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六十七章 第四个任务 赵志敬的奋斗19

  武林大会的各项活动,井然有序的进行。几十座各级比武擂台,聚满了比武,挑战的的人。每座擂台,都有专门的裁判团队,医疗团队,维护秩序的团队,记录成绩的团队,各司其职。
  武林大会新增加了战斗积分榜,即一个人在擂台上,获胜一次积三分,打平一场积一分,打输一场积零分。参加擂台赛的人,必须是武林大会的会员。经过战力平级后,参加相应级别的擂台赛。
  这项赛事已经推出,就挑起了这些江湖人的战斗欲望。
  战力排行榜,真的不能让人信服,这个榜单,只能反映硬性指标,不能反映战斗经验。武林高手,哪能不打架,只比赛跑步跳远呢?
  陆仁炳除了处理各种接待事务之外,也经常跑来刷榜。
  他已经将自己的各项硬性指标刷到了天榜第一,剩下的就是将天级积分榜刷到第一。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陆仁炳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的名头,都服气。
  武林大会理事长的名头,不仅不具有威压四方的权力,反而是个招祸的祸根。不知道多少人想拿他当踏脚石。
  所以陆仁炳根本不愁挑战者。
  他自己霸占了一座擂台,一段时间以来。已经连胜四十一名各国超一流高手。积分高居榜首。
  八月十四这一天,陆仁炳刚登上台,就感觉到了杀气。一个身材高大,身穿白衣,高鼻深目,脸须棕黄,英气勃勃,眼神如刀似剑,甚是锋锐的男人,突兀的出现在擂台上。
  “小辈,你就是最近风头最近的武林第一?来让老夫试试你的斤两,也敢称天下第一。”
  陆仁炳从这位的打扮上,就料到,这位就是西毒欧阳锋了。陆仁炳有些紧张,但是更多的是兴奋。终于要同五绝高手交手了。
  五绝自恃身份,轻易不会与后辈交手的。但是只有一人例外,就是武痴西毒欧阳锋。欧阳锋对于天下第一的名头执着无比。为此不惜各种手段暗算对手,也不惜向任何人出手。
  “前辈可是白驼山欧阳前辈?“
  ”正式,小子可是怯了,放心老夫会留你一条小命的,来吧,废话少说,让我老人家称量一下,王重阳的徒孙,何德何能也敢称天下第一!“
  说着也不再理会,陆仁炳的反应,挥掌攻向陆仁炳。
  ”正想向欧阳前辈请教,以报当年欧阳前辈辱我重阳宫之耻。“
  陆仁炳也挺身上前,与欧阳锋战在一处。
  两人都是内力强大无匹,所以战斗一起,气势惊人。本来还围观在擂台周围的人,纷纷向外圈后退,免得被劲力扫到。
  听闻台上战斗的人是,西毒欧阳锋,大家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兴奋。五绝是江湖上最强大的人的代名词。大家都听的耳朵都生了茧子。可是谁也没有见过他们出手,现在终于见到真人出手了。无论对谁,都感觉这次武林大会来值了。
  台上的两人,战斗的气势越来越强,擂台都被破坏了,木片横飞,飞沙走石。台下的重任持续后退。生怕被误伤。
  台上的欧阳锋,刚开始一通神通雪山掌,结合着瞬息千里的身法,飘忽不定,掌力雄浑,招招致命。陆仁炳运起,九阴神掌硬抗欧阳锋的进攻。数百招,瞬息打完,谁也不能奈何谁。
  欧阳锋渐渐慎重起来,再次运气七成功力施展灵蛇拳法,手臂犹似忽然没了骨头,如变了一根软鞭,打出后能在空中任意拐弯,拳法刁钻无比。
  陆仁炳也瞬间变招,运起从九阴真经的白莽鞭法中领悟的一套拳法应对。霎时间,台上的两人,犹如两条巨蟒,扭打腾挪。两种高难度的拳法,对于脚底的功夫,要求更高。擂台上的木板已经被踩坏,两人围着夯土地打转,在有如顽石地面山,划出一个一尺深的圆。
  又是几百招过后,路人炳刷先变招。运转内力,放在背后的金剑,瞬间出鞘,犹如神迹一般,在空中旋转舞动,陆仁炳飞身握住剑柄,施展独孤九剑,攻向空手的欧阳锋。
  决定高手欧阳锋,临危不惧,伸手摘下灵蛇杖从容应对。
  欧阳锋的灵蛇杖法,含有棒法、棍法、杖法的路子,招数繁复,自不待言,杖头雕着个咧嘴而笑的人头,面目狰狞,口中两排利齿,上喂剧毒,舞动时宛如个见人即噬的厉鬼,只要一按杖上机括,人头中便有歹毒暗器激射而出。更厉害的是缠杖盤著两条银鳞闪闪的小蛇,不住的蜿蜒上下,吞吐伸缩,令人难防。
  独孤九剑不愧是一剑破万法的终极剑法,生生压制了灵活多变的灵蛇杖。渐渐落入下风的欧阳锋,心中大怒,自己堂堂五绝高手,竟然被一个小辈压制,心中气愤难当,挥舞之下,灵蛇杖上的机关,暗器发动,攻向陆仁炳。
  陆仁炳虽然早就有准备,仍然被连绵不绝的暗器打得手忙脚乱。还要分神防备那灵蛇杖上的银蛇放毒。
  两人你来我往,几百招过去,不分胜负。不管是台上的欧阳锋,还是台下观战的群雄,都已经对陆仁炳的实力,大为惊叹。之前大家都知道陆仁炳刷榜刷到天下第一,但是毕竟没有与五绝等公认的天下绝顶高手交手的记录。所以大家都认为这个天下第一是有水分的。
  现在见到陆仁炳竟然真的硬抗,一个货真价实的五绝高手,才真正认可了他的实力。在擂台下观战的丘处机,本来还担心陆仁炳要吃亏,自己又与欧阳锋功力相差甚远,正想着去哪搬救兵呢。现在看到陆仁炳,竟然能硬抗欧阳锋,不禁松了口气。后来又见陆仁炳施展的功法都不是出自全真教,又皱起了眉头。这个赵志敬也不知道有了什么机遇,得了这么多强大的功法。却不知道送回山门,看来是与全真教离心了。
  陆仁炳内功深厚,不逊现在的欧阳锋,修道境界又高于欧阳锋,还有作弊的念力,所以渐渐的从手忙脚乱中,稳住阵脚。运起结合了念力的独孤九剑,很快开始反攻。独孤九剑,本身就靠技巧速度,专攻各项功法的破绽之处。
  再结合路人炳的念力,威力更胜一筹,欧阳锋很快便感到吃力起来。欧阳锋第一次,正视起对面这个后辈。心里感叹,低调了多年的全真教,竟然出了这样一个怪物。王重阳可以含笑九泉了。
  他可以肯定对面的这个小辈,年纪绝对不大,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如果现在不能压制他,等到以后就更难以压制。内心里,对于得到九阴真经的念头就更加强烈。必须尽快解决眼前这个小子,上桃花岛弄到九阴真经。
  内心想着,欧阳锋开始运转功力,将灵蛇杖掷向陆仁炳,身形后退,指尖放出劲力,施展,透骨打穴法,扰乱陆仁炳的身形。
  全力一掷的灵蛇杖,威力巨大,还有四面射来的打穴劲力,也让陆仁炳疲于应对。这时候,已经退身圈外的欧阳锋,已经运起了他自创的威力最大的武功,蛤蟆功。
  蛤蟆功并不像影视剧里那样,运用起来,需要很长时间的准备。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准备期的欧阳锋早被其他人打死了。
  蛤蟆功运功相当迅速,攻击力惊人。天下第一的王重阳,面对欧阳锋的蛤蟆功,也得用向一灯大师学来的一阳指才能破解。
  解决了麻烦的路人炳,已经感觉自己被一股气势惊人的招式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