没有撤回的时候,陆仁炳发动了。北平很快掌握在手中,从江南道中原短短几个月内都变了旗帜。
  虽然平津没有发生大的战事,但是毕竟这里是核心地点流血牺牲是不可避免的。全国各地战事也一直持续到年后才结束,各地驻扎的八旗携家带口往京师溃退。为了避免更大的混乱,陆仁炳及时下诏,除了最大恶极的汉奸和旗人之外,愿意反正者,既往不咎。
  因为各地很多投靠清廷的,以及通过科举上来的各地官员,生怕永历清算。反抗的浪潮此起彼伏。并且加上各地新上位的人,心存不良,刻意将清洗扩大化。生生将许多中立的士绅百姓推向了清廷。
  参考霓虹投降后,软骨党的表现。如此下去,永历很快就会大失人心。清廷虽然中枢被一网打尽,但是在草原,西北,东北仍然有很强大的力量存在。蒙藏回等各族势力,都还在虎视眈眈。在更远的尼不楚和雅克萨,彼得大帝的流放大军,已经将爪子伸向了黑龙江流域。
  所以陆仁炳必须快速平定天下,赦令很快通传天下。锦衣卫和东厂,开始行动,迅速铲除各地做的过份的贪官污吏,收拢人心。对于投诚的清廷官吏,一律留用。又用了两年的时间,天下才算是恢复了秩序。
  这一过程中,陆仁炳认可了清廷历届科举的士子的功名,为明史案等文字狱的人平反。清算了嘉定三屠,圈地等案的元凶主使,清算了一批汉奸家族,算是给天下人交代。
  陆仁炳的突然起事,破坏了清廷对于草原,西北,西南东北的安排。这些地区处于事实上的独立状态。
  陆仁炳也没办法,他没有清廷对于草原先天性的统治权力,也没有密不透风的联姻体系。所以只能等中原恢复后,再出兵武力统一。
  这一等就又是十年,本来三藩之乱就打空了清廷的老底子。陆仁炳又来折腾几年,虽说乱子已经尽量的在掌控之中,但是仍然是受创颇重。
  花了整整十年,陆仁炳才算彻底将整个国家拢在手中,这时,陆仁炳的这具身体已经年届七十,这些年他又陆陆续续生了一些小崽子,都开始长大成人。
  那帮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大臣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党争,还加上夺嫡之争。陆仁炳将很大的精力都放在跟这帮人的斗争中。
  不得已,陆仁炳只得祭起了朱重八的法器,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大案,对这官场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清洗。才算让这个国家不马上陷入崩溃中。
  好在这个国家最不缺的就是做官的人,陆仁炳总算是坐稳了江山,真特么的累。要不是怕读者老爷们弃书而去,陆仁炳真想就窝在缅邦过小日子算了。
  干掉主角当皇帝的感觉,实在是太累了。今天这里闹灾了,明天那里叛乱了。这边官逼民反了,那边又有敌人犯边了,没完没了。
  还要担心自己的某个儿子被人鼓动着,阴谋夺权。
  还要应付家里那一帮被梵蒂冈迷了心窍的女人。要说永历的老娘真的是长寿。原本的历史上,这个老太太儿子被人勒死了,她被送到北平,还活到了91岁高龄。
  现在更是已经100多岁了还精神抖擞,整天缠着陆仁炳要修大教堂。说陆仁炳耽误她上天堂。
  已经快四十岁的朱慈煊已经彻底放飞自我,自己辞去了太子之位,跟着传教士去朝圣去了。
  因为陆仁炳跟他谈过几次,让他在皇帝和上帝之间做个抉择,朱慈煊果断选择了上帝。这时人家的自由,陆仁炳没办法。
  好在他养活的小崽子们已经逐渐成长起来,并且学会拉帮结派了。
  陆仁炳这种苟出来的江山,隐患很多。最初各地就形成了军阀割据,后来就是继承了明清两朝的腐败官僚体系,盘根错节,派系林立。大开杀戒,根本结局不了问题。只能慢慢调理。
  陆仁炳耗费了十年的时间,才算基本梳理了内部的问题,郑经这家伙一开始还想着割据来着。结果陆仁炳手里的海军早就超过了他那点小舢板。几炮轰下去,小岛内部就造了反。郑经只得献岛投降。
  陆仁炳总算是梳理清楚了中原的形式,全面放开海禁,开始赚欧洲人的金银。
  陆仁炳开始将目光投向草原,东厂锦衣卫的势力,早就渗透了北方各个势力中。很多投诚的汉满蒙八旗官员子弟,都被派到关外做统战工作。没办法谁都想活命,谁都不是光棍一条。谁习惯了关内的花花世界,也不愿意去关外吃风喝沙子。
  陆仁炳的赦免令加上高官厚禄的许诺,争取了大多数的人员。正式这些人的努力,草原和东北的形式,逐渐清晰。
  草原诸部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失去了清廷压制的各部,更是各自为战。靠近长城的诸部,历来都有投靠中原朝廷的传统。所以陆仁炳早就向诸部释放了善意,许诺联姻,许诺爵位封赏不变,清廷对他们的政策,陆仁炳都一体接受。
  很快草原上原本就心向中原的部落,便恢复了爵封。并且送了女子入宫。陆仁炳也嫁了宗室女过去联姻。额,当然不是自己的亲闺女。
  朱明的宗室虽然被杀了不少,三十残余的还是有不少。陆仁炳当然不允许他们再恢复明朝的那种在封地作威作福的状态。还剩下的将军以上爵位的宗室,全部迁到京城居住。没有爵位的就全部去除宗籍,不再供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