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92章 第十四个任务 博雷尔要长生21

  魔族源源不断,并且战力比仙族,神族强大,最初他们只是互相杀戮,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魔族吞噬仙族,神族可以获得法力,仙族吞噬神族,魔族也可以提升法力,神族亦然。
  于是仙神联盟破裂,三族开始进入鼎力状态,大家都要防止别人吞噬自己。战争变得血腥而诡异。陆仁炳,在天宫冷漠的看着地上的变化。即使神族是他自己的后代,他也不是特别关心。
  整个世界能量等级的提升,都是靠着陆仁炳的,三族无论是谁他们吸收的都是陆仁炳的能量。魔族显然是那个幕后的掌控者,派来的。
  所谓的吞噬能提升法力,肯定也是那个家伙设定的。他究竟要做什么呢?陆仁炳长久的思考自己的出路。
  三族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他们将最初降临时的那代人称为初代,寿命为五百年,随后寿命逐代提升,千年,两千年,万年。
  渐渐的他们都忘记了陆仁炳的存在,漫长的生命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仙,就是神,就是魔。世界就是他们的。漫长的生命,强大的力量,他们有了自己的文明。
  神族占据了陆仁炳留下的天宫,仙族占据了陆地,魔族占据了深渊,世界被他们瓜分了。陆仁炳早就飞离了这个怪异的地球。他在太空中建立的基地,仔细的观察着,地球的变化。他要确定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
  如果是真实的,地球根本不可能容纳下那些强大的生命,他们终究会像当初的自己一样,打爆这个地球。
  他开始离这个星球远远的,渐渐地他就看出了端倪,这个世界果然是假的,因为他看到随着星球上生命实力的提升,那颗地球竟然像气球一样不断的膨胀,膨胀。
  陆仁炳飞了好久,都飞不出这颗地球的引力圈。那颗悬在空中的太阳,根本就是像是画上去的一样。
  他还是没能逃脱那个猥琐掌控者的控制,就好像他从一个气泡,进入了另一个气泡里的虫子,好气。
  他瞬间明白,为什么那些魔族要吞噬他的后代,那就是要直接吸取他自己的血脉,然后蚕食他的魂力。
  那个幕后的掌控者,不甘心只分食陆仁炳修炼的残羹剩饭。他要借助陆仁炳的血脉,研究陆仁炳能大规模转化魂力的秘密。
  想明白了的陆仁炳,决定不在这个气泡里带着了,他的实力足以戳破这个气泡。于是他潜入神族里,用自己的魂力快速提升神族的实力,然后挑起了神祗战争。
  一尊尊神祗,不要命的冲出天宫,疯狂的战斗,临死就自爆。幕后掌控者也被魄迎战,他要保护这个泡泡。不过泡泡终究是泡泡,几百万神祗的自爆,终于还是炸碎了这个泡泡。陆仁炳在泡泡破碎的瞬间,命令苏醒的系统将他所有后代的灵魂,卷进了他自己的体内世界。
  这还是陆仁炳第一掠夺其他世界的灵魂,也是那个幕后掌控者,激怒了他。老纸就想在你的世界度度假,你却想着吞了老纸。啃你一口,看你肉不肉疼。
  陆仁炳也不知道能不能摆脱那个幕后掌控者,干完这一票,就集中精力应对即将到来的世界。同时在心里祈祷,自己赶紧摆脱那个掌控者吧,他从来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长生任务会这么困难。
  蓦然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躺在一张床上,赶紧感应一下,自己的身体,仍然是仅能使用一点魂力,身体仍然是博雷尔的,寿命还有百亿年,干!
  该死自己仍然没有摆脱困境,现在又是什么陷阱?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高度大约有五六米高,墙上刻着大大的数字49,空间中央上下两端,各有一个正方形的洞。洞的另一边是也是一张床,床的对面是一排亮着四块荧光灯箱,看起来有点像是窗户。
  嗯,这是某种监狱吗?陆仁炳闭上眼睛,接受了一下记忆。嗯,确实有记忆,是博雷尔的记忆,博雷尔已经在这个被他称为狱坑的地方,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
  这里确实是监狱,或者说是地狱也不为过。这座监狱建在地下,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层。进来的人会在一张床上苏醒。一日三餐会堆在一个可以上下移动的平台上送下来。
  零层是厨房,所有人的饭菜由那里的厨师精心制作,然后堆积在平台上一层一层的送下来。
  平台在每一层只停留几分钟,等待着一层的人吃完后,就会下降一层。每层的人不能藏匿食物,一旦藏匿,他所在的房间就会升温,或者降温,直到你将食物丢下去为止。
  一个月后,所有人会被迷晕,然后随机更换房间,同层的人不会被打散。一旦有人死亡,下个月他的位置会有新的人填补。
  嗯这种监狱本质上与地狱无异,理论上每一层的人都有食物,但实际上只有前五十层的人能够吃到,五十层以下的人,连食物残渣都得不到。
  最高层的人享受最充足的食物供给,越往下的人越悲惨。
  底层的人怎么生存?显而易见只能互相杀戮,彼此吞噬。
  博雷尔运气不错,他进来的前四个月,最低一次是第五十层,还能吃到一点食物残渣,剩下的时间,他最高去过第六层,第二十五层,三十七层,这次又来到了第四十九层。
  在这里他已经是个老油条了。不过陆仁炳有点迷惑,真正的博雷尔到底在哪里,他这一个个世界穿越,使用的都是博雷尔的身体,但是陆仁炳越来越怀疑真正的博雷尔到底是谁?到底在哪里。
  他都快被这个可恶的任务恶心死了!为什么明明打破了,一个又一个泡泡,还是不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去,到底怎样才能真正离开这个世界?
  陆仁炳做起来,去右侧的水龙头那里洗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起来。
  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思考问题。
  突然对面的人,冲着陆仁炳喊道“喂,小土豆,我们这是在哪?”
  陆仁炳被惊醒,他看了一下对方,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大光头,身体高大强壮,看着就不好惹的样子,看来这是个新人。
  “这里是狱坑,你是怎么进来的?”陆仁炳不紧不慢的说道。
  “见鬼,他们不是说招聘建筑工人的吗?说是每天二百欧元,这特么是诈骗!”大光头懊恼的说道。
  说着他从被子里掏出了一定安全帽,“他们问我要带什么东西,我就说戴一顶安全帽吧,我自己的安全帽坏掉了。干!“
  陆仁炳没有多说什么,他想起了博雷尔带进来的东西,一只墨镜。特么的,当初博雷尔是来应聘海滩安全员的。他以为工作地点是在海滩,可以看到很多美女,戴上一个墨镜,会很酷,还能防止眼睛被强光伤害!