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23章 第七个任务 包工头的执念1

  仔细查询了一下消费清单,果然是陆仁炳录入的那些物品样本带来的消耗。这些实物样品进出位面消耗了巨大的能量。
  这让路人炳大感失算,自己还是得到系统太得意了,消耗的这些魂力兑换那些东西完全不划算。询问过系统,知道可以下架商品,陆仁炳心里才好受一点。为这么点,到哪个宇宙都可以找到替代品的东西,消耗那么多珍贵的魂力,简直是脑袋有坑。
  这个世界先用一下,等到任务完成后,赶紧下架,性价比完全不花算好吧。
  肉疼完之后,陆仁炳开始接受记忆,及任务信息。
  有超级系统帮助,陆仁炳不用再费心寻找任务目标,目前没有在哪个社区登记,不用中转,陆仁炳对于任务也没有什么挑剔,啥任务都可以接,没必要受别人盘剥,直接在诸天位面流浪就好了。
  因为对于系统有疑虑,所以陆仁炳打定主意,尽量不依靠系统的能力来完成任务,尽量在其他位面强大自身为主。所以他关闭了系统大部分功能,只保留了主程序,空间加扫描功能。
  主程序只要保证他能接任务,能穿越就行。那些吸收的能量碎片,对于陆仁炳没有吸引力。陆仁炳可以肯定,吸收那些碎片的得到的魂力,肯定是系统拿大头,那他何苦费力不讨好呢。那个不能确定安全性的系统,还是乖乖给自己打工的好。
  接收完记忆的陆仁炳,睁开了双眼,原身叫陆人兵,今年33岁,是个包工头,因为家里穷,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回家打工挣钱了。因为勤劳肯干,头脑灵活,跟着别人做了几年民工之后,很快就熟悉了工地上的各个工种,成了一个多面好手。成了各个包工头,都喜欢用的优秀民工。
  那些年,到处都是工地,只要你能干,根本不愁工作。陆人兵很快就挣了不少钱,又干了几年后,自己做起了包工头,承包一些小工程。买了车,在老家修了新房,还供养两个弟弟,妹妹上了高中,考了大学。
  五年前,经过别人介绍,陆仁兵娶了一个邻村的女人做老婆。老婆是个贤惠的女人,过门后,孝敬公婆,对待陆人兵的弟弟妹妹也都很好,还给陆人兵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熟悉陆人兵的人,都得说这小子好福气。外人眼里的陆人兵却是也算是家庭幸福的人生赢家了。陆仁炳也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可惜世上的事情没有那么十全十美的,陆仁炳附体前,这个陆人兵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眼看就要挂掉了。
  原来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太好,房地产行业没有前几年好干了。前几年基本上已经消失的,拖欠工资的事情,现在又悄然复兴了。以前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各个开发商,生怕坏了口碑,招不来足够的工人,影响工期,哪里会拖欠工人的工钱。
  现在不少开发商都自身难保了,拖欠工资就成了理所当然。陆人兵因为在业内小有名气,在家乡的民工内,也是有口皆碑。跟着陆人兵吃饭的乡里乡亲有80多号人,陆仁炳也包了六七个工地。
  结果这眼看到年终结账的时候,几个工地的老板不是破产,就是跑路了。陆人兵得到消息晚了那么一点,特么的连个打印纸都没抢着,一下子坐了蜡。
  往年都是年底的时候,工人先回家,他跟几个老板结完帐,再回老家通知那些工人来他家算账给钱。今年他总共欠跟着他的那些兄弟,400多万的工资款,还有他赊欠供应商的200多万货款。
  本来他手上是有几百万存款的,结果年终的时候,两个弟弟,妹妹在城里买房路人兵各给了他们50万,小舅子开车撞了人,赔人家40万,要不然就要坐牢,陆人兵给垫付了。儿女上学,四个老人身体不好,轮流住院动刀,钱就像流水一样的花出去了。
  陆仁炳也等着,年底结账补饥荒呢。谁能料到,平常在酒桌上牛吹的特么的都要上天的大老板,说跑路就跑路,还特么组团跑。
  本来这些事,还不能击倒陆人兵,大不了回家卖房子卖地,先把这一阵对付过去,来年在东山再起。
  家乡传来的一个消息,彻底击垮了已经焦头烂额的陆人兵。原来昨天早上,陆人兵的老婆带着小儿子,去县城接幼儿园放学的女儿,顺便逛逛街。
  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老婆和儿子当场身亡,女儿不知所踪。事后有人报警,警察确认了老婆的身份后,通知了家中的老人,路人兵的老母亲当场脑梗发作,没抢救过来走了,刚动过手术的老爷子也人事不省眼看就不行了。
  老婆和儿子的尸身被警察送进了医院的太平间,陆人兵的小舅子帮忙处理的事情。也是他打电话通知的陆人兵。
  接到消息的陆人兵当场就懵了,就这么一天的功夫,他就家破人亡了?乱糟糟的事情,一下子击溃了他,瞬间觉得人生没了意义,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的住处。想到自己可爱的一双儿女,想起自己贤惠的老婆,想起自己的老爹老娘,在想起如山一般的债务。
  崩溃的陆人兵,万念俱灰,吞服了大量安眠药。
  在即将入轮回的瞬间,他心里有了强烈的不甘,他要知道是谁,害了他的老婆孩子,要复仇,还要找到自己女儿。另外一个,就是他还要还上欠别人的钱,他陆人兵就是死了,也不能坑了信任自己的兄弟们。
  接收了陆人兵的记忆,陆仁炳不得不感叹,这人的命真是惨啊,路人丙的命运,果然比路人甲还要惨啊!
  陆人兵的这几个愿望,除了最后那个还钱的愿望,其他的两个愿望,看似简单,其实一点也不好办啊。他老婆孩子出事的那条路,是国道又处在人烟稠密地区,没有摄像头的路口就有十几个,有摄像头的大路口就在那段路的两端,即使调看了录像,也很难确定肇事车辆。
  那段路出了好多车祸,大部分都成了无头案。至于说找女儿,难度就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