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43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12

  入了冬,工地上生病的人越来越多。当负责协调的干部知道陆仁炳是个大夫的时候,就当即让陆仁炳出来组织一个医疗小分队,负责工地上的医疗事务。
  虽然工作依然很忙碌,但是至少不用再去做重体力活。虽然陆仁炳这具身体被他调理的很壮,但是城市宅男的本性,让他很不情愿整天干重体力活。
  当然各户自己家干另当别论。他有这种思想,很明显就是属于领袖说的那种需要改造的人,需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不过还好,他现在就是贫农自己教育自己就好,美滋滋。
  无论到了啥时候,医生都能捞口饭吃,工地上的日子,再次证明了他让徐福贵这具身体转职做医生的正确性。
  等到工地上的活做完已经快过年了,浑身干干净净的陆仁炳,和村子里一同出来的百十号浑身泥巴的汉子们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陈家珍以为自己家男人,在工地上受了大苦,饱含热泪的给自己男人打水洗脸,洗脚。
  在凤霞哀求的眼神中,杀了她养的一只大公鸡,给陆仁炳吃。
  晚上更是把有庆撵回自己的房间睡,一晚上小心伺候自己家的男人。
  陆仁炳大爷一样的任由陈家珍摆弄他,几个世界以来,他第一次这样惬意的享受一个女人全身心的爱。尤其是这个女人,长得特别的像年轻时的巩丽。
  第二天,陈家珍不顾徐有庆的哭嚎,骢他的羊圈里拎出一只肥硕的羊仔子,干净利落地宰了,炖肉给陆仁炳吃。
  陆仁炳都惊呆了,这娘们几个月不见,宰羊都这么利落了吗?受了爱情滋润的中年妇女就是阔怕。
  等羊肉炖好后,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有庆含泪吃了两大碗,然后又预定了一条羊腿。
  嗯吃完了羊肉之后,徐有庆发现自己对那只羊的感情其实也没那么深了。毕竟羊他还有好几只,可是羊肉那么好吃,挺纠结的。
  小孩子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感情是那么的禁不起考验,也第一次对自己有了失望的感觉。唉,都怪羊肉太香了。
  一家人当然吃不了整只羊,所以陆仁炳让陈家珍,包好了十几斤羊肉,再弄了半副羊骨头,套上牛车,载着一家人,去城里老丈人家送肉去。
  到了老岳父家,徐有庆向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哭诉了自己的父母的恶行,惹得大家又是一通笑。
  结果当然是徐有庆又含泪吃了两大碗,顺带吃了一碗羊汤面。
  老岳父一家的铺子已经被县粮食局合并了。老岳父一家放弃了,国家的补偿。
  好处便是一家人,全部转职成了粮食局下属企业的职工,彻底摆脱了资本家的嫌疑,混进了工人阶级的队伍。
  这些都是陆仁炳给出的主意,当然操办起来,也是颇费了一些周折。不过好在,陈大有一家,多少也跟城市手工业者能扯上点关系,并不是纯靠剥削别人过日子。
  说成是手工业者也没大问题,这个时代,其实很多标准都是模糊的,所以很多政策在具体落实层面,各地的自由度都很大。
  陈大有一家能成功转型成功的原因,主要是他确实在之前的那些乱子中啥也没参与,是绝对的合法经营者。
  再一个他也是唯一一个主动靠拢,啥补偿也不要,一门心思要吧所有家产都充公的人。这对于小城里工作开展不顺利的工作组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碳。
  于是陈大有一家被评为先进典型,给个好待遇什么的,也就不为过了。反正陈大有一家的生产资料都已经捐给国家了,也算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了。不管怎么说吧,反正结果是皆大欢喜。
  至于说陈大有一家是怎么想通的,当然是运动少,那些蹦哒的很欢的家伙的下场,给了他很好的现实教育。
  陈大有是个很实际的人,他从来没有什么野心,所以街面上的事,他也不参与,再说了他的体量也小,人家也不稀罕带他玩。
  这样正好,一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多好。
  爷俩现在在县里新成立的粮食加工厂上班,老太太也成了厂里的保洁管事,儿媳妇,也进了厂当了包装工人。
  算一下全家人的收入,反倒是比之前辛辛苦苦开店,赚的还多,还不用整天劳神费力。所以陈大有现在是享受到了工人阶级的好处,再也不提以前开店的那点子事了。也有心情,都弄徐有庆这个出生在他家的外孙子了。
  在老丈人家,吃喝一通,到了后半晌,陆仁炳又拉着一家人,去集市上采购年货。
  给孩子们买点新布,做衣服,做新鞋。陆仁炳给凤霞买了一根红头绳,一个新发夹,乐得凤霞说他比杨白劳大方。
  陆仁炳咧咧嘴,心里说那是当然。杨白劳么是逃债的,他徐福贵可是要债的。那能比么?当然了,他肯定是不敢要别人家的喜儿拉来抵账的。
  自从村里放了,电影白毛女之后,陆仁炳出去要账,都要夹起尾巴了。生怕被人说自己是黄世仁。
  那他陆仁炳陆大善人,苦心经营的贫下中农形象,不就破产了呢?
  所以陆仁炳决定,今年不再如要账了。就在家里等着,看那些人,记不记得来还账。反正那仨瓜俩枣的他也不在乎。
  这年头,有钱不是什么好事情,越穷才越光荣。陆仁炳都已经跟风,在自己的新衣服上都缝上了了补丁。
  你还别说,满大街的人都穿补丁衣服,其实也挺好看的。
  至于说别人问陆仁炳家,为啥这么亲密。陆仁炳就会对人说,自己本来就没啥积蓄,自己这两年起新房,有落下不少饥荒给人看病都是自己往力搭钱。
  一家老小就看着五亩地,过日子,哪梦好起来。
  这部过年全靠孩子放得羊,卖了换点钱才能给孩子买个红头绳。
  俺家闺女可比喜儿海惨的时候多呢!
  因此有功之臣,这次的县城之旅,备陆仁炳买的一个糖人加上一串糖葫芦就给打发了。
  谁让他吃了太多羊肉,积食呢?小孩子嘛,么的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