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66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3

  嗯,自从成了举人老爷之后,陆仁炳的日子就好多了。亲戚朋友纷纷投献的土地,郎老爷的故旧,也纷纷送来贺礼,一个二十五岁的举人,前途不可限量。提前投资是必要的。
  千钟粟,黄金屋谈不上,但是衣食无忧,是没有问题了。
  陆仁炳买了两家仆人,帮他打理,宅院田产。
  然后又将,精力放在读书,修炼上来。田宅的收益,除了生活必须之外,全部用来买书。
  书痴的名声,越传越远。也有人给他保媒,都被他拒绝。对外宣称他坚信书中自有颜如玉,他现在没老婆,是因为他读书还没到家。他不要别的女人,只要书里的颜如玉。
  别人都觉得这人,虽然考了举人,却仍然是那个书呆子。
  陆仁炳当然不是真的变成了书痴,他正是借用这一段时间调理身体,练习武功,画符,炼药。顺便通过读书,加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郎玉柱的老爹,果然是个爱书之人,品味也不错。家中藏书超过三千册,经史子集都有收藏,其中有不少都是孤本的名家笔记,游记文集。
  这些书对于陆仁炳都大有裨益,陆仁炳最初还是装模作样,后来便是真的爱上了收集藏书。
  后来书籍更多以后,陆仁炳便修了一座砖石结构的私人藏书楼,命名为如玉斋。
  陆仁炳平日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如玉楼里读书,抄书,打坐,画符。他爱上了这种生活。
  经历了这么多世界,他几乎都在演别人,替别人养孩子,养老婆,养老人。几乎没有时间静下来梳理自己,好好的读读书。
  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很累。现在穿越成了郎玉柱,他没有任何人需要养,只需要安心做个书痴就好。
  他倒是挺喜欢的,虽然很多人说郎玉柱是书呆子,连自己都养不活。但说句实在的,如果没有那么多责任要承担,其实大多数人,其实都愿意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谁愿意去和别人打交道,看人脸色,有吃有喝的,在家里打游戏,看书,看电影,读书,下棋,唱歌。出门旅游,探险,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了呀。
  如果是大同社会,人们每个人都是各种痴吧,书痴,乐痴,棋痴,舞痴,渔痴吧!可惜现实不是乌托邦,每个人都得生活,都得挣钱养家,所以无论哪个时代,人们都不会接受,不顾家的呆子。
  现在的陆仁炳,不用在顾及那些。他现在就是关起门来,沉浸在书的世界里。这个世界的书,读完了,他就开始誊抄他脑海里的那些书。
  他先是抄录了道经,佛经,儒家经典,然后是医书,最后是诸子百家。抄录的过程,也是重新梳理的过程。
  他在梳理的过程中,算是重新认识了自己,认清了自己的现状。同时又为自己的书斋,添了几千卷的书。原来不知不觉,自己也是一个读书万卷的博学之士了呢。
  人在痴迷于某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十几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具身体,被调理到了巅峰状态,完美容纳了陆仁炳的金丹真身。
  一身法力运转如意,挥手投足之间仿佛有翻江倒海的威能。当然这些都是陆仁炳自己的错觉。
  他没有与这个世界的人交过手,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到底处在哪个等级。
  陆仁炳的炼气术,都是自己摸索来的,也没有与人交流过,缺乏使用法门。
  就好比是身怀内力,却缺乏招式的伪高手。所以他就专心画符,将自己的系统空间中,堆满了各种符篆。
  他试过了在这个世界,他所知道的那些符篆都可以使用,这让他感到很满意。
  这一天,陆仁炳正在书斋里,琢磨一卷新到手的古书。听到仆人传话说,有他的一个同窗,王秀才前来拜访。
  这王秀才名为王佑宁,与陆仁炳同一年进学做廪生,只是陆仁炳当年便考了举人,两人并没有真的同窗几天。
  但是这王生,倒是很会经营,连陆仁炳这人们眼中的书呆子,他也能攀上关系。经常往来,陆仁炳见这人识情知趣,也就交下了他这个朋友。
  允许他出入如玉斋读书,可惜这王生家境富裕,进取心不足。用他自己的话说,一个秀才功名足矣,人生大好年华,岂能辜负。
  所以他对于读书的事,并不上心,反倒是对于金石古玩学很是痴迷。他来找陆仁炳,多半是为了看,书斋里的那些珍本孤品。
  不知道这次来,是有什么事。
  陆仁炳把他让进书斋,吩咐人,上了茶。便问他这次来,是为了看哪一本书。老规矩,许看不许借。
  王生喝了口茶,嗤笑一声,说到“这次来却不是为了看书,而是为了给他讲一件稀罕事。顺便嘲笑一下他郎玉柱。”
  原来这王生在莒城一个叫王子服的族弟,自幼聪慧,早早集体进了学。因为父亲早丧,所以母亲对他保护的特别好,为人比较单纯。
  用王佑宁的话来说,就是跟他郎玉柱一样都是书呆。不过人家这个书呆却是好运道,阴差阳错的娶了个爱笑的美人老婆。
  据说是个姨表妹,这也到没什么。关键是他那个族弟,因为这老婆惹了一场官司,才是王生八卦的重点。
  原来他那族弟爱笑的媳妇,引来一个邻居的爱慕,结果不知怎么地,竟然猥亵了王子服家的一块木头,结果被藏在木头洞里的一只蝎子扎了那话儿,没多久就去世了。
  结果那邻居的老父亲,便将王子服告到了县衙。好在那县令不是个糊涂官,申斥了死者不检点,放了王子服。只是据说后来,王子服的娇妻,怕给家里招祸,集体不再笑了。
  王佑宁来找陆仁炳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讲述这个故事,而是为了借机嘲讽一下陆仁炳。
  “郎举人,你看我那书呆族弟,都能讨到如意老婆,你那传说中的颜如玉啥时候,让我们见见呢?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条,不如让我老娘给你保个媒算了,正好我有个表妹,长得美若天仙,怎么样?”
  陆仁炳正色到“王兄,切莫再拿读书之事玩笑,古人说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坚信不疑的,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美女来找我,那肯定是我书读得还不够多。等我再读读,自然就会有美女上门了!”
  王佑宁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他本来也就是来聊个天,打个屁而已“嗯,还是你郎举人有志气,我听人说最近天上的织女逃下了界,指不定就逃到了你这里,做了你老婆呢?”
  陆仁炳说道“那倒也说不定,如果织女真的来到我这里,我一定请王兄开给我保大媒!”
  “好吧,我说不过你,我还有事,先告辞了,你就在这继续等你家颜如玉吧!”
  说完王佑宁拍拍屁股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