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00章 第五个任务 校园小炮灰的逆袭19

  几百年的岁月,这个位面已经变得与原世界完全不同,这个世界已经全面进入了修行时代。这是一个新兴的修真文明了。
  因为有着上一个文明的完整传承,这个世界的文明并没有像一些传统修真世界那样的修真界与世俗界完全分割,灵气充足,全民修真。
  传统的修真小说描写的世界,可以以封建时代来描述,而这个世界却具有鲜明的工业时代,互联网时代的特征。
  现代社会拥有的一切便利的生活设施,在这里几乎全盘复制。只不过动力设备,换成了更清洁的灵力动力。人们的生活重心偏移到了工作,修炼上来。
  在这个世界,陆仁炳生活便利,没有丝毫不适应。他没有生活在陆家的城池,而是满世界流浪。搜集各种有意思的物品功法,其他几个幸存的国家的地盘的功法都没有放过,来参悟自己未来的路。
  漫长的修行生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心态,是会崩溃的。
  在陆仁炳的寿命还剩下一百年的时候,陆仁炳终于结合了道、儒、佛对于修行的全部理解,下定决心开始凝丹。
  无论是哪一种修行方式,结丹好像都是得道正途。但是对于结丹的理解,却各有不同。或许结丹真的因人而异吧。
  陆仁炳现在已经打通了骨骼、脏腑上能够感应到的所有穴窍,这具肉体也具有了某种介于虚实之间的属性,似乎随时都能脱离这个世界。
  陆仁炳的魂体也接近凝实,月下有影,但是距离能够魂体昼行,还差那么一点意思。
  因为穴窍的原因的,陆仁炳的魂体与这具身体已经密不可分,灵力与魂力彼此纠缠。
  陆仁炳的计划就是化实为虚,将这具肉身舍弃,将肉身和所有穴窍里的所有能量全部集结与丹田,让虚与实的界限彻底打破,凝结成一颗“金丹”,这颗金丹能量将超过这个世界所能容纳的极限,最终超脱这个世界。
  这个压缩的过程,需要消耗巨大能量。陆仁炳为此积累了百年多大百亿的魂力。
  陆仁炳借助在这个世界的积累,铸造了一具能够完全密封的熔炉,壁厚百米。由一个智能程序控制,熔炉的内外,被陆仁炳画满了各种阵法,然后陆仁炳将自己密封进入熔炉。
  阵法启动,熔炉开始升温,隔绝空气,高温高压下,陆仁炳的这具肉身开始液化,最终气化,至于虚无。陆仁炳开始疯狂消耗着庞大的魂力,转化成各种能量,维池着这些虚无化的肉身中的那点活性,魂力与肉体的能量开始充分混合,再也分清哪些属于魂力,那些属于肉身。
  最后这些混合的能量又通过魂体的的经络,进入魂体的丹田,然后是魂体压缩,最终形成了一颗虚幻的“金丹”。
  这颗金丹已经不存在与三维世界,所以看起来有点虚幻。这颗金丹蕴藏着能够毁灭这个世界的能量。陆仁炳的意识已经完全融进这颗金丹,控制着剩余的魂力,继续压缩这颗金丹,熔炉外的天空中雷云开始凝集.这就是传说中的劫雷了。
  陆仁炳认为,凝练的穴窍的维度其实是超越这个位面的,魂力是物质超脱位面所需要的。之所以不能超脱的原因,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拖累,穴窍的能量不足以将魂体和肉体一起带出这个世界。
  所以他要将所有的肉体分子都能量化,全部转化成为魂力灵力的混合物,然后将所有能量压缩到一个点,一个无限小的点,就可以“浮在”那层凝练穴窍时感应到的隔膜上,最终再以魂力作为动力,就可以穿过那层隔膜超脱世界了。
  这种操作其实与很多传说中飞升的,仙人们留下的典籍中描述的方式有类似的地方。内丹术说,修炼内丹即把人体作炉鼎以体内的精、气作药物用神烧炼,使精、气、神凝聚可结成圣胎即可脱胎换骨而成仙。
  到家无论是南宗、北宗,还是中派、东派、西派,无论是清静孤修派,还是阴阳双修派丹法,都主张逆修返源,将性命还归虚无。
  具体如何化为虚无,各家都有各家的秘诀,各人都有各人的秘诀。
  陆仁炳起初认为炼尸返虚,只得只是能量,随着修行的日深,对于世界的认知日深,渐渐领悟到,他所生存的位面,其实都是虚幻化为的现实。如果以这个现实世界的身体修炼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本质上你是在以虚求虚。
  只有看破真实才能真的返虚,性命返虚才能得到真实。儒释道的顶级大师们,早已经告诉了人们真相。只是普通修士根本看不透而已。
  陆仁炳再一次明悟了,什么是一切如梦幻泡影,什么是阴阳,什么是虚实。终于下定决心,舍弃一切虚幻的真实,将一切压回一个初始的点。虽然一切化为了虚无的点,但是陆仁炳的意识却还存在着活动。
  这种状态是真的震撼,你不存在了,但是你依然存在。无所在,无处不在,这就是这个位面的真实。
  劫雷劈碎了陆仁炳设置的阵法,金属压力熔炉破碎了。一个虚无的点,暴露在雷震中。这雷却无法劈中这个点。
  套用一个科学上的概念,那就是这个点已经不存在这个三维的世界了。陆仁炳的意识察觉到,这个点已经粘附在在了一层隔膜上,这层隔膜是由无数的类似与陆仁炳一样的点构成。这些点连成了线,织成了网,网又交织成了膜。这层隔膜看似很薄,又貌似很厚。陆仁炳附着后,很快就被这层膜包裹,然后漂移进点的海洋。
  这膜里的所有的点都是运动的,所有的点都是即存在又是不存在的,状态很玄妙。陆仁炳像回头去看自己出来的那个世界,却发现根本看不到了。
  那个世界也许根本就不存在,陆仁炳一阵迷茫,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了。
  依照他的想象,自己超脱后,回来到一个类似于社区的世界,在那里恢复人形,找到系统,继续任务,或者返回原世界。
  可现在他,似乎进入了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世界,这里到处都是他这样的点,这些点还在不停的运动,无始无终,无边无际。
  那些点距离他很近,但又很远。他能感受到那些点是有意识的,但是却无法交流。
  在化为虚无的过程中,陆仁炳的系统空间什么的全部消失了,他现在就剩下了一点意识,魂力全部消耗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如何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